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人为什么不要命地抵制俄罗斯?

欧洲人抵制俄罗斯,有骨子里的倔强,更有战略上的无奈。一方面是历史上多次受到俄国的威胁,让欧洲人对北极熊充满了忌惮,无时无刻不会忘记沙俄时代、苏联时代的往事,尤其是受过侵略的北欧与东欧诸国。与此同时,宗教信仰和民族认同上的差异,也让欧洲从内心深处,难以认同俄国。另一方面,不断发展的欧洲,内部面临分化、外部受人挑唆,最终只能充当美国霸权主义的排头兵,不得已而向俄“亮剑”。但是其中的艰辛无奈,也许只有欧洲国家最清楚。

沙俄时代,俄国作为欧洲警察,四处插手欧洲事务。干涉法国大革命、出兵德意志,侵略波兰和芬兰等。到了苏联时代,斯大林、赫鲁晓夫甚至勃列日涅夫的霸权思维,又让欧洲国家饱受摧残。尤其是划分波兰,制造惨案、布拉格之春、干涉别国内政、出兵芬兰等,让东欧和西欧诸国耿耿于怀。

热衷于扩张的大国沙文主义,让欧洲时刻不忘俄国的野心。虽然俄国面积的大部分在亚洲,但是它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在欧洲部分,这里的莫斯科、圣彼得堡、伏尔加格勒、叶卡捷琳堡等历史文化名城,都深深刻着欧洲的影子。

想要极力融入欧洲的俄国,却处处被排挤,除了俄国本身的扩张侵略,还有深层次的宗教和民族原因。西欧信奉天主教、基督教,但是东欧与俄国信奉东正教。西欧多是日耳曼人、欧罗巴人或者西斯拉夫人,但是俄国却是东斯拉夫民族。无论怎么融合,民族与宗教信仰的差异,始终是难以逾越的鸿沟,更不用说俄国历史上的不堪手段。

到了当今世界,多极化趋势下的欧洲与俄国的关系,非常微妙。欧洲既害怕俄国,想要孤立、远离俄国,但是又离不开俄国,在能源、粮食等方面高度依赖俄国。二战后的欧洲,政治、经济走向一体化——对外用一个声音讲话,让欧洲的国际地位提升。但是,绑在美国战略马车上的欧洲,有许多不得已的苦衷。

军事组织北约、欧洲内部的离心力、英国的光荣孤立政策、法德内部的极右势力兴起,都在影响着欧洲的决策。他们一方面说着言不由衷的狠话,另一方面又虚与委蛇地与俄国交涉。这其中的艰辛,法国与德国深有体会。至于那些与俄国深恶痛绝的波兰、芬兰、捷克、乌克兰等国,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持战略中立,成为美、俄的战略缓冲,绝不是单纯投靠某一方,沦为大国博弈的牺牲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