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国际

普通的非洲人是如何看待中国人的?

我虽然没去过非洲,但在广州房屋中介公司做过几年,曾今接触过不少非洲人,我的感觉是在广州的非洲人对中国人其实不算热情,甚至有些畏惧,他们被中国人的精明能干给惊呆了,以至于他们在广州的日子并不好过,我就具体来说说我的非洲客户眼中的中国人。

非洲人对于我们房屋中介的人倒是高度评价,其实是依赖我们

很多非洲人来广州后住在酒店,比如像登峰宾馆这样的涉外宾馆,但绝大部分的非洲人来到州以后自己租住房子,他们或租住在郊外社区如丽江花园,或租住在市内住宅小区如麓湖花苑、集贤苑、金簏山庄,或租住在城中村如登峰村、下塘村。因为租房需要,他们免不了与我们房屋中介打交道。
广州的租房市场已经很完善了,中介在租户和客户之间起着非常重要的沟通作用,所以我们房屋中介和非洲客户之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房屋中介会根据客户的要求进行登记,但凡有好的房源,就会立即通知非洲客户看房,在他们认为房子还不错,就会商定租金等事宜。

一旦生意成交,租住双方会签订中英文双语的房屋出租协议,我们会辅助他们完成在派出所和社区的登记备案。非洲客户会在租房后会碰到一系列问题,这个时候孤立无援的他们只会求救我们中介,我们本着人道主义也会会尽力提供些帮助。举个例子,由于他们看不懂中国水电费以及垃圾费用的缴纳方法,往往会逾期还未缴纳,这个时候他们就会碰到断水断电的情况,但他们与中国人交流困难,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会向中介求助。

一般,我们会耐心向他们解释为什么断电了,并向他们说明水电的缴纳方法和缴纳程序,对于那些工作繁忙或者不喜欢每月缴纳水电的客户,有时候我们也想老娘舅一样直接代他们缴纳。

在我印象当中,非洲人租房过程中还容易发生损坏家具要理赔的情况,但他们因为语言障碍无法和出租户主沟通,这个时候又是我们中介出来协商。中介会详细的向他们解释为什么要赔偿,以及合理的赔偿额度问题。

非洲人同我们中介的联系会持续地保持着,并不会因为房子租好了就结束。当然我们也不能一味谦让,毕竟中介也不是慈善机构,非洲人给我们带来的工作量也是很大的,因此在房屋中介行业里,有条潜规则,即非洲客户来租房要比普通的中国客户租房贵10-20%,其原因就在于房屋中介要额外帮助他们处理很多事情,这些事情需要耗费时间和精力。

非洲人其实知道这里的猫腻,他们大部分倒也理解,所以我在做中介的时候认识了几个关系不错的非洲人。他们动不动请我下馆子,送我小礼品等,在他们眼中可以看出对我充满了感激,毕竟像我们中介不仅帮非洲人解决实际问题,而且也成为他们心理倾诉的对象。有时候他们甚至来像我们请教私人问题。

很多非洲人对出租车司机恨之入骨

我在和非洲人聊天的时候,得知部分广州出租车司机很讨厌做非洲人的生意,其实这个在广州确实比较常见,原因在于一是出租车司机对非洲人存在一定程度的歧视,认为浑身黑色的非洲人颜值实在太差无法接受,另外他们身上的味道也很难闻。还有一个让司机难以接受的是,非洲人经常不按打表器上的计价金额付款,而是折价支付。其实这个问题要一分为二看,确实存在有部分素质低下的非洲人有“飞单”现象,少付一点钱直接一溜烟跑了。

另外一个就是有部分无良司机故意绕路,从而超过了到达目的地的正常金额,而非洲人只肯给付正常金额。由于出租车司机这个群体非常大,而且可以方便的通过车载电台联系,当天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可能通过电台以及车友网络传播。也正是网络的这种特点放大了对非洲人负面评价的效应,从而造成一些出租车司机不愿意做非洲人生意。有一位尼日利亚的小伙子曾经像我吐槽过:

