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唐太宗李世民的长子李承乾到底荒唐成什么样?

李承乾有一个叫“称心”的乐童,只有十几岁长得十分俊美。乐童多才多艺尤其擅长歌舞,李承乾非常宠爱他。此时的李承乾已经有了太子妃,太子妃还为他生下了两个儿子。李承乾根本不顾及这些,也不顾及李世民的颜面,竟然和称心卿卿我我同床共枕。

李世民知道后勃然大怒,送这个乐童去了极乐世界。李承乾被骂得狗血淋头,太子位差点不保。就这他还不思悔改,反而在东宫为称心建了一座灵堂,还为他塑像,让宫人日夜焚香祭奠,追赠官爵,常常为失去称心而泪流满面,还装病几个月都不上班。

《旧唐书列传第二十六》:“有太常乐人年十余岁,美姿容,善歌舞,承乾特加宠幸,号曰称心。太宗知而大怒,收称心杀之,坐称心死者又数人。”

《新唐书列传第五》:“东宫有俳儿,善姿首,承乾嬖爱,帝闻震怒,收儿杀之,坐死者数人。”

如果这您还觉得不够荒唐,那么下面李承乾所干的事还有比这更荒唐的。

李承乾的父亲是千古一帝唐太宗李世民,母亲为文德皇后长孙皇后,千古贤后,爷爷李渊是唐朝开国皇帝,如果从遗传学上来看,李承乾也不会差到哪去。

嫡长子李承乾是父母手心里的宝,爷爷李渊也非常喜爱他,因他生在太极宫承乾殿,李渊以此殿给他起名,有希望他“承继皇业,总领乾坤”。李承乾5岁多时,唐太宗就请来儒学大家陆德明做他的家教,他8岁被立为太子,12岁就开始监国。

起初他还是个有上进心尊敬师长的好孩子。

“早闻睿哲,幼观《诗》《礼》”并非他爹夸大其词。

他的老师李纲脚有毛病不得不乘轿子进宫,李承乾每见到老师就扶着老师进殿上座,毕恭毕敬地行礼,请教问题时态度诚恳有礼。李纲病逝后,他亲自为老师立碑。

李世民只要出差或者巡游,就让李承乾留京监国,每次他都将朝政处理得有条不紊,赢得李世民嘉奖。李世民让他写治国之策时,他大笔一挥,刷刷刷一会就写满三张纸,而且观点新颖独到,内容很有价值,唐太宗喜笑颜开,连忙向侍臣们炫耀说:“先论刑狱为重,深得经邦之要。”

李世民对太子的老师班子更是上心,他叫来于志宁、杜正伦等让他们对太子细心教导。

就这样一个大有前途,能成为未来明君的李承乾,后来却突然成了废材。

正处在叛逆期的李承乾在一次骑马时,因太贪玩不小心摔下马背,受伤很重,可能是骨折了,反正他从此就成了瘸子。

这对李承乾的心理造成极大伤害。而他的母亲长孙皇后也已不在人世,崩时只有36岁,没有合适的人给他做心理工作。

身体的残疾导致李承乾心理的残疾,他觉得没有安全感,自认为自己完了,以后没有人愿意支持自己这个瘸子当皇帝,他开始自暴自弃起来,越来越叛逆。

其实他的父亲并没有放弃他,在他残疾后,唐太宗不遗余力“搜访贤德,以辅储宫”,继续加强他的师资队伍。

李世民请于志宁、杜正伦、李百药、张玄素、房玄龄、魏征、孔颖达等贤臣名将辅佐他,还让刘洎、岑文本与马周、褚遂良等天天去太子府疏导谈论。可李世民万万没有料到他找的这些人,对处于叛逆期中李承乾非但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且还起了反作用。

这些明臣贤将大都以直谏著称,对于善于纳谏的李世民来说这些人都是宝贝,而对于逆反的李承乾来说,他们就是一群讨厌的小丑。

当李承乾盖个房子,于志宁(北周太师于谨的曾孙)就指责他不知节俭,太奢侈。李承乾刚和宦官斗玩一会,于志宁上前就是一阵猛批,还说他这样玩下去就会变成亡国的秦二世。

冀州衡水孔颖达更是将直谏发挥到炉火纯青的地步,那种激烈程度让后来者望尘莫及。他爱用第六感发话,只要感觉李承乾哪里有错,就立刻修理一番。就连李承乾的奶妈遂安夫人都看不下去了,她告知孔颖达,太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见,适当的时侯给他留个面子,不能总是当众劈头盖脸地横加指责。

