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为什么说旅游,最好不要和熟人一起去?

一次由公司组织、无需个人出费用的快乐之旅,没想到平日关系不错的5个人最后居然闹得彼此怨恨,不欢而散、扫兴而归!

我们公司每年春天都要组织一批在“创先争优”评比中的“特殊贡献职工”去全国风景名胜旅游一周,团费全部由公司负担。

大概是五年前的初夏,轮到我和其他五个“有特殊贡献职工”前往桂林-北海旅游,我们这个小团2女3男,除了宣传部的我之外,还有团委的小李24岁,刚工作两年,青春活泼;办公室的小高,35岁,做事周到细致,担任我们这次行程的队长;车间的副主任老刘,52岁,为人豪放,喜开玩笑,不拘小节;40岁的黄技术员,兴趣广泛,性格随和。因为是国企,平时大家关系都不错,这次老中青再加上男女搭配,大家心情都不错,怀着一颗对漓江山水、北海风光的憧憬,乘着飞机有说有笑开始了我们的快乐之旅。

我们首先到达的是桂林,一下飞机,一个美丽的地陪导游已经恭候我们多时。她说,到桂林主要看的是“三山两洞一公园”,三山就是甲天下的桂林水中的象鼻山、伏波山、叠彩山。我们选择水路来欣赏,三座山相距不过二三千米,濒临漓江,半枕陆地,半沉江流,山水相依,是桂林山水的精华。当时烟雨蒙蒙,江面水流涣涣,甚至有鸳鸯戏水,不远处青山如黛,云缭雾绕,美得难以用言语形容。船在水中走,人在画中游,大家一路上无拘无束开着玩笑、拍着照片,尽情放松。团委的那个小姑娘小李难得出门,简直美坏了,一个劲地说:“真好,有人管吃管住,不用上班,不用对着电脑,太幸福了!要是天天都这么过就好了!”

老刘接话道:“来桂林了,难得放松,这几天一定要吃好喝好玩好!”

大家一致同意,中午吃团餐的时候,就决定以后晚上不吃团餐了,情愿自己花钱吃当地特色。

当晚,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找到一家大排档,什么桂林米粉、炒田螺、啤酒,乱七八糟点了满满一桌,最后结账时,老刘主动上前把单给买了,6人大概花了500多。

第二天,白天游了刘三姐公园和芦笛岩、七星岩两洞之后又去看了银子岩。银子岩幽幽森森、迂回曲折、神秘莫测,由钟乳石组成的数十个特色景点一个紧挨一个,使人如入山阴道上,应接不暇。在场的游客无不啧啧称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当天晚上兴致盎然的我们照例没有吃团餐,而是去一家装修比较有特色的饭店用了晚餐。具体吃了什么早就忘了,但记得是办公室小高买的单,大概700多元。

晚上回来得比较早,三个男人和平时在单位一样,立刻见缝插针摆开阵势扎金花。平时他们玩得都比较大,所以也不让我和团委的那个小姑娘参加,我们两个女的就端茶倒水观看助阵。

那天晚上黄技术员手气特别好,一卷三,赢了3000多,老刘输了2000整,小高输了1000多。不过两个输家都挺有风度的,嚷嚷着让黄技术员晚上请吃大餐,至少要千元以上。黄经理不置可否,很低调地说:“盘古开天辟地,第一次运气好这么好!”,老刘就说:“别得瑟,明天晚上继续,先赢的是纸,后赢 的才是钱!

第三天晚上吃的还是团餐,因为导游建议我们参加一个自费项目,那就是观看全球最大山水实景演出《印象刘三姐》,是张艺谋导演的杰作,怕在外面吃饭喝酒会耽误看演出。但回到酒店后,对于去不去观看演出却意见不统一。我特别想去看,大老远来一趟,《印象刘三姐》就是桂林的招牌,不看太可惜了。但小李不想去,我猜她是家境不好,可能是觉得一张门票230元太贵了,而三个男人除了黄技术员想看外,其他两个男人都说没意思,说不就是水幕电影吗?就是一些光影声电技术,真不如在酒店扎金花痛快!

黄技术员说:“你们真是大老粗!就知道赌赌赌,一点艺术品位都没有!”

老刘接话道:“你就别猪鼻子插葱--装象了!谁不知道谁啊,你还不是怕输,昨天赢的钱还没焐热呢!来来来,少废话,打牌!”

弄得我进退两难,怕晚上不安全,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能去看的,但如果我执意要和黄技术员去,那就影响小高和老刘扎金花,他俩可是憋足了劲要扳本的。而小李家境不是很好,要动员她去,门票是个问题,我也不能强行。

少数服从多数,我只能做出牺牲,说不去看了,还是看你们扎金花吧。

于是黄技术员很不情愿地坐下来和他们一起扎金花,可是玩了没两把,黄技术员便痛苦地捂着肚子,说肚子疼,可能是晚上吃坏了东西。于是老刘让他赶快去蹲厕所。差不多半个小时后,黄技术员捂着肚子从卫生间出来了,说抱歉,看样子今天的金花扎不成了,还是早点洗洗睡吧。说完就回了自己的屋,留下老刘和小高拿着扑克牌在屋里百爪挠心、无所适从。

