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

连阔如,连丽如的评书很好,为什么名声不如袁,单,刘,田四大家?

一个,错过时机,连阔如当年,红的什么样?有净街之称,老北京没有不知道的,可是,除了北京,知道的真不多,主要是传播手段的限制,建国后,连先生有一段参加曲协 忙于事物,之后被打击,离开书坛,所以知道的不多,连丽如先生据说是北京第一个女说书艺人,但是也仅限北京某区,还没等知名度起来,政治运动来了,也没机会全国出名,一九七八年后,各行落实政策,刘兰芳先生率先在广播里播出岳飞传,各地转播,红极一时,之后,单先生袁先生在电台播出,火爆的不得了,连先生不知为什么没有在电台出现,之后田先生在电视播出成为一时盛事,连先生依然没有动静,等连先生在电视播出时,评书已经没多少人听了,整个错过了最好时机。

第二个京味表演,不适合。连先生秉承家学,绝对的京味表演,这个在老北京,那叫牛,但是外地听不惯.时代也不喜欢娓娓道来坐而论道的形式,田先生在一次采访中 就对北京评书大师陈士和颇有微词,更不要说一般听众了,注意,近些年红起来的北京的一个没有,倒是东北的一堆一堆的,田袁单刘全是东北的,(老家不说,成长发展全在东北)后起的如叶景林,陈青远(历史不说),陈丽君,陈丽杰,陈丽君(吉林)张洁茹,全是东北的,为什么?适合听众,袁先生那叫一个帅,你看他的肖飞买药,形神具备,隨情节,自然呈现毫无演的痕迹,单先生占一个怪,单先生底蕴不足,但是声音极吸引人,一开书,半条街都听得到,刘先生贯口称绝,一大段一气呵成,还不喘气,田先生占一个俏,每句词都让你笑,叶景林,兼袁田单之长,大嗓门高亢清脆,反观北京 的 那叫一个蔫,慢条斯理,一个小时还没说具体故事。适合老茶馆一壶茶,慢慢品,可是,现实是需要快节奏,谁还有时间品?所以即使象李鑫荃那样的大家,也哑炮了打不响。

第三,女性自身限制,,女人说书本就太难,过则人皆厌之,(有一个东北演员,忘了名字,穿旗袍,一动,大白腿露出来,偏又喜欢摆腿动作,,台上白花花一片腿,那个难受,[捂脸][捂脸]此为太过)不及,人又不满足。连先生恰恰有些不足,感觉大家闺秀,四平八稳,很多东西不能到位,不是说能力不能演到位,而是理念限制点到为止,不想到位,其实不到位没关系,刘先生就是靠声音找,偏偏连先生声音没有那种高亢迅捷,听着有些喘不上气。综而言之,连先生由于种种原因,连先生落后了,但是,连先生创建书馆,使评书回归到原始形态,到晚年愈发亮万,也是厚积薄发,因缘和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