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一些法医对案发现场的尸体进行勘察和解剖时,他们的内心真的不害怕吗?

一位在鉴定机构当法医的朋友告诉我:第一次接触尸体时,那恐怖又恶心的样子让他连续做了1个月的噩梦,尸体冰凉的触感让他整整半年不敢吃凉皮,最无奈的是解剖完尸体,他用光了一整瓶沐浴露和洗发水也无法去除身上沾染的尸臭味,其实很多法医都是表面强装镇定。

害怕同类尸体,是动物界普遍存在的一种心理,这种心理来源于对死亡的恐惧。人作为高级动物,也存在着与动物一样的心理和情绪,法医们解剖尸体时面不改色,并非不害怕而是有原因的,看完让人恍然大悟。

很多人都说警察、法医是伟大的职业,因为他们经常会遇到尸体,无论是从影视剧中还是从现实生活里,法医和警察在命案现场勘察尸体时都是面不改色,淡定自若,脸上一点恐惧惊恐的模样都没有。

特别是一些刑侦类影视剧中,有些法医在解剖尸体时不但敢独自一人,甚至一边解剖一边跟尸体“对话”,最霸气的是在完成解剖后,还能大快朵颐的饱餐一顿。

因此,在很多人眼中,法医们心理素质非常强大,面对再残缺、恐怖的尸体也不会觉得害怕,而目前能跟法医不相伯仲的职业,除了警察,就剩医生、殡仪馆工作人员了。

法医们面对尸体内心真的不害怕吗?一位学医的朋友跟我分享了真实感受。

面对尸体,法医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什么样的?

朋友本是一名普通的医学生,大学时读的是临床医学专业,后来大一时迷上了《十宗罪》、《尸语者》这样的刑侦悬疑类小说后,对法医这种职业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于是后期通过自己的努力转了法医专业。

对于医学生来说,解剖课是必学科目,无论是当法医还是当医生,都要学习人体解剖学。既然咬上解剖课,那就必须面对“大体老师”。

对于第一次上解剖课的医学生来说,心里是又好奇又恐惧。解剖课老师为了练学生们的胆子,都是“由小到大”的拿尸体,不会一上来就要求学生们去解剖大体老师,可能第一节课先从青蛙开始,第二节课从老鼠开始,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也让学生们有一个心理适应过程。

朋友说在他第一次跟搭档解剖兔子时,他是哭着完成的,事后还向老师要走了兔子尸体,跟搭档一起把兔子尸体埋在了学校花坛里。

但是朋友这种行为并没有得到老师的赞许,解剖课老师很严肃的告诉朋友:无论以后的职业规划是医生还是法医,一定要保持“铁石心肠”。不能被自己的情绪左右,虽说医者仁心,但是在手术台上,过分的“仁心”可能会影响到手术。医生在手术过程中要是一看到病人血肉模糊的样子,就开始哭,无法保持冷静,那这场手术注定会失败;而法医在尸检过程中,一看到死者的样子就被情绪左右,还怎么检验伤情和验尸,法医的验尸结果对于案情的攻破是非常重要的。

之后的解剖课老师就会格外关注朋友,一旦朋友表现出害怕或者哭泣的样子,就会被留下来打扫教室卫生。朋友说在老师的鞭策之下,他心理也慢慢的做出了调整,但是在第一次面对“大体老师”时,真的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帮着老师一起剥离尸体皮肤标本后,整整半年的时间,都不敢吃凉皮和肉,后来见的多了,也就习以为常了,对“大体老师”也不再那么恐惧了。

后期甚至可以一个人呆在解剖室里学习到深夜,面对一具具形态各异的大体老师就像看商场里的假人模特一般,丝毫不为所动,内心毫无波澜。

在毕业后,朋友成为鉴定机构的一名法医,有时候接到鉴定案件时也会接触到一些“真实的尸体”。

朋友表示工作中接触到的尸体和上学时的“大体老师”不同,工作中的尸体给人的感觉更加震撼,也触动最多,曾经有一起案件,让他至今无法释怀。

大约在几年前,鉴定机构接到一桩案子,需要法医去现场进行尸体勘察。当时朋友跟着师傅提着工具箱就前往了现场,现场是在一个小区居民楼地下室。

当时正值夏天,朋友跟师傅带着口罩手套刚进地下室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恶臭感,死者的房间在地下室最末间,整个地下室弥散着一股死老鼠混合臭鸡蛋的味道。

