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刘永福是个怎样的人?

刘永福是中国清末民初的黑旗军首领。抗法名将,民族英雄。刘永福(1837年-1917年),字渊亭,民族为客家汉族,广东钦州(今广西钦州)人,祖籍博白东平(今广西博白), 清末民初军事人物,原是反清的黑旗军将领。早年参加洪秀全领导的天地会,起义失败后,率部二三百人出没在中越边境一带,他的队伍因以黑色七星旗帜作为战旗,故被世人称为“黑旗军”。

清道光十七年九月 (1837年10月)刘永福出生于广东钦州防城司古森垌小峰乡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父亲刘以来,叔父刘以定从博白迁到防城,初居十万山腹地古森垌小丰村。刘永福在家排行老二,故俗名为刘二,后被人尊称为刘义。刘永福”是他转战越南时自己改的名字。因家庭贫穷,刘永福没有机会读书识字。刘以来、刘以定早年依靠租种堂兄弟几亩薄田过活。迁入柜口村后,老兄弟又租他人几亩坡地生活。因家庭贫困,1850年,13岁刘永福便外出在左江做滩艇(海边船上)佣工,后又在左江充当水手,因为刘永福脑子聪慧,熟知航道险情和水下情况,便做上了领航员,不久被大伙推举为滩艇师(相当于水手长)。但仍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

1840年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腐败无能,对外卑躬屈膝,对内横征暴敛,阶级矛盾尖锐,民族压迫日盛,各地不断引起农民暴动。1851年初,太平天国金田起义爆发,刘永福看到了希望。16岁那年,也就是1853年,刘永福的父母及叔父先后在贫病中死去。刘永福只好辞去水手职务,凭着父亲、叔父和滩艇师傅传授的武艺浪迹江湖。1857年,终日饥肠辘辘的刘永福投奔在上思、隆安一带活动的义军首领郑三。从此开始了刘永福的军旅生涯。

刘永福从军期间,广西各地烽火四起,山头派系林立。有反清复明的天地会,有占山为王土匪,有为自保的豪门乡勇,还有结寨而立的地主团练等。刘永福在郑三手下初任先锋,他率部打垮巫必灵为首的地主武装,队伍迅速扩大。郑三只不过是一个目光短浅、刚愎自用的家伙,刘永福在此不被重用,不久他便离开了郑三,并组织起两百余人的自己队伍,1866年,刘永福率众投奔当时广西安德实力最大的天地会武装吴亚终(吴鲲)部,刘永福被任为旗头,坐上了农民军中第三把交椅。刘永福着手操使士兵,整肃纪律,选择人才,统一军令。刘永福一次偶然机会来到顺州(今靖西)安德圩的北帝庙,看见北帝庙神像旁边的周公塑像手执着一面绘有“北斗七星”图案、镶有狗牙白边的黑色三角旗,他就就仿造这种黑旗作为自己亲率的这支队伍的旗帜。从此以后,这支队伍就举黑旗作战,因作战勇猛,战果颇丰,这支军队被人们尊称为“黑旗军”。

同治六年(1867年),清军趁太平天国革命失败,清政府派广西提督冯子材率凶悍善战的楚军攻打在广西的义军。刘永福劝吴亚终不要一味死守城池,应暂避锋芒,伺机反击,吴亚终不同意。两人发生不愉快,刘永福借口筹粮,率本部黑旗军300余人与吴亚终分道扬镳,转移到中越边境(云南蒙自与越南保河的红河两岸三角洲地区)一带活动。吴亚终义军则大部被灭,吴亚终下落不明。

刘永福虽说摆脱了清军围剿,但受到当地白苗土霸盘文义等武装的突然袭击。刘永福指挥灵活,及时摆脱了盘文义等袭扰。他知道自己的兵少,又无粮草后援,要想在此立足,必须打败像盘文义这样的土霸武装。他也知道自己武器弹药没有土霸武装多,兵力又少,硬打绝对没有胜算。于是就摆起了“孤枪阵”(竹签陷阱套索之类),让少数人挑逗、骚扰盘文义,自己则率军在附近埋伏。先后除掉了荼毒当地百姓的盘文义等土豪恶霸武装。刘永福的黑旗军名声大噪,不久就发展到千余人的武装,并建立了巩固的根据地。越南王庭得知刘永福打掉了自己多年想除掉而没能除掉的盘文义等土霸,又见当地百姓安居乐业,黑旗军纪律严明、保境安民的名声极好,就封刘永福为千户。两年后刘永福辖下约25万余百姓,军队编为前后两个营(约两千余人)。当地工商农业比较发达,税收也比较充裕,当地百姓安居乐业。

