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普京说背叛不可原谅,那么俄罗斯的背叛者都是什么下场?

俄罗斯的背叛者是世界上最惨的人,这些叛徒不仅要时刻警惕俄罗斯,还要时刻担心来美国的黑手;俄罗斯的背叛者是世界上离成功最近的人,个别充满故事的天之骄子甚至能在美苏间反复游走,最后还能功成身退。

由于曾经的超级大国身份,俄罗斯背叛者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一群人,他们的人生充满机遇,又充满不幸。

先来说个充满秘密的传奇故事吧。历史上真的有苏联高层情报工作者叛逃美国,而且还在美国大肆报道此事之后回到苏联,最后甚至还成为了“英雄”,他就是被西方媒体尊称为克格勃第五号人物的尤尔琴科。

尤尔琴科结束叛逃、返回苏联

尤尔琴科:叛逃者的“偶像”

尤尔琴科叛逃美国中情局之前隶属于克格勃第一总局,以上校的身份担任第一总局的第一副处长。尤尔琴科的军衔和职位看似不高,但第一总局全权负责苏联的对外情报工作,身为第一副处长的尤尔琴科当时正是苏联对美情报工作的负责人。

因此,尤尔琴科在中情局眼中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人物,很多智库、专家认为尤尔琴科至少是克格勃中位列前十的大人物。

这样一位坐镇后方的克格勃高层,按道理说是绝不会叛逃的。但尤尔琴科真就借助一次去欧洲执行任务的机会,两次联系美国情报机构,提出大量要求并得到美国方面同意之后(包括身份保密、高额保持、公民身份以及最重要的免费治疗),很快就安排自己被美国情报机构送走。

尤尔琴科当时到达美国的消息引起了西方的轰动,大家好久都没见到如此高级别的苏联高官了,就连美国中情局都以为自己活在梦里。(事实上,美国还是出卖了尤尔琴科。说好要为尤尔琴科保密,但转过头就向媒体曝光此事。)

“逃回”苏联

美国紧锣密鼓地从尤尔琴科嘴里套出了一些消息,随后就对他放松了警惕,认为尤尔琴科反正也跑不了,不用太担心。叛逃的尤尔琴科不服从美国的安排,难道还能跑回苏联不成?

哎,尤尔琴科还真跑回去了!尤尔琴科在美国当着随行中情局人员的面,直接就跑到了苏联驻美国大使馆。

由于事先没有对此做出准备,随行的中情局员工还在请示高层的时候,尤尔琴科就已经跑到了苏联领土了(大使馆在法律意义上是苏联领土)。

跑回大使馆之后的尤尔琴科怒斥美国,称自己遭到了美国的绑架,一切都是美国的阴谋。中情局方面则开始怒斥苏联,说尤尔琴科是被在美国境内的苏联特工绑架回去的,回去之后就被苏联控制了。

让美国人更没想到的是,回到苏联大使馆之后的尤尔琴科,居然在几天之后出现在美国国务院,当着美国记者以及一众国际记者的面,怒斥美国。中情局的脸被打了个稀烂,尤尔琴科回到苏联之后甚至因此拿到了荣誉勋章。

尤尔琴科的故事充满了秘密,随便说两个。其一,他肯定不是被美国绑过去的,美国不具备在欧洲抓捕克格勃高层的能力,而且也不会不加防范地应对一位被抓走的情报工作者;其二, 尤尔琴科在回到苏联大使馆之后,居然能再去美国国务院,这意味着尤尔琴科取得了苏联的信任,这又是一个谜团。

俄罗斯叛逃者的死局

充满谜团的尤尔琴科非常幸运,可绝大部分的俄罗斯叛逃者就惨了,甚至要比叛逃苏联时更加艰辛。

美苏两国的实力对比大致是均势的,美国需要善待甚至严格保护苏联叛逃者,以此来千金买骨,给其他苏联工作者树立典型。可在美俄两国的对比中,美国始终保持着绝对优势。美国不需要善待俄罗斯叛逃者,也一定会有很多贪慕强者的俄罗斯人叛逃。

美俄两国的实力对比不会因叛逃者的待遇而改变,这意味着美国具备了暗中伤害俄罗斯叛逃者的动机,特别是当俄方叛逃者不受美国保护,而是受其他国家保护的时候(比如英国)。

没错,笔者就是在暗示前俄罗斯特工在英国中毒事件。叛逃英国的前俄罗斯间谍斯克里帕尔在2018年时中毒,一度生命垂危。美国等国家认为这件事是俄罗斯做的,但俄罗斯表示它没有,最终美英等国家借此掀起了一轮针对俄罗斯的制裁和打击。

俄罗斯确实有给克里帕尔下毒的动机和能力,但这件事很可能不是俄罗斯做的。最主要的理由就是,如果俄罗斯真的是为了清除叛徒,那它应该大大方方承认,而不是否认。

打击叛徒最大的目的就是警告其他人,如果事情真的是俄罗斯做的,俄罗斯没有必要否认。同样重要的是,俄罗斯承认与否其实不会影响世界局势——不论俄方怎么表态,美英等视其为对手的国家都会认定这是俄罗斯做的,而一些与俄罗斯共同对抗美国的国家也不会因此攻击它。

俄罗斯没有否认的动机,除非事情真的不是俄罗斯做的。

如果不是俄罗斯,那最有动机的国家是谁?毫无疑问就是美国,克里帕尔中毒事件至少为美国带来了三个大好处:

一、告诫所有试图叛逃俄罗斯的人,不要去英国或者其他国家,他们最好也是唯一的选择就是美国;二、克里帕尔中毒事件让欧洲和俄罗斯之间的对立情绪加剧,欧盟和俄罗斯对立了,美国自然就开心了;三、中毒事件树立一个凶残的俄罗斯形象,有利于白宫团结两党支持者一致对外,是可以帮助美国缓和分歧的利好事件。

至于中毒事件会不会让部分试图叛逃的人害怕?美强俄弱的大局在这里,该叛逃俄罗斯的人早晚还是会叛逃的。

/

文/老伯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