据办案民警介绍,房东在早上过来收租金,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用钥匙试探后发现门被反锁,屋里还传来阵阵恶臭,房东尝试给房间里的租户打电话,发现屋里传来手机铃声,但是无人应门,房东觉得事情不妙,随即报警。

警方破门后,发现床边跪着一名男性,已经死亡。

因为天气闷热,而地下室又潮湿不透气,死者身上有些皮肤已经开始腐烂,出租屋内一片狼藉。朋友跟师傅进入出租屋后,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隔夜饭都呕出来,房东更是恶心的吐了一地,吓得瘫软在地。

死者是一名年龄在35岁的送外卖的男子,死亡时间是3天,因为环境所致所以加快了尸体腐烂速度,而出租屋属于密封环境,只有一个可以进出的门,房间内没有窗户,且门是从里面反锁的,所以民警们排除了他杀可能性。

调查清楚死者身份后,民警给死者父亲打了电话,通知他来派出所一趟,来认领尸体。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死者的父亲语气中无不透着惊讶,之后就传来呜呜的哭声。

事后朋友从民警那里了解了案件后续才知道,原来这名死者是外地的,家里有一位卧床生病的母亲(身体也快不行了)和一位残疾的父亲,全家都靠死者送外卖养活,家里条件特别贫困。在案发前1周,死者曾给父亲发短信,希望父亲帮他充20元的话费,死者父亲给他充了100元话费,死者还高兴地给父亲录了一段自拍视频表示感谢。

谁承想短短几天时间就是阴阳相隔,白发人送黑发人。民警猜测可能是工作和生活压力太大,所以才导致自杀。

死者家属从外地赶到派出所后,民警询问是否需要法医进行解剖尸检,死者父亲及家属悲痛欲绝不同意解剖,签了相关材料后就把死者拉回了老家,死者所工作的外卖公司给家属赔偿了3万元的工伤补偿金。

这件看似普通的案件,让朋友触动特别大,特别是得知死者死亡背后的原因后更是觉得无比心酸。

人死后,尸体会发生什么变化?

法医们可能在职业生涯中见过各式各样的尸体,可能让法医们最害怕的就是“巨人观”尸体。大家可能听过这个词,也经常会在一些影视剧或者刑侦破案类小说中看到,除了因为尸体外观比较恐怖恶心外,还因为尸体上的臭味一旦沾到了衣服和头发上,几个星期都无法消散,就算换了新衣服和洗了澡,还是会闻到那种刺鼻的尸臭味。

其实,这种恐怖的“巨人观”并不是人死后立刻就会变成这样,人死后尸体腐烂是需要一个时间过程的,法医们也是通过勘察尸体的腐烂过程来推断死亡时间,从尸体上呈现出来的一些伤口来判断是由什么凶器、物体造成的,方便警方破案。

人在死亡后,身体的各个机能会慢慢失去作用,随着死亡时间的变长,人的身体也会渐渐发生一些变化。美国著名科学家邓肯.麦克道高提出的“21克”实验,实验结果显示,人在死亡3小时后,尸体会慢慢发生变化,体重会下降。

那么,人死亡后身体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呢?

1、人正常死亡后,在数小时后,人体的各种细菌疯狂增长,在体内形成一股有害气体,这些气体会从人体皮肤等处散发出去,发出一股恶臭,这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尸臭”,这个味道有点像腐烂很多天的臭鸡蛋,如果不小心沾染到衣服上,就算洗干净可能还会残留臭味,所以在法医们在验尸时都是全部武装的。

2、之后尸体关节处开始僵硬,也就是“尸僵”。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在医院里看到很多老人还没咽气家属就慌着给他们穿上寿衣,并不是儿女们不孝顺,而是为了防止尸体僵硬而不好穿衣服。所以如果家中有即将去世的亲人,还是建议提前备好寿衣,在咽气前为他们换上,以免事后再换不体面。

3、在几个小时后,全身血液在重力的作用下朝低处汇聚,如果尸体属于平躺状态,那么他靠近地面的区域用肉眼就能看到一些暗红色或者暗紫色的斑痕,俗称“尸斑”。在火葬时,火化遗体前,火化工们会仔细反复检查遗体是否真的死亡,而判断的标准之一就是看看遗体身上是否有尸斑,以免遗体出现“假死”情况。

4、腐败进一步发展,尸体内会产生以硫化氢和氨为主要成分的腐败气体。随后身体里某些元素相互结合,尸体表皮会开始呈现淡青蓝色,产生腐败气体,身体开始膨胀。这个时候尸体肚子内的气体是有害的,在火化时,有经验的火化工人会用钩子把尸体肚子划破,其实也是为了排气,把体内的气体排出去,以免火化炉中的高温大火引起遗体爆炸。

