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清朝(后金)为什么不尊金朝而以南宋为正统?

这个问题不错。清朝是在乾隆年间尊宋朝为正统。但是在乾隆之前,清朝曾经一度有将辽、金两朝做为正统的倾向的,而在清朝的前身后金时期,虽然没有直说,但是“崇金”倾向是非常显而易见的,努尔哈赤将自己政权国号定为“金”意向已经很明显了,至于以“宋”为正统,努尔哈赤、皇太极表示一脸懵逼,想都没想过。“朝鲜咨报奴酋僭号后金国汗,建元天命,指中国为南朝,黄衣称朕,词甚侮慢”

在清朝未入关前,皇太极对金朝极其推崇,根据《满文老档》、《清太宗实录》等官方史书记载,在天聪三年十二月,其率领后金军队破关入掠京畿地区的时候,向位于房山的金太祖、金世宗陵致祭,并表达其对二帝的敬仰之意以及叙述自己的创业历程,顺便祈祷金朝皇帝能保佑后金。

并且皇太极经常命令弘文馆大臣为宗室讲解《金史》,做为治理国家的教材,显然当时的清(后金)礼敬金国俨然如前朝。据皇太极自己说,他曾经做梦,在见到万历帝后,一尊金代神像授其金朝史书一部,后金朝堂将此视为代明而起的吉兆,无论这个梦境是真的,亦或是皇太极编的,寓意只有一个,暗示了接过金国衣钵的后金,将代明而起拥有天下。我看皇太极就缺说出“正统”两个字了。

在清朝入关后的顺治二年,为了彰显自己少数民族王朝入主中原的正当性,就有意的提高辽金王朝的地位,将辽太祖、金太祖这两位请进了帝王庙。原文如下。

《清世祖实录·卷十五》:故明洪武初年立庙,将元世祖入庙享祀,而辽金各帝皆不与焉。但稽大辽,则宋曾纳贡;大金,则宋曾称侄。当日宋之天下,辽、金分统南北之天下也。今帝王庙祀,似不得独遗,应将辽太祖并功臣耶律曷鲁,金太祖、金世宗并功臣完颜粘没罕、完颜斡离不俱入庙享祀。

这段文字在提出将辽太祖、金太祖入历代帝王庙祭祀后,还没忘记恶心宋朝一把,提高辽金的历史地位,贬低宋朝正统性,用心还是比较“深刻”的。明眼人都能看出此刻清廷心目中的“正统”是辽、金,而非宋朝,梁启超就如是说,清廷这一举措是“骎骎乎欲伪北宋而正辽金矣”

从根本上来说,清廷在皇太极时期和顺治初年不断拉高辽、金的历史地位,隐隐然有压倒其他王朝的“正统之势”,主要是在中原立足未稳,做为改朝换代的依据,以突出大清替代明朝的正当性。

当然,辽太祖、金太祖入帝王庙的事中间还是出现过反复的。顺治十七年,是一个清廷赢麻了的年份,清廷统一天下的格局基本形成,正式向全国性政权转型,地位一变,感觉都不一样。当时的山东道监察御史顾如华提出要在帝王庙增加守成贤君,更重要的是他提出了以是否统一中国为标准,从礼制出发,觉得辽太祖和金太祖不配入帝王庙祭祀,应该踢出。顺治帝居然还通过了他们的请求。这至少说明了一件事,统一全国的清朝对辽、金的正统性需求在弱化。

《清世祖实录·卷一百三十六》:辽太祖、金太祖、元太祖,原未混一天下,且其行事亦不及诸帝王,不宜与祭。著停止,余依议。

在康熙皇帝继位初期,清廷立刻意识到顺治可能被带偏了。顺治帝刚死,这年号还没变呢!康熙在一众满族老臣辅政下,就急吼吼的把辽太祖、金太祖、元太祖往帝王庙里放。而在康熙亲政后更是肯定了他们的开创之功,至此有清一代再也没有把这三位请出去。其意图很明了:清朝作为承天命的少数民族王朝与辽、金、元一样具有继承治统的合法性。

随着清朝统治的稳固,清廷的统治观念又进一步转变这个从帝王庙格局的改变就可以看出来。康熙六十一年,康熙帝提出历朝皇帝“凡曾在位,除无道被弑亡国之主外,应尽入庙崇祀”,帝王庙的人数大为增加,在雍正朝时期高达143人,乾隆五十年又增加为188人。这种往帝王庙疯狂加人的举动说明了清朝皇帝自康熙亲政后,其统治视野从北方民族王朝的立场彻底转向了君主华夷的大一统王朝的立场。

统治立场转变了,正统观也随之变化,在乾隆皇帝看来,清朝做为大一统王朝,自然与辽、金这样的北族王朝没有任何继承关系,要传承正统必须来自中原王朝,所以在乾隆心里画了一条正统线:宋—元—明—清。乾隆四十六年,他下旨四库馆臣不准删除杨维桢的《正统辩》,对《正统辩》尊宋为“正统”核心思想表示支持、赞同。“其欲以元继南宋为正统,而不及辽金,其论颇正”,并责备四库馆臣为了迎合清朝少数民族王朝入主中原这个概念删除《正统辩》,在格局上显得非常狭小。

《清高宗实录·卷一千一百四十三》:然馆臣之删杨维桢正统辨者,其意盖以金为满洲,欲令承辽之统,故曲为之说耳。不知辽金皆自起北方,本无所承统,非若宋、元之相承递及,为中华之主也。

事实上,早在乾隆三十八年,乾隆就已经在《题〈大金德运图说〉》上对宋、辽、金三国的正统问题上发表过鲜明的见解,明确了尊宋朝为“正统”的观念,“夫宋虽南迁,正统自宜归之宋,至元而宋始亡,辽金固未可当正统也”

所以,一开始清朝并不是一开始就尊宋为正统的,前期对辽金为正统的念想比较强,成为大一统王朝后弱化并抛弃了以辽金为正统的想法,直到乾隆年间才尊宋为正统。

引用文献:《清世祖实录》、《清高宗实录》、《清太宗实录》、《满文老档》、《国朝宫史续编》、《三朝辽事实录》、《饮冰室合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