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梁山108将有12人反对招安,他们都有谁?

梁山108将中有12人明确反对招安,他们分别是武松、李逵、鲁智深、史进、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刘唐、李俊、张横、张顺和穆弘。军师吴用虽然没有公开反对招安,但他内心其实并不认可宋江归顺朝廷的决定。

梁山义军坐大之后,基本只剩下三条出路,要么走出梁山,联合其他义军推翻腐朽的北宋统治,要么占山为王,替天行道,继续与官府死磕,要么接受招安,为朝廷效命。三条出路中,宋江最终选择了接受招安,这一决定得到了绝大多数梁山好汉的拥护,但仍有武松、李逵、鲁智深等十二人明确表示了反对。

《水浒传》不是杜撰的小说,历史上确实有宋江起义。根据《宋史.张叔夜传》记载:“宋江起河朔,转略十郡,官军莫敢婴其锋。声言将至,叔夜使间者頕所向。贼径趋海濒,劫巨舟十余,载卤获。于是募死士得千人,设伏近城,而出轻兵踞海诱之战。先匿壮卒海旁,伺兵合,举火焚其舟。贼闻之,皆无斗志。伏兵乘之,禽其副贼,江乃降。”又据《宋史·侯蒙传》:宋江寇京东,蒙上书曰:“江以三十六人横行齐、魏,官军数万无敢抗者,其才必过人。今青溪盗起,不若赦江,使讨方腊以自赎。”帝曰:“蒙居外不忘君,忠臣也。”

正史中的宋江义军,战斗力惊人,但实力就一般般了,充其量就是一群流寇,要不然也不至于“转略十郡”却连个立足的地方都没有,同时期的方腊义军就不同了,方腊不仅称了帝,而且拥兵数十万,还占据了苏州、杭州等南方大城市。

不过在《水浒传》中的宋江义军就厉害多了,不仅好汉从36人扩大到108人,而且还拥有了八百里水泊梁山作为根据地,把前来征讨的太尉高俅率领的官军打的大败,还抓了高俅上山。宋江义军还一度攻下北京大名府,打败宦官童贯率领的前来征讨的御林军,此事甚至惊动了向来极少过问国事的宋徽宗。

至解散梁山义军,追随宋江归顺朝廷者还有8万之众,可以想象没解散前的梁山义军,人数应超过了十万人,这在北宋末年绝对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宋江起义的主要活动范围,其规模和方腊起义不能比

北宋到了宋徽宗时期,国力虽然急剧衰退,北方的金朝虎视眈眈,但实力依然保存,除了训练有素的禁军,还有大量的地方军。宋江义军之所以屡次与北宋军队交手都能获胜,关键在于宋江义军是主场作战,占有地形和人和上的优势。倘若离开梁山泊出去攻城略地,那就只能和《荡寇志》结果一样了,兵力越打越分散,占据城池越多力量越弱,最后有生力量不断被歼灭,结局自然可想而知。所以,李逵所谓的“占了京师,让哥哥做个皇帝,军师做个丞相,我等做个将军”就只能当是口出狂言罢了。

再说继续留在梁山泊占山为王,与北宋王朝死磕到底,这是阮小七、张顺等人一直向往的,但他们毕竟长期生活在梁山周边,对梁山有很深的感情。像林冲、燕青、卢俊义这些本身就是半路上山的好汉,对梁山的感情是很一般的,所以他们认可宋江提出走出梁山,归顺朝廷的主意。再说,梁山的资源是有限的,虽然有八百里水泊,但随着梁山义军的壮大,前来投靠的百姓越来越多,单纯的劫富济贫已经难以维系梁山的长远生存,而像“智取生辰纲”这样的好事又岂能经常遇到。所以说,长期依赖梁山泊只会坐吃山空,到头来还是要下山攻城略地获得更多的资源,来养活梁山泊十万多的将士,然而,没有经过正规军事训练的梁山义军要想与装备精锐、训练有素的北宋禁军打硬仗,胜算是很小的。要不然怎么会被海州知府张叔夜几千兵轻松击败,连宋江都落得束手就擒,最后被迫投降。

在当时的历史环境下,宋江做出放弃梁山,归顺朝廷的决定,无疑是给陷入两难境地的梁山义军指了一条明路。至于高俅、蔡京等人提出阴谋毒计,让收编的梁山义军去打南方的方腊,采取“以寇制寇”的方式让两股力量互相消耗,这就不是宋江等人所预料的到了,毕竟他们下山之前,北宋朝廷可是给出了丰厚的条件。

那么,在梁山108将中,为什么会出现反对的声音呢?武松、李逵、鲁智深、史进、阮小二、阮小五、阮小七、刘唐、李俊、张横、张顺和穆弘这12将明确反对招安。

梁山好汉聚义,宋江力主招安

宋江久有招安之心,攻打曾头市,擒杀史文恭为晁天王报仇后,梁山兄弟聚义一堂排座次,宋江正式成为梁山首领。重阳节众好汉在庆功宴上喝酒,宋江借着酒兴作了一首《满江红》让乐和来唱。其中有一句:愿天王降旨早招安,心方足!