结果这个孔子的第31世孙却铁了心心,继续将直谏之路走到底无怨无悔“死无所恨”。

结果可想而知,叛逆期的李承乾对孔颖达“谏诤逾切,逾不能纳”。

至于张玄素,在隋朝为官时是出了名的铮铮铁骨,凡是他认准的事就一溜烟坚持到底。他对太子有一种拔苗助长之心,张玄素对直谏倾注了大量心血,他时时刻刻都想着进谏,强制李承乾立马听他的。结果太子对他的厌烦越来越强烈,恨不得让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太子秘密找了杀手刺杀张玄素,差点让张玄素死于非命,但是倔强的老张仍然继续在太子面前碎碎念。

李承乾烦透了,对于这些直谏老臣,奉行“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的套路。

李承乾和老臣们玩起了打马虎眼的游戏,正式开始了他的荒唐之旅。

在大庭广众之下,李承乾总是一本正经,满嘴的儒家学说,忠孝仁义。背地里却歌舞升平玩物丧志。

对师资班子的到来,李承乾表示欢迎,该行礼行礼,该自我检讨自我检讨。还把大臣们老生常谈的说辞背得滚瓜烂熟,大臣们刚一张口他就滔滔不绝讲出来,弄得大臣们面面相觑,如鲠在喉,无言以对。

初尝“成就感”的李承乾更加肆无忌惮。

他喜欢上了突厥民族风,他让宫人们为他准备了突厥衣服,他要穿出潮流,穿出时尚。他还模仿突厥人,叽里咕噜说起突厥语,突厥语属阿尔泰语系,听起来和蒙古语差不多。李承乾还住到突厥人那样的帐篷里,每天亲自杀羊烤羊肉,活脱脱一个唐朝异类。

更让大臣们气得发抖的是,李承乾还要当突厥可汗,表演活出丧。

他对手下说:“我假装是可汗,现在死了,你们按突厥风俗给我治丧。”

说完就躺在地上装死。

侍从们也穿着突厥人的衣服,学着突厥人的样子骑马,围着躺尸的李承乾转圈圈,边转边号丧。他还强迫下人们自残,让他们遵循突厥风俗用刀划破自己的脸,以表哀痛。

玩得兴起时,李承乾还宣布说:“等我君临天下,定会到金城以西打猎,披头散发公开当突厥人。”

公元641年(贞观十五年),李承乾还偷偷运进宫一批突厥小人来表演马戏杂技。

于志宁担心里面有突厥奸细,担忧太子的名声,多次上书劝告,没有效果。

唐太宗对自己儿子的行为了如指掌,他招来李百药、杜正伦等人时时规劝太子,希望儿子能幡然悔悟。

可是几个人轮番上阵,无一人能说到太子心里去,杜正伦无奈之下只好打出李世民的招牌来压制太子,杜正伦对李承乾说:“这些都是你皇帝爹爹让我们来劝你的,你不听话你爹有招治你”,李承乾一听这话非但没被吓住,还怒气冲冲找李世民质问。“承乾一怒之下抗表闻奏”。最终杜正伦落了个里外不是人,唐太宗以杜正伦“何故漏泄我语?”将他贬官。

话说回来李承乾这样玩,胆也真够肥的,也许是因为他掐住了自己老爹的麻骨,知道自己老爹护犊子,不怕不怕啦。

不过他玩突厥人的那些,虽说李世民不给他计较,那么这让饱受突厥人苦害的唐朝万民怎么看?让那些捍卫疆域和突厥奋力拼杀的将士们怎么看?

