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旅途中遇到最奇葩的事情是什么?

我想起一次乘坐法航在飞机上遇到乘客滋事的亲身经历。那趟航班由北京起飞,经巴黎转机,途经马里,飞往目的地科纳克里。由中国北京飞法国巴黎那一段航程,飞机上大都是中国人和欧美人,大家彬彬有礼,一路无事。在巴黎休息几个小时后,转机飞往非洲时,飞机上就几乎全是黑人了。飞机上似乎就只有我们两个中国人了,起码我们坐的飞机后舱区就只有两个中国人。

我的同行黄总第一次来非洲,他看到机舱里全是黑人,他有点不安地问我,我们和这样多的黑人坐在一起,他们不会闹事吗?

我毕竟来往非洲很多次了,我说没事的,一般坐国际航班往返飞欧洲的黑人都有点身份地位了,待人接物比较而言会文明礼貌一些。而且人都是有正常思维的,为什么要闹事,没道理的。

为了让他安心,我干脆找一个中间横排五个座位都没人的地方,把椅子的扶手都推后面,我躺上面睡了起来。黄总还是很规矩地一个人靠窗坐在窗户下面。他想那是我们的座位,他就坐在那里,那里也别去最好了。

不知道我迷迷糊糊地睡了多久,有人推我起来。我抬起头来看看推我的人是一个黎巴嫩小伙子。我问这是他的座位吗?

他说不是,但是你别躺这里,应该坐起来。我看看前后还有几个横排椅子是空着的,我说你也可以睡在那些椅子上的。那天飞机上还是有点空位的。飞机上大家躺空位是很正常的事,但是也不一定没人不说你。我想可能那小伙子是对的,我坐了起来。不料,那人把前后几个人都喊了起来,他不许大家躺椅子上!看来,那黎巴嫩小青年就是无事生非,挑刺找岔。他们一起两个人,还有一个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手里拎着一瓶酒一边喝一边一个劲地叫好!那小伙子拎着一个黑人的衣领就要打人,那黑人可能有几个同伴,几个人上前分开了那个黎巴嫩小青年。他们都在前面闹,我也就坐着看热闹。黄总隔着走道喊我过去,坐回自己的椅子好了。我正考虑回自己的位子去。不料,那黎巴嫩人过来了,他过来就要拎我衣领。后面的几个黑人都在起哄:“这就对了,你有本事,就找中国人打,中国人有功夫!”

我听得懂英语,在大家的起哄声中,当然知道那小青年过来干什么,我赶紧站了起来,做好防护动作。不论怎么说,我不能被人白白揍两下吧?只是我在想,今天怎么啦,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一句话,我感到很没面子,在飞机上发生这样的事。那小青年跑我跟前,我们扭了两下,我当然极力推开对方,那人见我比他高半头,在力气上他也占不到上锋,他扭头又奔黄总那里。我在与那人贴身扭动时,我闻到那人嘴里一股酒气。

那人和黄总扭斗时,我马上喊来一个法国空姐。我说我们都没招惹那个黎巴嫰人,怎么他就找我们的岔?

空姐压低声音说;“他和他朋友都喝醉了,他们都是酒鬼!”

“那我们怎么办?他要和我们中国人打架比试功夫,大家都在起哄。”我和空姐一起分开那小青年抓住黄总的手,一边向她解释这事情压根不是我们的错,我们遇上了酒鬼。

“你们大家都别闹了,我们会安排人来处理这件事的!”空姐对大家喊道。

   一会儿两个空姐来了,但是那两个法国姑娘那里对付得下那两个黎巴嫩酒鬼?我们都坐在边上看着他们瞎嚷嚷。他们高喊还要来酒,法航TMD小气鬼,酒都喝不够瘾,他们要退票!RETURN TICKET!

黄总喊我坐他一起,他心有余悸。他说如果那两个黎巴嫩人一起上,我们就要一起和他们干!因为他看到那两个法国姑娘拦不住那两个黎巴嫩小伙子,而黑人都在坐山观虎斗。

一会儿,又来了一个法国空中少爷。接下来,可能机长也来了。看他那铁塔一样的身材,大家似乎又心安了一些。可是马上又有人嘀咕,机长怎么也来这里了,飞行还安全吗?

总之,飞机上人心惶惶,混乱不堪,就因为那两个酒鬼。

不一会,飞机降落在马里首都巴马科机场。四个全副武装,戴着钢盔的黑人警察横挎着冲锋枪上来了,他们押着那两个黎巴嫩小伙子下去了。

那带头动手的小伙子还不想下去,黑人警官很幽默地说:“先生,下去吧,到我们巴马科警局去,那里有你喝的。”

飞机再度起飞时,机长要空姐推来一小车的香槟酒。他斟上了大半杯香槟酒,专门走到我们两个中国人身边,举起酒杯:“谢谢你们两位中国朋友,为今天的胜利干杯!”然后,他要在场的所有的男人都斟满酒,大家一起干一杯!他高声说道:“法航总是有酒喝的!”

机长解释道刚才那两个人总是说法航小气,没有酒喝。现在他要申明,法航酒总是喝不完的,但是不能给那些喝酒闹事的人喝。现在他邀请大家喝酒,大家一起干杯,一起品尝法国的美酒!

大家都笑了起来:“为法航总是有酒喝而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