同治十二年(1873年),法国内阁茹费理派他的女婿安邺上尉率法国远征军进攻越南河内,企图建立所谓的“法兰西东方帝国”。然后打算沿江而上侵占中国广西、云南等地。刘永福应越南国王阮福时的要求,率军与越军黄佐炎部联合作战。刘永福亲自率黑旗军2000余人,翻越宣光大岭,日夜兼程,南下抗法。刘永福黑旗军以己之长、击敌之短,善用谋略、指挥灵活的用兵特点,打了不少胜仗。12月24日,刘永福率黑旗军在河内郊外的纸桥与法军展开及激战,击毙了法国主将安邺上尉及其麾下十余人。

法国侵略军当然不甘心失败,他们恨透了刘永福。光绪九年(1883年)8月,法国侵略军乘夏秋之交,红河水暴涨之际,在越奸的带领下,掘开河堤,冲向黑旗军营地,并派出九艘战船炮击黑旗军军营。幸好刘永福事前有所准备,早把军营迁转到距怀德约三十里的丹凤,黑旗军兵力损失不大(物质损失不小)。刘永福气愤不已,奈何兵力与装备悬殊,只得用游击战法与敌周旋。9月,法军再派11艘战船和3千余陆军,水陆并进,对黑旗军军营实行围攻,企图一举荡平黑旗军。黑旗军丹凤守将黄守忠水陆受敌,但临危不惧。他们占据红河堤坝,两军仅隔一座不宽的堤坝对射,敌炮船的大炮无法近射,黑旗军的土炮正好可以攻击登船上岸的法国陆军和炮舰,双方激战两昼夜,法军体力不支,又见中国云南增援部队赶到,惊慌败退而去。

与此同时,刘永福亲率3千黑旗军又在越南河内西纸桥一带与法军激战,因作战灵活多变,法军无法适应。黑旗军一部趁夜色攻入法军指挥所,击毙法军司令李威利以下数百人,法军大败退去。越南国王授予刘永福一等义勇男爵、三宣提督。纸桥、怀德、丹凤之战打得法军丢盔卸甲。云南驻军在冯子材也在镇南关(今友谊关)一带重创法军。从根本上扭转战争状态。但法国政府、法国军队如何能咽得下这口气呢?

光绪十年(1884年)8月,法国远东舰队副司令利士比率四艘战舰进攻台湾基隆,遭到中国政府台湾事务大臣、福建巡抚刘铭传的坚决打击,法国远东舰队司令孤拔率领舰队增援,同样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法军见攻台湾不成,转向福建,重创福建水师,轰毁马尾造船厂。清军被迫宣战,法军见这样下去对自己不利,被迫暂停进攻台湾、福建计划。但法军贼心不死,他们认为还是从越南入侵中国比较好,特别是法军占领越南红河三角洲以后,加紧对中国的渗透。清政府为了借刀杀人,胡乱给了刘永福所谓的“记名提督”(没有实职权利,等候补缺的意思),让他与法军作战,同时,派一个吏部候补主事唐景崧监视刘永福。

光绪十年(1884年)底,刘永福率黑旗军与清军岑毓英部联合作战,向盘踞在宣光的法军展开猛攻。并在永祥金附近击溃英、法教民的围攻,夺回了扶朗、猛球炮台。然后又与广西桂军一起收复了北宁。法军退守龟缩在宣光城内不敢出战。刘永福率黑旗军将宣光包围了近两个月,迫使城内法军粮弹告罄。刘永福考虑到围困城池不能消灭法军有生力量,对百姓也是个灾难,便假意疏忽,放了一部分城内百姓和法军信使出城。刘永福明白,法军密探必定到河内寻求援军前来解围。便在距离宣光不远的左旭等地埋下炸药,果然没有多久,大批法军从河内前来救援。被黑旗军炸死、炸伤和击毙了4百多人。黑旗军乘胜追击,又打死打伤1百余人,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宣光法军见援军无望,被迫缴械投降。

