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技

怎么看待京东集团新任CEO徐雷的花臂、耳钉、手串?

2006年10月的一个夜晚,刘强东坐到了今日资本创始人徐新的面前。几个小时商谈后,徐新同意投资1000万美元给京东。

徐新投资后才发觉京东不仅要钱没钱,要人也没人,连个专业点的财务总监都没有。等新来的财务总监好不容易将京东多年的混乱财务整理清楚,徐新发现京东的营运也不行,只好帮助刘强东再寻觅合适的人才。

找了一年,徐新请来了徐雷。彼时,徐雷正担任国内最大的网络营销服务提供商——好耶广告北京公司总经理。刘强东看着一副桀骜不驯模样的徐雷心里直打鼓,而徐雷也瞅着京东觉得不够时尚,心里多了几分犹豫。

徐雷之前在联想集团做过营销,进入好耶广告网络后服务过诸多国企和奢侈品企业,刚成立不久的京东实在没啥吸引他的地方。

可因为徐新的推荐和保证,刘徐俩人一顿大酒后,徐雷同意做企业的市场顾问,负责组建京东商城市场公关部门。

人是不是合适不敢说,可这顿酒让自诩酒量不错的刘强东眼前一亮,棋逢对手,终于找到能喝酒的搭档了。对当时的二人来说,顾问就是个虚职,虽然彼此酒喝得不错,可大家还不熟悉,都需要磨合。

接手京东商城市场部后,徐雷负责营销推广、市场品牌等相关工作,逐渐参与到京东各个业务线的工作。等徐雷为京东搭建起完整的市场构架后,营销也确实有了很大起色。

2008年年底,徐雷正式加入京东。内部除了刘强东,其他人都对这位口气有些冲的大院子弟狐疑不信,猜测他能在京东待多久。那时,没人能意识到这家伙居然是京东未来的“二号首长”。

谁也没想到,2009年3月一次早会,刘强东转身冲着徐雷说,“我忙不过来,你来负责企业销售吧。”徐雷摇身一变,成为京东集团首任CMO。

对这位新任CMO,京东很多人也没太在意,毕竟在京东有个心照不宣的认知:刘强东真正看中的是供应链和物流,对营销并没那么在乎。

不管刘强东重不重视营销,两年时间,徐雷还是以体育营销、娱乐营销等手段让京东商城销售爆发性增长,知名度和影响力大幅提升,昂首挺进了国内头部电商之列。

按照常理来说,功劳巨大的徐雷应该从此在京东步入更高的职位,可他偏偏“不走寻常路”。

2011年4月,徐雷突然离职去了百丽投资的优购网担任CMO。到底为何离开京东,他从没提过,京东内部知道内情的人也甚少。

放弃蒸蒸日上的京东高管职位,转身去了家名气远不如京东的优购网,徐雷以一句“无所谓”回应了那些替他遗憾的人。

不过,徐雷显然是带着脾气走的。就在2012年京东宣称自己的“红六月”单日成交10亿元时,徐雷立即呛声“打死也不信!”

据说这期间,刘强东没少找徐雷把酒言欢。刘强东自然也不是白找徐雷喝酒,每次都是苦劝他回归京东。

喝酒确实能增进感情,断断续续“喝”了两年后,2014年徐雷再次重归京东,担任了京东市场部高级副总裁,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回归后的徐雷也以他“无所畏”的性格给京东送上一份“大礼”。

2014年一次高管会上,就在大家还在为即将开始的“红六月”出谋划策时,始终没说话的徐雷忽然大声说“别搞啥‘红六月了’,直接点,就618!”

