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是怎么杀死樊哙的?樊哙及其家人的下场如何?

公元前195年,刘邦已到弥留之际,突然,他紧紧抓住陈平,大怒道:“你快去军中替我杀了樊哙!”

陈平大惊,樊哙是刘邦的连襟,还是他的救命恩人。为什么要杀他?

在西汉所有开国功臣中,樊哙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存在。

为啥这样说呢?樊哙在跟着刘邦起义前,只是一个卖狗肉的屠夫,为人仗义、性情直爽,跟着刘邦起义后,樊哙却展露出了另一种才华,粗中有细、胸有城府,还做了很多了不起的大事,有时连张良和陈平都自愧不如。

一、樊哙是谁?

樊哙是刘邦的沛县老乡,也是他一起长大的玩伴。公元前209年,刘邦在老家起义反秦,樊哙作为刘邦的小迷弟,欣然响应,誓死效忠大哥,从此一辈子都没离开过。

1、刘邦的帮手兼智囊

刘邦打沛县,樊哙身先士卒,帮助刘邦取得了起义的第一块根据地;刘邦灭秦入汉中,樊哙带头冲进咸阳城;刘邦攻城阳、攻宛城,还是樊哙第一个冲进去……

司马迁在《史记》中,光记载樊哙“先登”的战役,就有八次之多。

由此可见,樊哙为大哥的事业,充分发扬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

在很多影视剧中,樊哙都是张牙舞爪、不修边幅的猛汉形象,跟咱们印象中的张飞有点相似。但如果你认为樊哙只是一个有勇无谋的粗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公元前206年,刘邦攻破了秦朝的都城咸阳,一看见巍峨的宫殿和姿色不凡的妃嫔,刘邦腿都挪不动了,于是,想也没想,便一头扎进了后宫中。

但是樊哙觉得刘邦这样做,实在不妥,毕竟革命尚未成功,项羽还在路上。但其他人都不敢劝。

冒着被打骂的风险,樊哙挺身而出,直接找到刘邦,劈头盖脸数落起来:

“沛公想拥有天下,还是想做个暴发户?你现在享受的这些东西,都导致了秦朝的灭亡,你怎么可以用呢?赶紧从宫里搬出去,把大军撤回到灞上去吧!”

猛然被人从美梦中喊醒,刘邦心里焉能不气?但仔细想想,樊哙说得有道理,再加上张良也从旁劝阻,刘邦只得依依不舍离开秦宫,还军灞上。

《西汉演义》:沛公见秦宫室帷帐,狗马重宝,嫔妃美姬有千数,意欲居之,……樊哙谏曰:“沛公欲有天下耶?将为富家翁耶?凡此奢丽之物,皆秦之所以亡也!沛公何用焉?愿急还军灞上,无留宫中。”

若不是樊哙的执意劝阻,恐怕项羽的40万大军,早就把在咸阳城眠花宿柳的刘邦给灭了。哪里还会有刘邦未来的天下呢?

此后发生的一件事,也很能说明,樊哙绝不是一个只会舞刀弄棒的粗人。

公元前195年,汉高祖刘邦病重,下令谁也不见,大臣们整天见不到皇帝,只能待在宫门外干着急,半点办法也没有。

只有樊哙硬着头皮,直接推门闯了进去。看着在诺大的宫殿里,病恹恹的刘邦躺卧在一个太监身上,樊哙当场眼泪都出来了:”陛下,你怎么成今天这幅模样了?你忘记秦朝赵高的事情了吗?“

是啊,正因为秦始皇去世时,身边只有一个赵高,才导致秦二世不当得位、诸公子惨死。刘邦猛然醒悟,绝不能走秦朝的老路!

《汉书》:“高祖尝病甚,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群臣。群臣绛、灌等莫敢入。十馀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随之。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

这些事说明了什么?

