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

为什么高晓松说明朝是“三无朝代”?

高晓松说明朝是“三无朝代”——无明君,无名将,无名士,这话对吗?

知道高晓松是他的“酒驾事件”,当时感概此人还算个男人,敢于在大众面前承认错误并且道歉,说实话不是任何一个娱乐圈的人能做到的。只是后来得知他早已入籍美国,对他的好感瞬间跌落至冰点,为何呢?国内这么多政治、科技、文化明星,我干嘛关注一个美国人!

所以此后但凡有高的新闻或节目,我都快速滑过,生怕看到他恶心的样子。可好像中邪了似的,关于他的采访或节目视频竟然不少,简直无法完全躲掉。怀着批判一个人先了解一个人的原则,再遇到此类东西,我便也看看,谁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比如《晓说》这个节目。不得不承认一点,高的口才不错,方的能说成圆的,死的能把他说活,用“无所不知”来形容都可能低估了他。而电视台没什么鉴别能力,碰到这么一个能说的名人,自然如同捡了宝,高在台上说得唾沫星子飞溅,电视台领导在台下想象着收视率和收益。咱一帮中国人竟让一个外国人来普及历史,简直笑掉大牙。

最近偶尔看到高在《晓说》中评价明朝,竟大放厥词地声称,明朝是“三无朝代”,即“无明君,无名将,无名士”。他十分轻松平常地说出口,我却听得心里一激灵。我们先来看看他的理由:

明朝“无明君”——明朝皇帝都是怪皇帝,朱元璋嗜杀,滥杀无辜;嘉靖一心修道,躲入深宫不见朝臣;正德屡屡有惊人之举,如同神经病患者……

明朝“无名将”——明朝实行“以文制武”的策略,武将但凡有点成就,都离不开文臣的指导,一直到明朝灭亡的时候,仍是一群文人竭尽全力拯救国难,比如袁崇焕、洪承畴、卢象升……

明朝“无名士”——明朝的文人流传下来的名著文章很少,不如其他王朝,比如唐朝有李杜白居易,宋朝有苏轼辛弃疾,明朝这样的人却少之又少……

老实讲,我是由衷地佩服高老师,能把一知半解的东西讲得理由充分,需要何等的勇气和智慧!然而,他又是何等的狂妄和无知!

明朝作为中国历史上九个大一统王朝之一,而且是夹在元、清两个少数民族政权之间的王朝,注定是传奇,注定受万世景仰,值得我们顶礼膜拜。

明朝无明君?大错特错。

明朝皇帝天子气质满满,虽有懒于朝政、耽于淫乐者,但多数却是胸怀天下,志在四海之人。

明太祖朱元璋伐元之前,命宋濂起草了《喻中原檄》,其中有“驱逐胡虏,恢复中华”的话,这是何等的气势!

朱棣靖难成功后,对群臣说道:“我朝国势之尊,超迈前古,其驭北虏西番南岛西洋诸夷,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 这是何等的豪迈!

即便是亡国之君崇祯,面对入城之贼,宁愿“任贼分割朕尸”,也要求李自成“勿伤百姓一人”,这又是何等的仁慈!

后人对明朝最高的评价“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哪一句说得不是皇帝的傲骨。

明朝“无明君”,呵呵!

明朝无名将?大错特错。

不知道高晓松的“名将”标准是啥,我就想问一句:运筹帷幄算不算名将?冲锋陷阵算不算名将?视死如生算不算名将?难道仅仅因为明朝“以文制武”就说其没有名将吗?

窃以为,能打胜仗的就是名将,管他文人还是骚客。王阳明一介文人,却能不等不靠,利用仅有的少量资源,竟短时间平定了“宁王之乱”,算不算名将?

能挥斥方遒,指挥若定的是名将。徐达为帅,并没有亲自上阵杀敌,却为朱元璋打下了万里江山,算不算名将?

能改革军事,多有创新的是名将。戚继光平定倭寇,戍边抗蒙,《纪效新书》流传后世,算不算名将?

明朝“无名将”,呵呵!

明朝无名士?大错特错。

名士者,或学有所长,逞一时之风流;或著有书篇,传百世之流芳。中国文化向来有“唐诗、宋词、元曲、明清小说”的说法。照高晓松的说法,唐李杜、宋苏轼等人吟诗作对是名士,那明代的小说家自然也算名士。

冯梦龙著有《三言二拍》,流传至今,被人誉为“讽刺小说”,他算不算名士?

罗贯中著有《三国演义》,施耐庵著有《水浒传》,吴承恩著有《西游记》,四大名著明代文人占其三,喜闻乐见,流传海外,他们算不算名士?

唐伯虎一生虽潦倒不堪,但诗文、书画俱佳,直到现在都是影视剧的常客,他算不算名士?

还有上面说到的王阳明,那可是“心学”集大成者,他精通儒释道,“文能治国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立德立言立功,他一个人全占,那可是孔孟之后的“圣人”。日本学了他的思想才有了今天,他算不算名士?

明朝这么多的名士,高晓松竟然视而不见,睁眼说瞎话,可笑不可笑。

明朝“无名士”,呵呵!

小结

高晓松之流如今非常常见,这帮人或早已过气,抛出敏感话题进行炒作,或不知天高地厚,变“娱乐大众”为“愚乐大众”。他们之所以有这样的机会,归根结底还是存在让他们肆意生存的土壤。中国历史和文化博大精深,不懂可以学,可以问,但绝不可以知道点皮毛,就堂而皇之地胡说八道,误导我们的下一代。明朝作为中国古代最后一个汉人王朝,对于我们的今天是有再造之功的,你可以做“明粉”,也可以做“明黑”,但请光明正大来讲,千万不可凭着所谓“名士”的招牌来展示“风流”。明朝,不是你想黑就能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