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文化

水浒传中的潘巧云,为什么令人印象深刻?

《水浒传》里的潘巧云,为什么令人印象深刻?这是因为,小说《水浒传》里的美女并不多。满打满算,和梁山好汉有关系的美女也就寥寥几个:潘金莲、潘巧云、扈三娘。

潘金莲是武大郎的妻子,潘巧云是杨雄的老婆,都因为和别的男人勾勾搭搭被人杀了。潘金莲被小叔子武松杀了,潘巧云被丈夫杨雄杀了,甚至杀的手段都差不多。

扈三娘是扈家庄的千金大小姐,祝家庄、李家庄、扈家庄三庄联防,杨雄、石秀、时迁三个鸟人在上梁山途中,路过祝家庄的祝家店,时迁偷鸡被发现,石秀烧了祝家店。三人和祝家庄庄客混战起来。时迁被抓,杨雄、石秀到梁山报信。宋江认为,三庄联防本来就是为了对付梁山,影响了梁山的发展,另外,攻下这三庄,还可以得到大量的粮食补给。因此派兵攻打三庄,这才引出梁山三打祝家庄的故事。结果三庄全部被毁。扈家庄除了哥哥扈成逃亡,扈三娘被虏,其余全被杀光。扈三娘被心理阴暗的宋江许配给了猥亵丑鬼、矮脚虎王英。

潘金莲、扈三娘、潘巧云的遭遇,可谓红颜薄命,同时也是封建社会残害妇女的见证。放在今天,潘金莲、潘巧云她们本来都可以不死,也不用暗中和人私通,光明正大地离婚、再婚。

说起潘巧云,其实不如潘金莲、扈三娘名声显赫,许多看过《水浒传》的朋友,或许都已经有点忘了她。

潘巧云是杨雄的二婚妻子。说她二婚,是因为她初婚嫁的是王押司。不成想婚后两年,王押司就去世了,这才又嫁给了杨雄。

这杨雄绰号病关索,是蓟州城里一个押狱刽子手。刚刚从法场杀人回来,被一伙泼皮无赖打劫,正束手束脚,遇到石秀救助,两人便结义为异姓兄弟。石秀也就住在了杨雄家里。

石秀原来是金陵建康府人,屠夫出身,因和叔叔来外乡贩卖牲口,叔父半途亡故,消折了本钱,还乡不得,流落在蓟州,卖柴度日。

石秀跟着杨雄回到家,杨雄的岳父潘公原来是屠夫,听说石秀和他同行,便撺掇石秀和他一起开个屠宰场、肉铺子。就在这时候,潘巧云前夫王押司的忌日到了,寺里的和尚、观里的道士都被请来做道场。其中有个和尚对潘公的称呼,引起了石秀的疑惑。石秀非常细心,慢慢一打听,才知道这小和尚裴如海和潘巧云关系不一般。为了能够和潘巧云亲近,这个和尚认潘公为干爹。在给王押司做道场时,两人眉来眼去,打情骂俏,都被石秀暗中观察个仔仔细细。

道场做完以后,潘巧云和小和尚裴如海竟然暗中勾搭了起来,被石秀发现。石秀和杨雄说了,杨雄由于生气喝多了酒,漏了口风,潘巧云乘机诬蔑石秀调戏她。杨雄一时不明真相,把石秀赶出了家。石秀在客栈中住下,夜里撞破了小和尚裴如海的好事,杀了小和尚和给他报信的胡道。

出了人命以后,杨雄醒悟自己错怪了石秀,便用计赚了潘巧云和丫环迎儿到城外翠屏山一片乱坟岗树林里,套出她们的口供后杀了两人,杨雄、石秀上了梁山。这就是潘巧云被杀这件事的前后经过。

潘巧云之死,之所以让人印象深刻,有几个原因。

一,是潘巧云长相美艳,和潘金莲一样,属于淫妇。潘巧云是七月七日生的,按照中国传统习俗的说法,七月七就是个鬼节。这就给潘巧云贴上了一个晦气的标签。因此小字唤做巧云。

二,在中国古代小说里,凡是名字里带巧、云等字眼的,就很少有贤惠的女人。这给潘巧云设定了又一个标签。比如《三言二拍》里的朝云、三巧儿等,一个是丫环勾引老主人,另一个是不守妇道的淫妇。

三,作者施耐庵先生在写潘巧云的时候,在潘巧云的外貌上也下了一定的功夫。潘巧云的外貌是这样的:

黑鬒鬒鬓儿,细弯弯眉儿,光溜溜眼儿,香喷喷口儿,直隆隆鼻儿,红乳乳腮儿,粉莹莹脸儿,轻袅袅身儿,玉纤纤手儿,一捻捻腰儿,软脓脓肚儿,翘尖尖脚儿,花簇簇鞋儿,肉奶奶胸儿,白生生腿儿。更有一件窄湫湫、紧掐掐、红鲜鲜、黑稠稠,正不知是甚么东西。

从上面这段描述中,我们可以得到两个信息,一是潘巧云生得的确美艳绝伦,风情万种。但是,这段话描述潘巧云的外貌,明显带有一种戏谑、调侃的意味。意思就是告诉我们,这个女人尽管好看,但她绝不是个什么贤妻良母。

杨雄杀潘巧云也的确有点残忍了。不过倒也符合杨雄刽子手的身份。《水浒传》是这么写的:

那妇人在树上叫道:“叔叔劝一劝!”石秀道:“嫂嫂,哥哥自来伏侍你。”杨雄向前,把刀先挖出舌头,一刀便割了,且教那妇人叫不。杨雄却指着骂道:“你这贼贱人,我一时间误听不明,险些被你瞒过了!一者坏了我兄弟情分,二乃久后必然被你害了性命,不如我今日先下手为强。我想你这婆娘,心肝五脏怎地生着?我且看一看!”一刀从心窝里直割到小肚子上,取出心肝五脏,挂在松树上。

站在公允的立场上看,关于潘巧云红杏出墙这件事,其实也不能全怪潘巧云,很大因素是杨雄的错。我们可以想想,那时候男女结婚比较早,潘巧云结婚两年,前夫王押司就死了。就是说,当时的潘巧云仍然还是豆蔻年华之际。

但是杨雄工作太忙,一个月就有二十天当班不回家。大多数时间是潘巧云独自在家,独守空房。这就是问题所在。人是情感动物,有七情六欲困扰,又正在青春年华时期,丈夫经常不在身边,难免孤寂,也容易被别的男人乘虚而入。

之所以这么说,绝不是给潘巧云红杏出墙找借口。不管是什么时代,出轨都是不对的,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设身处地地想一想,潘巧云出轨,难道这真的都是她一个女人的错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