一个好好的夜晚,就这么白瞎了,既没看上演出,也没扎上金花。除了黄技术员,我们四个人都寡妇失业似的,无聊透顶。

第四天白天,我们去的是北海银滩。

黄技术员似乎不拉肚子了,和我一起拍照极嗨,中午吃团餐的时候食欲也颇佳,然后小高就开玩笑:“老黄,你少吃点,晚上还要战斗呢,你别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我们都笑了,纷纷打趣道:“谁知道他是不是故意掉链子的呢!”这时黄技术员脸上分明有些不自然,嘟囔了几句:“小人之心”,然后该吃照吃。

晚上又是老刘提议在外面吃,大家都没有异议。导游介绍我们去了一家当地特色的海鲜饭店,看起来比较高档。因为老刘和小高都各买过一次单,而这次大家都心照不宣该黄技术员买单了,何况他还赢了那么多。

但从头到尾,吃到盘子都见底了,也始终没人张罗去买单。我估摸了一下,这顿饭应该2000元左右。虽然我买完房子的外债刚还完,经济上并不宽裕,但不能总这么坐着大家大眼瞪小眼、各怀心腹事啊。我于是不顾老刘拉住我的衣角,坚决起身把这个单给买了。

餐桌上,小高发话了:“咱们公司从来没有让女人买单的规矩。今天这桌饭有点小贵,让谁付钱都不太合适,干脆AA吧。”,黄技术员响应极快,说:“出去玩AA最好!谁也没有心理负担!”

老刘嘴一撇,说道:“大家都一起来的,AA太生分了吧?”

黄技术员回敬道:“都知道你有钱,老婆做大买卖,那你请啊!”

老刘立刻怼道:“我又不是没请过,一个大老爷们为这点事磨磨唧唧,丢人不丢人!再说我老婆有钱,那是她的事,我的钱都输给你了,想买单都没钱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连我这个大大咧咧的人都听出这里面的玄机了,原来老刘是对黄技术员有意见呢。不过赢了那么多钱,也不主动买单,是有点小家子气。

吃完饭,我们回到酒店已经9点多了,照以前的规矩,时间还早,要是按以往玩牌至少要2点才能睡。但基于饭桌上的火药味,谁也没有提出扎金花。黄技术员直接回了自己屋,老刘和小高在一个屋里看电视。

我有点想缓和大家的关系,故意去问老刘和小高:“时间还早啊,你们扎金花吧!”

老刘和小高都说没问题,用眼睛示意对门黄技术员的屋,“那要看人家赢钱了的人还愿不愿意玩。”

我于是去敲黄技术员的门。黄技术员先把400元晚饭钱给我,然后气鼓鼓地说:“我本来是打算我请的,但就看不惯老刘点菜时的那德行,好像就咬定今晚必须他买单一样,什么贵点什么,还拿了两盒烟。点的菜都是他自己喜欢的,知道我吃海鲜过敏,点的全是这些,我基本没吃什么,凭什么我买单?凭什么把我当猪宰?我偏不请。再说我赢钱那是我本事,赢了还就不陪你们玩了!”

完了,我的任务是完不成了。而当老刘和小高看到我一个人垂头丧气地回到他们屋,立刻猜出了黄技术员是存心不和他们玩的。他俩一环扣一环地推测,并断定黄技术员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小人,那天借口要去看演出,就是想保存胜利果实,他一个大老爷们,从来就没见过有什么艺术细胞,后来打了两把,输了100来元,怕手气不好,就装肚子疼。看他们俩分析得头头是道,我都不知道信谁的好。反正唯一肯定的是,这次欢乐之旅的氛围是完全破坏了。

第五天上午去了两个购物点,大家都默不作声,完全没有刚来时的咋咋呼呼的欢快劲儿。幸亏下午就直接飞机打道回府。可想而知,谁心里都不痛快。

输钱的不痛快,赢钱的也不痛快。

我没看上《印象刘三姐》留有遗憾。团委小李也不愉快,一路和我念叨,《印象刘三姐》都没舍得看,没想到吃个饭还花400,赶上在公司食堂吃一个月了。出来玩本来就是看风景,有个团餐吃就很好了,偏偏要出去吃。小李说以后再也不和他们出来了。

回去后可能是小高把这事和公司领导当玩笑话说了,领导以后就再也没有组织评优员工外出旅游,而是直接把奖金打到个人工资卡了,这样大家都省心。

所以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和熟人出去旅游了。

结语:

熟人之间出去旅游,知己知彼,有共同话题、能够互相照应,好处是不言而喻的。但任何事都有利有弊,弊端是:

第一,熟人之间碍于面子,很多事不便丑化说在前头,在门票、吃饭或者开车加油、过路费上面谁多花了、谁少花了,全凭个人自觉。如果碰上爱占便宜的,揣着明白装糊涂,再大方的人心里也会来气。

第二,有人建议出门一切费用AA制,但由于个人经济实力和生活习惯不一样,还是会产生很多意想不到的矛盾。比如在点菜时,有人希望吃便宜点,认为出来主要是玩,不是吃,而有的人对吃比较在乎,点菜的时候,喜欢挑贵的、有特色的,认为这才是旅游的意义。 所以AA也不是万能的。

第三,每个人的脾气、喜好不一样,很多事情难以达成一致。特别是一些特色自费项目,有的愿意体验,有的不愿意,这时候往往就会要求有人做出牺牲。偶尔一次还行,如果两三次都要迁就别人,那自然会心生愤懑和怨恨。

而熟人之间一旦产生矛盾,气氛会非常尴尬,那么本来想象中的欢乐之旅往往会变成一场积怨在心的郁闷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