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语歌坛曾被高估的歌手有哪些?

1:薛之谦:唱功漏气无支撑,假声羸弱,达不到弱混质量;曲风固定,和弦套路固定。

薛之谦,基本上声乐上都是被喜欢段子和综艺的受众高估。他的整体歌唱状态同质化十分严重,所有的歌曲基本上都是一个固定曲风+固定和弦套路+固定唱法的状态。以唱功为核心分析为例:

G2-C3起调,压喉头浑浊低音;声线声压几乎没有,听不清,含糊哝咚。不具备声乐可听度,单音质量极低。

D3-G3进入B段,气口极多,一句能唱出三个气口,胸腔喘息声极大,典型漏气表现,处于大量腹腔无支撑状态。同时口腔咬字打开程度较低,发音点上挂波动较大。

C4-F4进入副歌前半段,副歌基本上以喉位偏高的纤细紧张真声为主,在这里有一定的流行声乐技巧:声带边缘化的体现。总体上相比于中低音,算是比较好的阶段。

F#4-G4:早期具有强混能力,玩脱了倒嗓之后,就是清一色假声化。薛之谦的假声质量依旧偏低,达不到混音的弱混质量。

在音域上,薛之谦集中于C3-F4的亲民音域,在加强声乐训练的期间之中,具有一定的G4强混,但是属于百中无一的Live水准。这意味着薛之谦的几乎不存在较高质量的高音能力,集中于F4换声点一下的表现,高级声乐技巧:面罩共鸣、声带压缩、声带闭合、强混金属芯、弱混空灵感、头声和音、咽音护嗓,薛之谦都是不具备的。

在腔体上,薛之谦是就显得格外业余:

1:腹腔无支撑,直接导致了他频繁换气口,一开口就是偏高喉位造成了甲杓肌难以参与真声质感,进一步拓展了薛之谦的音轨内容过于纤细,缺乏共鸣、缺乏本身的音色内容度。同时也葬送了他学习完整掌握声带闭合高强度的强混能力。

2:胸声甲杓肌参与度几乎为零,而胸腔代替了腹腔支撑,造成了真声发音点波动。正常的职业歌手,中低音应该是最好听的状态,松弛有质感,底层低音情绪较多。但是薛之谦完全是相反的。他的每一个音几乎是都点触,难以维持长音。

3:咽喉部:假声质量太过稀碎。以薛之谦的新歌《天外来物》为核心,天外来物的假声音轨,还是在CD录音棚之中经过了大量的混音修饰和和音状态下完成的,但即是如此,他的假声单音质量也趁得上拉胯。

原因两点,一是薛之谦的假声集中于F4换声点之后,换声点之后本身就有生理性高喉位和假声倾向,他并没有控制喉位,降低声带紧张度。二是薛之谦不具备弱混概念意识。弱混的概念意识是:换声点之后,统一以真声+假声的混合状态声音为主。不论是真声和假声都是混音的参与音。也就是说,强混的时候依旧有假声的泛音感提供,弱混的时候依旧有真声的金属芯维持。显然,薛之谦认为的是:假声就是假声,没有混声概念。

在这个唱法套路之中,呈现出一个十分参差的状态:前半段拉胯+副歌悦耳。

薛之谦的所有歌曲,基本上都遵循这个规律。前半段大部分都是低音咬字+慢板节奏,主歌好听的歌,基本上都不是他作曲,譬如李荣浩给他写的《丑八怪》。而在副歌之中,薛之谦寻求个人音色辨识度的方式,是降低了腔体共鸣程度给与特色咬字,但是这个舍弃声线内容度寻求个人的咬字特色的方式,显然是得不偿失,极为取悦不具备成熟性审美的表现。

薛之谦的音乐,有十分明显的商业化趋势,他并不追求音乐的深度和专业度,而是以商业为主,服务受众集中于学生群体和免费听众。在这个前提上,实际上薛之谦是有极为专业的声乐老师,倒是效果并没有很好,处于一个波动极大的状态。

昙花一现的时候,有很不错的G#4质量强混,但大部分时候以上的分析是比较贴近实际演出。CD录音效果的质量审核,暴露出他本身的审美并不具备专业科班的基本高度。而且并没有对于昙花一现时的高专业度表达出听从状态。声乐和商业,他选择当下的后者。