说明樊哙对战争和时局都有很清醒的认识,他虽然没受过什么教育和正规的军事训练,但这个人的眼光和考虑问题的方式绝对不一般!说他是刘邦的智囊,一点都不为过。

2、刘邦的连襟

吕太公一共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吕泽、次子吕释之,长女吕雉、次女吕媭。

吕雉嫁给了汉高祖刘邦,吕媭则嫁给了舞阳侯樊哙。所以,樊哙就是吕雉的妹夫、刘邦的连襟

正是二人的这层关系,刘邦对樊哙,比之其他将领,要更为亲密些。

《史记》:“哙以吕后女弟吕须为妇,生子伉,故其比诸将最亲。”

3、刘邦的救命恩人

司马迁在《史记》中详细记载了鸿门宴的过程,在这个流传千古的故事里,最出彩的人物,就是樊哙!

公元前206年,项羽对刘邦先入汉中的行为很不满,便精心设了一道鸿门宴,名为宴请刘邦,实为借机除掉他。

如果硬碰硬,刘邦根本就不是项羽的对手,所以自觉实力悬殊的刘邦,只能硬着头皮赶赴鸿门宴。

他刚到宴席上,就觉得杀气扑面而来。项羽的谋士范增屡屡举起玉佩,暗示项羽动手。

之后,项庄会意,立即以舞剑为由,想要趁机击杀刘邦。刘邦在座位上吓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樊哙突然“带剑拥盾”闯入,头发上指、怒视项羽,项羽顿觉此人不一般,赶紧拔剑站起,问道:“此人是谁?”

张良赶紧回答:“这是沛公的一名车夫,名叫樊哙。”

项羽一边称赞:“真壮士呀!”一边连连出招,先赐斗杯酒,再赐生猪肉,樊哙丝毫不惧,斗杯酒照喝、生猪肉照吃。

吃饱喝足之后,樊哙的高光时刻到来了。

他红着脸,向项羽慷慨陈词道:“秦朝暴虐,天下人皆反叛,怀王曾与诸将约定‘先入咸阳城的为关中王’,如今,沛公虽先入了咸阳,却封闭了宫室,退军驻守在灞上,以等待将军。对这样劳苦功高的人,将军不但没有封赏,反而听信小人谗言,要诛杀沛公,此举和亡秦又有什么区别呢!”

樊哙这段话,既有理有据、又掷地有声,直说得项羽面红耳赤、无言以对,只能暂时按下了杀刘邦的想法。

正是由于樊哙的舍身护主、机智应变,刘邦才能从鸿门宴上脱险,捡回一条命。

《史记》:项王按剑而跽曰:“客何为者?”张良曰:“沛公之参乘樊哙者也。”……樊哙曰:“今沛公先破秦入咸阳,毫毛不敢有所近,封闭宫室,还军霸上,以待大王来。故遣将守关者,备他盗出入与非常也。劳苦而功高如此,未有封侯之赏,而听细说,欲诛有功之人。此亡秦之续耳,窃为大王不取也!”

不管是谏刘邦还军灞上,还是舌战项羽,樊哙在关键时刻都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可刘邦临终前,却全然不顾旧情,竟密令陈平到军中立即杀掉樊哙!并提他的首级来见!

《汉书》:“高帝大怒,乃使陈平载绛侯代将,而即军中斩哙。”

我们不禁就纳闷了,对这样一位功臣勋贵,刘邦为什么动了杀心呢?

二、刘邦为什么要杀樊哙?

我认为主要因为这3点原因:

1、为了保护戚夫人母子

刘邦要杀樊哙这事的起因,是有人在他耳边嘀咕:“舞阳侯樊哙想要在您死后,杀掉戚夫人母子”。

《史记》:“哙欲以兵尽诛灭戚氏、赵王如意之属。”

戚夫人是刘邦晚年最宠爱的妃子,刘邦爱屋及乌,曾一度要把戚夫人所生的儿子刘如意立为太子,谁知遭到了群臣的大力反对,这才作罢。

由此,吕后和戚夫人的梁子这算彻底结下了。对此,刘邦心知肚明,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后宫的争斗,会引起权臣介入,一旦樊哙在自己死后动手,戚夫人母子绝对没有反抗的余力。