不久,刘永福领导的黑旗军又在临洮、宣化大败法军。清军云南驻军冯子材也在凉山一带击败法军。法军处处失败,迫使罪魁、法国战争挑起者茹费理内阁倒台。光绪十一年(1885年)四月,中法战争结束,中国打了胜仗,但腐败无能的清政府在以李鸿章为首的议和派鼓动下,以此胜利作为资本,竟向法政府求和。当年六月,李鸿章代表清政府与法国驻华公使巴德诺在天津签订了《中法天津条约》,承认越南为法国的保护国,给予法国在中国广西、云南的通商特权。法军畏惧刘永福的黑旗军,要求刘永福黑旗军离开越境。

刘永福于1885年八月率3千多黑旗军回到国内,清政府明里升任刘永福为广东南澳镇总兵,暗中将黑旗军人数减到1千余人,后又裁减到3百余人。光绪二十年(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刘永福率黑旗军入台, “帮办”(协助)台湾防务。刘永福黑旗军与台湾军民(台湾抗日义勇军)协同,坚决反抗日军入台。期间,黑旗军打了不少漂亮仗。因甲午海战,中国战败,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清廷与日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将台湾割让给开日本。刘永福黑旗军只能边战边退,先后在新竹、苗栗、彰化、嘉义、台南等地重创日军。刘永福在台湾血战近五个月,严词拒绝了日寇的劝降。后因弹尽粮绝、孤立无援,仅凭白刃战与日军搏斗,黑旗军与台湾抗日义勇军大部战死。

1895年10月19日,日军大举进攻台南安平炮台,刘永福亲手点燃大炮,轰击敌舰。当晚,日军攻城益急,城内因无粮草弹药,在恶战中,士兵精疲力尽,饿得竟不能举枪挥刀。当时,城中已经大乱,刘永福见大势已去,仰天捶胸,呼号哭泣说:“我何以报朝廷?何以对台民”!九月二十一日,台南最终失陷,台湾全境被日军占据。当天夜里,刘永福带领养子刘成良等十多个黑旗军部下先乘坐小艇,后搭上英国商船“迪利斯”号潜回福建厦门。他们从福建漳州到广东广州,刘永福和仅有的几个黑旗军勇士受到沿途各地军民热情欢迎。刘永福知道清政府腐败无能,便辞掉官职,回到故乡(今广西)钦州。次年(1895年),粤督谭钟麟数电催刘永福回广东军械局任职,刘永福委婉推辞不干。

光绪二十四年(1899)年冬,义和团运动爆发并席卷北京。刘永福奉旨调北京镇守,刘永福借故迟迟不行,后经多次催促方始起程。新组建的黑旗军刚到衡州(今湖南衡阳)时,又奉清廷电令调回广东惠州、潮州弹压农民革命军。回到广东驻地,刘永福以所部新建、不熟悉情况等借口,拒绝接受剿灭农民革命军的任务。1904年,刘永福干脆以风湿病发作再三请辞,粤督李鸿章批曰:“声望素孚,威扬中外,纵有微恙,卧治也可”,不予批准。刘永福只好回广州沙河刘家祠休养治病。期间,给了孙中山所领导的农民革命军极大的支持和帮助。1917年元月9日,刘永福走完了自己的的历史征程,在钦州老家溘然长逝,终年80岁,墓葬于广东惠州城内西湖畔。

清廷当时的兵部尚书彭玉麟评价刘永福:“为越南之保障,固中华之藩篱,其功亦伟矣”!直隶总督李鸿章说刘永:“真乃高人一筹,诸统领莫及焉”! 湖广总督张之洞说刘永福:“为数千年中华吐气”的“义勇奇男子”!中国革命的先行者孙中山赞叹:“余自小即钦慕我国民族英雄黑旗刘永福”!就连当时对手法国上将孤拔也说刘永福及黑旗军:“这些人的英勇气概实在是太神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