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水浒传》里的鲁智深,打死郑屠户,郑屠户是不是死的冤枉?

郑屠户死得不冤,倒是金翠莲该死,同样,“关西五路廉访使”也是该杀之人。因此,“鲁提辖拳打镇关西”这段故事中,明里暗里三个主角,都是应当被打死之人。

关西五路廉访使就是镇关西

鲁达在拳打郑屠之前,骂道:“洒家自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是个卖肉的操刀屠户,狗一般的人,也敢叫做镇关西?”不容郑屠分辨,也不准郑屠求情,鲁提辖三拳打死了“镇关西”。

鲁提辖打人的过程不重要,骂人的那番话中却大有寓意。

鲁达说,洒家自从投奔了老种经略相公,做到了关西五路廉访使,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这厮是个卖肉的屠户,狗一般的人,怎么也敢叫这个绰号?

原来,鲁达也是一个镇关西。

所谓“关西五路廉访使”,就是宋徽宗政和年间由“走马承受公事”改名而来的“廉防使者”,不是官名,而是一个“职事”。北宋实行的是职官制度,有官品还得有管事的职务。无论是走马承受,还是廉防使者,都是由皇帝所派或者三班使臣出任,以朝廷的名义巡察边境,奏报边事。

这些官员在朝廷是什么品级,这任的廉防使者就是多大的官。据相关考证,北宋时期派出的品级最高的走马承受或者廉防使者,就是正七品。皇帝派出的廉防使者,大都是內侍,其中以童贯最为著名。

《宋史·童贯传》中说,蔡京做了宰相,策划夺取被西夏占领的青唐,便举荐童贯做主帅。蔡京推荐的理由是:“贯尝十使陇右,审五路事宜”——这就是《水浒传》中真正的“关西五路廉访使”,货真价实的镇关西。

如此,童贯该不该死呢?童贯被打死,一点都不冤枉。

郑屠为何被骂做“狗一般的人”

郑屠的“镇关西”绰号是金翠莲说的,他也是一个镇关西,因而,鲁达就骂他是“狗一般的人”。这句话骂得十分狠,绝不是一般地爆粗口,也不是鲁达瞧不起屠户。鲁智深连泼皮无赖都能成为好朋友,怎么会瞧不起十分熟络,也是投托了老种经略相公的郑屠呢?

走马承受公事或者廉防使者虽然是朝廷的遣送官,但却隶属于经略安抚使,所以,鲁达、郑屠都是“投托”了老种经略相公。“审五路事宜”的关西五路廉访使童贯,是宋徽宗派遣的,宋徽宗赵佶属狗,所以,郑屠就是“狗一般的人”。

那么,施耐庵又为何把郑屠写成一个操刀杀猪的卖肉屠户呢?是不是把这个形象写成屠户,便能突出其恶霸人设?

金翠莲父女告诉鲁达,郑屠的肉铺在“状元桥”下。“状元桥”其实是一个以地名隐时间的一个标识,说的是宋徽宗重和元年(1118年),宋徽宗的第三子赵楷参加科考,高中殿试第一名,成为历史上唯一的皇子状元。因此,“状元桥”隐藏着北宋重和元年的一件大事。

重和元年,宋徽宗派遣马政、呼延庆以买马为名,从登州上船取海道到达金国,开启了导致北宋速亡的“宋金海上之盟”。这个盟约就是金翠莲所说的“虚钱实契”、“强媒硬保”,北宋不仅没有因此夺回燕云十六州,还被大金国赶打出来,被追讨了半壁江山。

“宋金海上之盟”就是童贯一手推动的,等于是狗与“狗一般的人”一同出卖了北宋祖业。赵匡胤、赵光义两兄弟相差十二岁,都是属猪的。

所以,“关西五路廉访使”镇关西打死不冤枉。

金翠莲为何也该死

鲁达是在潘家酒楼遇见的金翠莲,如此,金翠莲、潘家酒楼就与后来的潘金莲、潘巧云(死于翠屏山)关联在一起。此处,简要说说潘巧云。巧合的是,潘巧云的父亲潘公也是个杀猪的屠户,岂不也是个“狗一般的人”?

当然,“操刀鬼曹正”也是这样的人,这个人的绰号姓名中,就暗藏了“曹操”,而童贯被当时的人称为“媪相”。曹正、潘巧云的事另讲,此处单讲金翠莲为何也该死。

把“宋金海上之盟”变为虚钱实契的人,是金国的二王子,也就是北宋人口中的“金二太子”斡鲁补(完颜宗望)。金翠莲的父亲叫做“金二”,住在“鲁家酒店”,因此,金翠莲父女就暗喻了重和元年宋金开启结盟的金国人。

“宋金海上之盟”这段历史,在后来的曾头市故事中继续演绎,“金二王子”的照夜玉狮子、梁山的玉麒麟,以及宋徽宗的踢雪乌骓是这段故事中三匹相互克制的战马,“宋金海上之盟”与“马”十分相关。

“宋金海上之盟”的始作俑者是辽国汉人马植,这是一匹马。所以,涿州的段景住便在辽国境内的枪杆岭偷了金国王子的战马,这就意味着盟约已经开始,金国发起了灭辽之战,其主帅就是“金二”。宋徽宗以马政为使,以买马为名前往金国,其中就有两匹马了。

《水浒传》中隐藏着北宋灭亡的历史,都是金翠莲与郑屠的“虚钱实契”招惹的灾祸,“金二”灭掉了北宋,这对父女难道不该死?

鲁达为何也该死呢

鲁提辖说自己是关西五路廉访使,也是个镇关西,为什么是这样的呢?此处,我讲一个出自元杂剧《赵匡胤打董达》的小故事。

柴荣当年前去投军,在关西护桥遇到了赵匡胤、郑恩。这三人听到当地有一个恶霸坐地收税,欺压良善,便一齐来到锁金桥镇。赵匡胤出手打死了董达,夺了他的金麒麟宝马。

这处元杂剧中,就有“鲁达”的原型,恐怕《大宋宣和遗事》、《宋江三十六人画赞》中鲁智深在《水浒传》中的俗家姓名,就出自《赵匡胤打董达》,而那匹金麒麟,也是“玉麒麟”的一个原型。自然,赵匡胤的铁杆兄弟郑恩,其姓氏就给了渭州城卖猪肉的郑屠。

《水浒传》不是向皇帝摇尾乞怜,跪求招安的小说,而是一部彻头彻尾的反皇帝小说。写投降招安的是续书,绝不《水浒传》。

既然“鲁达”出自“董达”,又自称是“关西五路廉访使”,也就是隐藏在背后的镇关西童贯,那么,“鲁达”是不是也该死呢?

“鲁提辖拳打镇关西”,实际上是自己打自己。这是因为,“引首”故事中暗藏了“金匮之盟”,赵匡胤这一脉因为杜太后的“强媒硬保”而失去了皇位。同时,赵光义又把母亲的盟约变成了“虚钱实契”,没有把皇位还给赵匡胤的儿子。

于是,霹雳大仙就放出放出妖魔,要夺回属于自己家的皇位。施耐庵说:“三十六员天罡,下临凡界,七十二座地煞,降在人间,哄动宋国乾坤,闹遍赵家社稷”——这不就是自己打自己吗?

这是《水浒传》中,鲁达拳打镇关西故事的第一层寓意。在这个寓意背后,隐藏的则是明朝那一段“自己打自己”的历史,这段历史就是“靖难之役”。究竟是怎么回事,咱们得另外行文来解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