2:李宇春;超女时期,较为业余。Live之中存在大量修音、混音,半开麦。

李宇春,这位超级女声冠军出身的偶像女歌手。如今的唱功还行,基本上职业歌手演唱会是没什么问题,但是在早期《超级女声》2005-2010年之中,李宇春的唱功就是典型的严重高估状态。或者说李宇春的台风魅力远远抚平了她的唱功缺陷。

2005-2010状态之中,李宇春的声乐问题集中于三点:压喉位、无支撑、发音点。

1:压喉位。

李宇春的声带构造是典型的薄嗓,天生声带构造就是偏薄的类型。这种声带在音色上具有天赋的明亮度和特殊音色。但是在演唱之中,李宇春一反常态,大量使用压喉位的方式来演唱Live,相反的CD之中都是标准的正常喉位。

喉位是音色影响的关键,伴随着对于发音点的限制。当压低喉位时,声线会不可避免地变厚,变得浑浊,胸腔共鸣对于低音的拓展也会加强。这对于李宇春认为自身声音处于尖嗓,具有完美的厚度补充。适合LIve演唱,可以让他更为合理地展现她的完美台风。

这样做的代价就是:发音点波动,声线浑浊,声压接近于无。对于职业歌手而言,这些问题是不能容忍的。而这也是偶像歌手的通病。但是在2012年后,通过专业的声乐训练,李宇春基本上更改了这样的弊端。

2:无支撑。

李宇春的支撑问题,比薛之谦要严重很多。严重点在于薛之谦有一定的基本认知,而且早期未倒嗓时具有一定的强混能力,不尝试高音。而李宇春的早期Live之中,五组高音全都虚得让人怀疑人生。

对于女歌手而言,她们的换声点,先天性比男歌手要高五度左右。男歌手的换声点处于F4上下波动,女歌手的换声点在B4上下波动。而李宇春的声带构造偏薄,换声点更是可以来到C5状态。

基于这一点,C5以下的音对于李宇春而言应该是十分轻松的才对,支撑也不存在任何阻碍。而在这种状态下,李宇春的支撑问题依旧很严重。不论是喉位问题还是发音点问题,本质上都是在无支撑的前提下发生的。‘

支撑,指的是腹腔支撑,指的是声带闭合状态下的气息稳定性提供声压和共鸣源动力,在腔体共鸣集中点集中于上颌窦的情况下完成的强化集中点具现化。这样的气息支撑下,声线具有力量感、厚度、旋律感,以及完美的可听度。可以参考邓紫棋或者姚贝娜。李宇春表现这恰恰相反:虚浮、纤弱、浑浊,总体上不具备基本的声乐考究。

名场面是:Live高能演唱,E5尖叫的干涩单音。被誉为黑历史。

3:发音点问题;

李宇春早期的发音点波动问题较为严重,尤其体现在她的咬字归韵状态和咽喉位之中。她本身声带构造的明亮度已经足够,他选择Live之中以台风展现为主,而舍弃了本身的音色优势,选择压喉位获得中音效果。只能说本末倒置,直接丧失了她的声带构造优势。

发音点,是指得声线的共鸣集中点,也是放大声韧带震动音色和舌根体现咬字的核心点。通常的位置位于鼻咽腔中上靠后的上颌窦之中。因为上颌窦可以完美的提供声波震动,体现共鸣强度。

在这个情况下,发音点一旦上挂上颌窦,就能提供比较完美的明亮度和颗粒感,乃至于强混金属芯。而维持上颌窦的一切前提是需要较大的甲杓肌参与度。对于李宇春而言,甲杓肌的分离意识,早期根本不存在。否则也不会压喉位。2010年之前,李宇春的演唱Live之中,都是伴随着大量全闭麦。

李宇春的唱功蜕变,具体核心就是发音点的蜕变。早期,李宇春的发音点问题十分严重。在《超级女声》的比拼之中,说是说比拼唱功,但实际上比拼的更是整体的台风和偶像人设,唱功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

趋于这一点,李宇春选择了压喉位,喉位以一低,注意力随着喉位下潜,对于发音点上挂的基本概念越发模糊。发音点不统一,造成了中低音音色割裂问题。

到了如今,李宇春的声乐问题基本上有较好的改变。但是依旧存在不小的问题:可用音过窄,Live演唱之中,要么是专业调好设备的演唱会,要么是后期修音的综艺节目。

不论从哪一个角度出发,李宇春的Live水准都是比较低的状态,比较本身就是偶像歌手出身。很少看到李宇春现场展示与声乐有关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