所以,刘邦为了保护戚夫人母子的安全,整日费心谋划。

他除了下令诛杀樊哙,还做了两件事:一是给赵王如意安排了一个吕后忌惮的周昌做相国,另一个是给太子刘盈留了一份《手敕太子书》,嘱托刘盈即位后一定要善待戚夫人母子。

可惜,戚夫人既时运不济又能力不够,刘邦给她留的生路,她一条也没赶上。

2、防止吕后及外戚干政

刘邦对自己的发妻吕后很了解,她之所以敢肆无忌惮干涉朝政,无非仗着两方面,一是自己的皇后身份,另一个就是她背后的外戚集团。

当时, 吕后的长兄吕泽已死,朝中最有势力的外戚就是樊哙了。

在西汉开国功臣中,樊哙不仅仅次于萧何、曹参、周勃,而且还手握兵权,因此,如果樊哙投靠吕后背叛刘氏,对汉朝将是巨大的灾难。

刘邦曾与诸臣杀白马盟誓:“非刘氏而王者,天下共击之”。也就是说,以后如果不是刘姓的人,不能称王,否则天下人人得以诛杀他。

可见,在晚年的刘邦心中,对大汉皇权的危机意识很强,他希望他的江山,世世代代都掌握在自己的刘姓子孙手中,任何人不得染指,包括他同甘共苦的发妻吕雉。

为了杜绝吕后掌权和干政,刘邦只能防患于未然,既然不能杀吕后,那就只能将吕后最给力的帮手樊哙给杀了。

3、为了平衡外戚和功勋集团的势力

西汉初期,有三股势力,不仅势力最强,也是立国的根本。他们分别是刘姓藩王、功勋集团和外戚。

刘邦的初衷,是希望他们能互相牵制、互相制约,共同效忠皇权,但到刘邦临终前,他吃惊地发现:功勋集团和外戚好得都快穿一条裤子了!

难怪他想改立刘如意为太子时,竟遭到了功勋集团和外戚的一致反对。

刘邦在世时,尚且如此,一旦太子刘盈即位,他能控制住日益强大的勋贵和外戚吗?显然不能!

刘邦思考再三,终于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挑拨勋贵和外戚的关系,给太子创造一个平衡双方势力的机会。

于是,他就命令功勋集团的代表陈平,去干掉外戚的代表樊哙。

这样,陈平一旦杀了樊哙,就和外戚、吕后结了仇,为了自保,陈平代表下的勋贵集团只能投靠在刘盈麾下。

若计划顺利实施,刘盈内有功勋和外戚相互制衡,外有刘姓诸侯王保驾护航,皇位稳稳坐啊!

刘邦计划得很好,可惜陈平心中,也有自己的一把小算盘。

三、樊哙及家人的下场如何?

接到诛杀令的陈平,立即思考了以下三个问题:

1、樊哙是刘邦的故交,若是皇帝以后气消了、反悔了怎么办?

2、樊哙是开国功臣,杀他会不会惹人非议?

3、樊哙是吕后的妹夫,杀了他,吕后会不会寻机报复?

《史记》:“樊哙,帝之故人也,功多,且又乃吕后弟吕嬃之夫,有亲且贵,帝以忿怒故,欲斩之,则恐後悔。宁囚而致上,上自诛之。”

陈平考虑的很全面,给自己的后路也计划得很好:干脆我只把樊哙押回京城,要杀要剐,到时皇帝自己看着办!

结果,就在他们回京的路上,刘邦驾崩了。回到长安,樊哙不仅免了死刑,还恢复了所有的爵位和荣誉。

《史记》:“平受诏,立复驰至宫,哭甚哀,因奏事丧前。……樊哙至,则赦复爵邑。”

此后,吕后专权,外戚集团得到重用,樊哙一家极尽荣宠,他死后,妻子吕媭还被封为临光侯。

然而,好日子过了没多长,公元前180年,吕后病死,外戚集团遭到清洗,樊哙的妻子吕媭及嫡子樊伉都被诛杀,只有庶子樊市人得以活命,继承了舞阳侯的爵位。

又过了40多年,樊哙的曾孙遭人报复,舞阳侯爵位被夺,樊家子孙被贬为庶人。

值得一提的是,如今在沛县,依然生活着樊哙的73代孙,他们世世代代为农民,仍做着卖狗肉的生意……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再繁华的世族终有一日,也会归于平淡。看多了历史才会明白:功名利禄如苍狗,平平淡淡才是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