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伯是周文王伯父,抛弃周礼遵从蛮夷,为何孔子会对其无比赞美?

泰伯是周部落首领古公正宗的嫡长子,妥妥的君位继承人,却三次主动让出君王之位。这“三让王位”的美德,为其日后成为吴国第一代君主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同时也感动了包括孔子在内的无数人。孔子成了他的忠实粉丝,赞扬他品德极其崇高,觉得找不出恰当的词语来称赞他。

泰伯,吴国的第一代君主,东吴文化的宗祖。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周部落首领古公亶父的长子。

兄弟三人,他是老大,下面有两个弟弟,分别叫仲雍和季历。在当时的宗法制下,泰伯是妥妥的继承人。

据说这季历娶太任氏为妻,生了一个儿子名叫昌。太任临产时,有一红色小鸟衔来一份“天书”,放在产房门上,“天书”上说这个叫姬昌的宝宝将让周族取代商王朝,成为天下之主。

有了如此祥瑞,古公自然对这个孩子高看一眼。他感叹:“能够复兴大周王业的人,大概就是我们小昌了吧!”于是,便将三儿子改名为季历。

可别小看了改名这件事。这个“历”,就是嫡的意思,按照宗法制,季历不是嫡长子,是没有继承君位的资格的。刚已说过,嫡长子是泰伯。

出身无法改变,但是古公在名字上打起了主意,将三儿子改名为“季历”,那意思是相当清楚了。毕竟,只有季历继承了君位,才能顺利传位给姬昌。在他的心目中,姬昌才是复兴大周王业的人。

泰伯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明白父亲的用意。为了成全父亲的想法,他踏上了“三让王位”的旅程。

第一让:“生一让”

他与二弟仲雍借口进山采药,带着一拔人逃到了荆蛮之地,文身断发,以示无法再继承君位,将大公无私的精神发挥得淋漓尽致。

文身断发,现在看来不是啥事,但在当时可是大事。有此行为,就丧失了在宗庙主持祭祀的资格,相当于正式放弃了周族嫡长子的地位。

话说为什么带着二弟呢?因为他走后,按照顺序也应该是老二啊,只有他俩都走了,老三的继承才能名正言顺。

以上,是第一让,将自己的第一顺位让出来,即“生一让”。

第二让:“死一让”

古公病逝了。按照周部落的礼制,泰伯与仲雍自然要回来奔丧。

泰伯回来,那就是老大呀,正宗的继承人。于是季历坚决要求将王位归还泰伯。

泰伯自然坚决不收,表示自己已断发纹身,永不能为周君。

送葬了父亲,泰伯、仲雍与季历挥泪告别,此次他们带着部分族人南迁到了现在江苏无锡市梅村镇的梅里。

泰伯坚决让位的行为感天动地,当地老百姓觉得他是有德行之人,于是“归而从之者千余家”,拥立泰伯为王,国号吴。

这是第二让,“死一让”。我们接着往下看。

第三让:“再一让”

季历做了周君后,不断开疆拓土。大约在公元前1193年,被殷朝第29代商王文丁软禁后,莫名其妙死在了商王都。

此时,应该是季历的儿子姬昌继位。

但姬昌是个孝子,他想着还有两个伯父呢,怎么着,都应该请他们回来继位,否则我安心继位,后人将如何看待我姬昌呢?

于是姬昌派人去无锡请泰伯回中原继位。

自然,泰伯依旧是坚决地推辞不受,并真诚在祝福侄子姬昌带领周部落迈向新辉煌。

最终,姬昌即位,成为历史上鼎鼎有名的周文王。

这就是泰伯三让。泰伯明白父亲的心意后,面对理当由自己继承的王位,没有任何贪恋,选择主动放弃,让父亲的想法自然达成,不被世人诟病。

泰伯“三让王位”的美德,感动了无数人,也感动了孔子,于是就有了孔子在《论语˙泰伯篇》中的“子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己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这句话的意思是:“孔子说,‘泰伯,那可以说是品德极崇高了。屡次把天下让给季历,老百姓简直找不出恰当的词语来称赞他。’”

在孔子眼中,泰伯的“仁孝”思想和高尚品德达到了空前的高度,以至于同普通大众一样,找不出恰当的语言来赞美偶像。如此看来,孔子是泰伯不折不扣的小迷弟、死忠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