会场瞬间炸开锅,“红六月”是京东内部对标天猫“双11”的活动,相比天猫一天的促销,京东可以做一个月,还能缓解物流压力。”

许多人本来就对徐雷回归有看法,看他这样不顾场合“大放厥词”,忿忿不平地看着一声不吭的刘强东。

因为意见不一致,最后只好投票表决。可在所有票投下后,只有包括刘强东的三票表示支持徐雷的意见,其中一票估计还是徐雷自己投的。

可以刘强东在京东说一不二的脾气,618最终替代了红六月。

会后,看似桀骜不驯的徐雷居然一个个找人沟通,阐述他的意见:促销可以做20天,流量也可以用营销节奏去引导。只是“红六月”缺乏足够的品牌记忆点,既然对标天猫的“双11”,就一定要让消费者记住一个符号,那就是京东的618。

就这样,在徐雷的坚持下,京东618横空出世,伴随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成为中国电商购物狂欢节的又一个经典符号。

徐雷也因直言不讳在京东内部“一战成名”,虽然上面还有集团CMO蓝烨、CEO沈皓瑜,可已没人再敢小瞧他。

如果说,刘强东看中徐雷是因为他超强的营销能力,那肯定是对刘强东不够了解。

刘强东并不是不在意营销,可他更需要在京东结构越来越庞大,人事越来越复杂的背景下,有个敢于直言不讳,懂得各部门协调作战,还能协调好上下级关系的能人。

而徐雷就是这样一个人。

不得不说,这是刘强东的眼光独到,更是他作为京东管理者极为高明的地方。

许多人其实都是后来看到徐雷做出很多成绩后,才真正体会到刘强东的“良苦用心”。

不知道是不是刘强东故意的安排,徐雷接手市场部高级副总裁后,权力比之前大了许多,可由于京东内部扁平化的管理模式,许多部门分走了他许多项目和权力。特别是一些新来的高管为了出业绩,接连从市场部撬走了很多资源和项目。

许多人以为这下徐雷肯定要“炸”,可他不仅没有发火,还带着部门全力以赴配合工作。有人不解问他,徐雷笑着说“无所谓”。

那段时间,闲下来的徐雷看了不少书,也重新思考了京东的未来和战略。

徐雷首先把“立规矩”视为建立工作体系的核心,这是他接手市场部后就立下的规则,让所有行为都有“法”可依,执“法”必严,并且首先规范自己的权力。

看似不着调的徐雷,却是刘强东嘴里“京东最讲规矩的人”。

这一切或许还是和徐雷的出身有关。大院子弟从小听惯了“规矩”二字,他们对令行禁止有着天然的记忆,对那些纸上谈兵的夸夸其谈十分厌恶和反叛。

那时的京东无线端乱象丛生,程序、产品、运营等互不买账,山头林立导致内部管理乱得一塌糊涂。

有人说他要去的地方是个“雷区”,谁趟谁死。可徐雷喊出一句“我不怕”,转身走进了无线事业部,并设立了一系列规定。从程序开发到项目运营每项都有既定的规矩遵守。

没多久,乱成麻的无线事业部被他调教得有模有样,在他主导下从各自为战变成以市场为主导,并以“618”为目标组成了一个颇具战斗力的团队。

在这过程中,徐雷清晰意识到移动互联网将是新的营销爆发点,他以无线事业部为基础,开始提前布局移动互联。

2015年,徐雷带领团队做出的京东商城APP进入国内电商APP下载排行榜第二位,为京东带来超过7成的网络流量。

因为在京东无线事业部的成绩斐然,2016年徐雷升任集团高级副总裁,着手推动了京东商城APP、PC端和微信手Q等业务发展,缔造了京东移动互联网的商业闭环。

2017年,当年与徐雷一起进入京东的沈皓瑜离职,徐雷再次成为京东集团CMO,直接向刘强东汇报。2018年7月,徐雷兼任首任京东商城轮值CEO。

曾经与徐雷一起空降京东的“老将”彼时不少已悄然离场,唯独谁都不看好的文艺青年徐雷坚持了下来。

徐雷以自己的“无所谓”和“无所畏”扛起了京东的大旗,被刘强东寄予了厚望,而他也没有令刘强东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