自从唐朝建立以来,突厥就一直侵扰唐朝边境,欺负唐朝国力弱小,动不动就掠夺人口和财物。

李世民刚一登基,东突厥可汗就发动20万大军进逼唐朝,驻扎在还差 40里就到长安城的渭水桥北沿。李世民感到憋屈窝囊,恨自己无力抗衡。他只好亲率所有众臣和部将隔渭水与颉利可汗谈判,最后渭水结盟,把金帛财物许给突厥,年年进贡为条件作为缓兵之计,这才让颉利可汗滚回老家。

从此,李世民暗暗发誓一定要与突厥决一死战,一雪耻辱。

30年的抗战序幕从此拉开,战场上将士们血流成渠,直到唐高宗时才彻底把突厥灭掉。

储君李承乾却在敏感时期喜欢突厥人,要当突厥人,这是什么脑回路?变态王还差不多,而且还传染。

他带着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小叔叔,唐高祖李渊的第七子汉王李元昌和自己一块玩耍。

李元昌小时候也很聪明好学,会画一手好画,如果不胡混说不定能成为著名画家,可是他和李承乾如蚁附膻。

他们二人都爱上玩残暴游戏,游戏开始时,他们每人带一队穿着铠甲的人马,人手都拿着尖锐的武器,就像罗马角斗士一般相互刺杀。哪怕双方浑身是血,只要李承乾和李元昌不喊“停”,谁也别想停下来,如果拒绝参加就会被毒打而死,这些人被折磨的苦不堪言欲哭无泪。

李承乾还对李元昌说:“等我当了皇帝,我就安排万人团的军营,让他们来个大决斗,到时咱二人一块观看,岂不美哉!等我继承大统,就把那些直谏的大臣全杀光,看谁还来劝谏。”李元昌表示大力支持。

两人玩着玩着就玩起了谋反。

“十六年,元昌来朝京师,承乾频召入东宫夜宿,因谓承乾曰:“愿陛下早为天子。近见御侧,有一宫人,善弹琵琶,事平之后,当望垂赐。”承乾许诺。又刻臂出血,以帛拭之,烧作灰,和酒同饮,共为信誓,潜伺间隙。十七年,事发……”——《旧唐书•卷六十四•列传第十四》

他们召集了一个100多人的暗杀团队,还有王公大臣团队,计划先杀李泰,再杀李世民。

李泰是李承乾的同胞弟弟,李世民的心头肉,是他最爱的儿子。李世民对他的宠爱有时超过了太子,不应该是溺爱,这种溺爱逾越了礼制。李世民经常带着他四处游玩,一会看不见他就想他。一天见不到他,就用自己养的白鹘去送信,一天往返数次。

李泰被封魏王时,李世民不舍得他去封地,还下诏让他住武德殿。武德殿和东宫挨的很近,宫殿相通,唐玄宗刚当皇帝时就是在武德殿听政的,而且上殿时李世民还允许李泰坐轿子去,这在其他诸皇子中是绝无仅有的。

李世民对嫡二宝如此溺爱,这让大宝李承乾情何以堪?

成了瘸子的李承乾,危机感越来越重。而李泰又对太子位有取代的野心。

李承乾显然有点沉不住气,派人去刺杀李泰,失败,接着要去逼宫。

还未等开始行动,李世民的五子李祐先谋反了。

李承乾得知后,露出蔑视的笑容,对自己的卫士纥干承基说:“东宫西墙,距大内正好二十步左右,谋划大事,岂是齐王所能比的!”

齐王李祐是李世民的第五子,爱结交奸邪的人,李世民就让一位正直的大臣权万纪去辅佐他。结果上下级关系搞得很不好,矛盾僵硬白热化,残暴的李祐想都不想就杀了权万纪。事后他担忧李世民会处置他,就直接起兵造反了。

叛乱刚开始就被扫平,李祐被赐死。

余党被揪出,经审问牵连到太子的卫士纥干承基。这个卫士为了自保,出卖了太子,把太子党的所有计划全部抖搂出来。李世民听后如万箭穿心,肝肠寸断。

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哪怕是亲爹,李世民终于对李承乾不满了,他废黜了太子李承乾,将其贬为庶民,流放到黔州,李承乾在这里过了两年生不如死的日子,最后抑郁病死。

结语:

李承乾的一次次变本加厉的叛逆,最终让李世民忍无可忍。他玩非主流撒马特,分桃等等,这都是不良爱好,起兵叛乱这是作死。李承乾荒唐成这样,有这样的结局,也是必然之事。这才是典型的不作死不会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