武松一听招安二字就来气,他当场站出来反对说:“今也招安明也招安,冷了众兄弟的心。”

而一向说话口无遮拦,动不动就爆粗口的李逵跟着起哄道:“招安招安,招啥鸟安!”说完就跳起来砸碎了桌子。

武松不是宋江的心腹,他在梁山一直都是无派之人。但李逵只认宋江这个大哥,所以宋江只是当场呵斥了李逵,事后才客客气气地对武松说:“兄弟,你也是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是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就冷落了众兄弟的心。”

武松沉默不语,鲁智深却接过话说:“如今满朝文物俱是奸邪,招安不济事。”

武松和鲁智深都曾在北宋朝廷当武官,武松是都头,鲁智深是提辖,两人都深受北宋朝廷官官相卫,欲置其死地之苦,他们差点连命都丢了,自然对北宋朝廷无好感。至于李逵,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对于招安后被束缚,连酒都不能喝得憋屈生活,肯定是很不习惯,因此他反对招安也在情理之中。

再说阮氏三兄弟,他们自小生活在梁山泊旁边的石碣村,个个武艺高强,水性极好,此三人算是梁山泊的原住民,对梁山感情极深,不愿意离开梁山。为了破坏宋江的招安大计,阮氏三兄弟中的阮小七甚至不惜和他的手下把放在他们船上的御酒偷喝了,再往坛子里装上村醪,使梁山众人大闹,导致第一次招安失败,又引出二胜童贯、三败高俅的故事。可以说,阮氏三兄弟从一开始就是坚决反对招安,他们更愿意待在梁山,占山为王,过逍遥自在的日子。

李逵怒撕诏书

在宋江决定招安前,与北宋朝廷有过接触,确立招安之事后,朝廷派专使,送来御酒、绸缎等赏物,在诏书中有这么一段话:

拆毁巢穴,免本罪。倘或仍昧良心,违戾诏制,天兵一至,龆龀不留。

此诏书口气极其狂悖污蔑,毫无接受招安的诚意,但宋江等人仍俯首顿拜,唯唯诺诺。一向听不得坏话的李逵气败急坏,冲上前去,从使者手上夺过诏书,将其扯得粉碎,还痛骂宋徽宗是个昏君,这么一闹就导致了梁山第一次招安失败。而当时在场的武松、张顺、阮氏三兄弟、鲁智深、史进等十一人更是愤然离开,表达了对招安的无声抗议。

在反对招安的梁山好汉中,其实还有一个人值得一提,那就是军师吴用,他虽没有明确反对招安,但内心其实并不认可宋江归顺朝廷的决定。

吴用表面支持招安,但此后便后悔了

军师吴用在梁山的地位仅次于宋江和卢俊义,排第三把交椅,在梁山掌管机密军师。吴用最初对宋江唯命是从,曾多次协助宋江争取招安时机,最终促成梁山义军与朝廷和解,取得招安成功。然而,在梁山近十万义军进驻东京城外的陈桥驿时,朝廷却不让他们歇停整顿,而是换了军装就南下攻打方腊。吴用对此非常担忧,他对宋江一针见血的指出这是蔡京、高俅等人的阴谋,妄图消耗梁山义军和方腊义军的有生力量,朝廷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宋江对此却不置可否,认为既然归顺了朝廷,那就应该阵前杀敌忠君报国,吴用对此面露担忧之色,开始对招安之事产生了极大的怀疑,隐有后悔之意。

结语:梁山义军招安与否,在当时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千百年来很多人都持有不同的看法,个人以为,梁山好汉若不招安,一个都活不了,因为同时期存在于南方的方腊义军,实力要远强于梁山义军,拥兵达数十万,占据州府十余城,却仅仅在两年的时间里就被北宋朝廷大军剿灭,连方腊本人都身首异处。北宋立国一百多年,从宋太宗时期的四川王小波起义,到宋徽宗时期的宋江、方腊起义,没有一次起义可以撼动北宋的统治,而与朝廷顽固抗衡者,最后无一不落得失败被杀。由此可见,宋江立足招安,归顺朝廷,算是审时度势,给梁山义军留了一条后路,至于这些好汉后面的结局,那就只怪朝廷奸臣当道,不能容下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