有次,我打车回东圃,我经常打车所以知道25元左右就够了,那天碰到一个黑心司机却带着我到处乱转,我当时啥话都没说,等到了表上显示34元,我依然沉默不语掏出26元车费给他,我认为一分钱都不少他,这是我做人的原则。那个司机看见我只给26元就开始在那里抱怨和吵了,我一看,本来就是你错了,我也发火了,用潮汕话回答道,“你要怎么样,别以为我是外国人,就想欺负我,你听着,我不是老外,我是潮汕人,你明显是绕路了,是你不对,但我仍然不少你正常的车费’,他一看,我居然说了很标准的潮汕话,再也不敢说啥让我走了。

听完他说的经历,我差点笑出声来,不得不佩服这位尼日利亚小伙的机智。

和中国人抢生意,非洲人脑子明显缺根筋

据我所知,非洲人做生意脑子确实不好。最初他们釆中国的时候,看见满意的商品先是少量买入,托运回国进行试销,发现好卖,能赚钱之后才加大购货量,用集装箱通过海运回国,在这个阶段,非洲人购买物品主要是在街道的铺面拿货和订货。广州的商户则为中非贸易搭建了中间桥梁,成为了中国工厂和非洲客户之间不可缺少的中间人,而他们扮演中间人角色获取利润。

但非洲人也很精明,随着在广州的逗留时间延长,他们逐步了解了作为中间人的中国商人的订货渠道和秘密,这个时候一部分信息灵通的非洲人开始直接找到工厂下订单,这样就进入了第二个阶段。由于他们直接给工厂下订单,绕过了中国商户和贸易公司,从而使贸易成本下降,获取到更大的利润。于是一些更加聪明的非洲人开始甩开中国商人,直接让自己充当了中非贸易的中介角色。这样本来是和中国商家和睦相处,一下子却成了竞争关系。

越来越多的非洲商人直接向工厂下单,但他们自作聪明不知市场的险恶,许多骗子盯上了这些非洲人,专门冒充工厂来接非洲商人订单。根据订货的规则,订货方需要先预付一部分定金,而骗子正是利用了这个规则,拿了定金后人就消失了,结果大量的非洲商人上当,只能再次依靠中国商户为中介公司,不敢自己单独去找工厂了。

在广州,非洲人最怕看见警察

很多非洲人曾像我抱怨过,他们在广州看见警察就头疼。在广州警察们可是对非洲人管理的是非常严格的。因为大部分的非洲人没有主动到派出所申报的习惯,也不太配合相关部门的管理。总体上讲,那些住在高档住宅区或有规范管理的小区的非洲人相对来说还好,因为这些小区都有较好的出租登记制度和管理方法,公安部门管理起来比较轻松。

但那些分散在城中村的非洲人,由于其本身的流动性大,以及城中村的复杂局面,很难有效管理。而对于广州的警察,在非洲人眼中也是情绪复杂。首先,非洲人不敢得罪警察。按照我国现行的管理制度,警察随时都可能核查他们的签证、护照,即使有合法身份,如果没随身携带证件,也会被带到派出所喝咖啡,这样会耽搁非洲人做生意,而且事后可能还要被罚款。如果一不小心得罪了警察,那么警察会天天查你的证件和来家里检查。这些检查会严重干扰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带来极大的不便。

我有一个非洲住户,他就得罪过警察,结果他的好日子就来了,按理说他是证件齐全,但天天被警察半夜敲门要求查证件,他曾经向警察抗议说:昨天不是刚刚查过吗,为何又来查我?警察却说:你是合法的,但是我要看看你的房子里有没有非法滞留的非洲人。其实这话没毛病,后来这个非洲住户实在无法忍受,只能搬离。

至于那些签证过期的非洲人就更不用说了,按照法律,既可能面临罚款后限期离境,也可能直接被遣返回国,还可能被抓进监狱。如果是被罚款,则要缴纳高达近5000元的罚款,然后在限定期限内离境。对多数的非洲人来讲,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目,另外限期离境会影响进行中的生意,从而遭受巨大损失;如果被遣送回国,不仅生意上损失惨重,而且他们在广州这边的公司、家具、银行存款都会失去;严重的还要被送进监狱失去自由。任何种情况对他们来讲都是可怕的,所以他们非常惧怕警察。

总之,这些在广州的非洲人过的确实不容易。在他们眼里中国人就是神一般的存在,他们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所以我认识的许多非洲人白天都很少出门,都是选择晚上出去做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