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收藏

首饰的功能性有哪些?

首饰的装饰功能,品位与身份的象征

佩戴珠宝首饰来提升自身形象和气质,这应该是首要的并且人人皆知的一个功能,从原始社会就已经有人们拿来动物牙齿、骨头、羽毛或者石头打磨之后用来佩戴装点,随着社会文明的进步和人们生活品质的上升,首饰越来越多样化,进而对首饰的讲究也越来越高。

“装饰品”是首饰最为原始的属性,也是作为首饰最基本的作用,珠宝首饰的选择和佩戴说起来是一个装饰艺术,就好比穿搭技巧,可能很多时候甚至比服装本身还重要,佩戴得体会起到锦上添花的效果。而且首饰不是女性的专利,男士适度的选择和佩戴也可以凸显品味。

在社交活动中,首饰是一种无声的语言,它不但可以展现佩戴者的学识、阅历和审美品位,还可以展现文化程度和家庭教养。尤其在西方国家,在社交场合佩戴首饰亦可以算是一种社交礼仪,通过对彼此之间首饰的赞赏和互动,来充分发挥首饰应有的作用。

习俗以及美好愿望的表达,情怀的体现

例如俄罗斯法贝热珠宝彩蛋

彩蛋是东正教国家在复活节那天的传统宗教礼物,象征着重生与希望。俄罗斯一直以来都有亲人之间互相赠送彩蛋的传统,常规的彩蛋也只具备它的字面意思,就是一枚表面带有彩绘的鸡蛋。

1885年珠宝制作工匠法贝热先生被沙皇委任制作珠宝彩蛋(第一枚法贝热彩蛋 – Hen Egg)--“套娃”彩蛋,这枚彩蛋是俄罗斯最有权势的男人-沙皇亚历山大三世(Alexander III)为他心爱的女人皇后玛丽亚·费奥多芙娜(Maria Feodorovna)特别定制的,这枚“母鸡蛋”不仅让皇后玛丽亚·费奥多芙娜大加赞赏,也在同年五月为法贝热先生赢得了“皇室珠宝御用金匠”(Goldsmith by special appointment to the Imperial Crown)这一称号。

之后每年沙皇亚历山大三世都会为皇后预定一枚复活节彩蛋,直到1894年去世。亚历山大三世的儿子-尼古拉斯二世(Nicolas II)延续了罗曼诺夫家族的这一习惯,每年在复活节玛丽亚·费奥多芙娜(Alexandra Feodorovna)以及自己的太太亚历山德拉·费奥多芙娜各送上一枚法贝热彩蛋,直至1917年沙皇被革命推翻,这一传统才被打破。法贝热总计为沙皇家族订制了50枚彩蛋,这些彩蛋造型各异、技艺精湛,不但体现了法贝热卓绝的技艺与超乎寻常的想象力,同时也记录了沙俄帝国自19世纪末期到20世纪早期享受的荣光、经历的颠簸、沉淀的传奇。这一系列的法贝热彩蛋因此称为帝国彩蛋(Imperial Easter Egg),在材质、设计、工艺、情怀等四个不同的角度很好地诠释了一件古董珠宝的价值与魅力。

优质珠宝首饰具有投资收藏价值

珠宝作为不可再生的资源,随着开采会越来越少,优质的有收藏价值宝石会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里,导致其价格更高。克什米尔的蓝宝石,缅甸的鸽血红,这些渐渐消失绝迹的宝石都有着难以估量的价值,而每一种最优质宝石的资源紧张,市场就会出现其的替代品,替代品也是天然的宝石,也会随着优质资源被开采殆尽而价格上涨,如尖晶石原来是红宝石的替代品,现在也成为了市场上炙手可热的彩宝。相比较于书画,古玩总体价值较高的收藏类级别的,宝石有着科学的鉴定依据与清楚的分级标准,收藏者可以通过学习相关知识或者咨询专家来获得这些信息,珠宝的价值一目了然,投资的明明白白。而且大部分宝石的耐久性良好,收藏高品质的彩宝可以流传千百年传给子孙后代。

而高级珠宝的价值会稳步上升,如优质的翡翠,红宝石,二十年来已经涨了几十倍,买对了精品可以及时抓住涨价的潮流,获得巨大利益。优秀的设计与精致的做工也会给珠宝首饰加分,如玉雕大师的作品价值就会远超材质本身,升华到了艺术品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