5、如果此时尸体没有进一步做处理,或者一直暴露在潮湿或者温度较高的地方,那么尸体会慢慢膨胀起来,形成比较恐怖的“巨人观”。一般这种特殊的尸变多发生在一些案件中,如果是自然死亡的很少见,大家不用感到恐慌。

6、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当人体里所有的细菌、微生物把能分解的一切都已经分解了,能腐烂的腐烂了,剩下的就是一堆白骨。火葬是看不到人体这个变化的,一般白骨化多见于土葬中,而尸体埋在地下年头越久,土里的一些微生物也会加快尸体的腐烂和变化。

用一句话来总结就是:人死之后,身体会慢慢产生以下变化:尸臭-尸僵-尸斑-巨人观-腐烂分解-白骨化。

所以,法医们也是通过这种尸体变化过程来推断死亡时间,比如观察尸体僵硬程度,如果完全僵硬了,那可能死者死亡时间超过了9个小时;其次还会看看尸斑,死后6-12个小时指压(尸斑)时会有一定的褪色,超过了12小时,就基本上不会褪色了。

法医在勘察和解剖尸体时,内心不会害怕吗?

我们印象里法医给人的感觉都是沉着冷静,甚至不苟言笑的。就算面对再恶心、残破的尸体也能镇定自若,难道他们内心真的不觉得害怕吗?

答案:确实不害怕。

原因一:“见的多了”也就变得不害怕了。

无论是选择当法医还是当医生,他们在选择这条路时,就已经明白未来自己需要面对什么。

在成为法医前,他们也需要经过系统的学习和培训,特别是在校学习期间,接触尸体是不可避免的,可能学校里的“大体老师”们都是经过处理过的,给人的视觉冲击不会太大,但是对于第一次接触陌生尸体的学生们来说,还是会成为“心理阴影”。

但如果不克服这些心理阴影,不克服心里的恐惧,那就没办法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医。

每天耳濡目染,无论是学习还是工作都会接触到各种各样的尸体,见得多了自然就不害怕了。

举个例子,比如很多人害怕在人多的场合上台发言,明明已经在心中背熟了稿件,但是一站在演讲台上看到下面坐着密密麻麻的人,大脑一片空白,说话也开始结结巴巴吞吞吐吐,甚至有些人还会直接吓得打嗝不止。但是如果我们经常在这种场合发言,连续演讲十几次,也就不觉得恐惧了,觉得台上台下没有任何区别。

法医每天也是这样,每天都会接触到尸体,心理上已经产生了“抗体”,在法医眼中,勘察尸体是一项工作,是很正常的事情,就不会觉得害怕了。

原因二: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他们忘记了害怕。

专业的医学态度和严谨的工作态度,让他们面对尸体时忘记了“害怕”。试想一下,在命案现场,需要法医来协助警方破案,判断死者的死亡时间,还不等勘察,法医自己就已经吓晕过了,这合理吗?

所以,对于法医来说,这并不单单是一具尸体,可能还关乎着案件的真相。法医在尸检后的结果是对死者的交代也是对死者家属的交代,所以对法医们来说,这是个严肃的工作,不容分心。

生活中每天都会发生意外,死者也并非只有大人,有些可能是孩子、未成年人,法医也是人,在面对这些小孩子尸体或者年轻人尸体时,我想他们应该更多是感觉惋惜和同情,而并非恐惧。

原因三:勘察和解剖工作并不是单打独斗。

法医之所以心里不害怕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的工作并非“单打独斗”,并不是像小说或者电视剧里演的那样,法医都是一个人去现场或者一个人在解剖室做尸检。

在案发现场除了法医外还有警察、公安局其他工作人员,比如勘测、刑警、检察院侦查监督部门、公诉部门、甚至还有保险公司的人也会去现场。而做尸检时,一般都是2人,一名法医进行实际的解剖操作,另一名法医助理进行信息记录。

所谓人多力量大,人多“胆子大”,就算面对尸体有其他人帮着一起“壮胆子”也不会觉得恐惧了。

结语。

法医虽然不是医生,但却是像医生一样的伟大职业,医生们是“白衣天使”,而法医们更像是“白衣判官”,他们用自己的方式来替死者“发言”,还死者一个公道。

法医工作不容易,他们值得我们去尊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