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著名战役主要靠参谋长的建议打胜的?有哪些著名的参谋长?

1948年12月22日,西柏坡给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指挥部”发来急电,要求林彪、罗荣桓、聂荣臻贯彻平津战役“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战略方针,以有力部队迅速攻克塘沽港,切断驻天津之敌陈长捷所部的海上逃路,并在电文中给出了详细的战役指导,然而司令员林彪接电后却深感为难。

确实,平津战役的战场形势要求先打塘沽,而军委的指示也是要求先打塘沽,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塘沽距离当时的天津市区约60公里,是蒋军在华北最大最重要的港口,第十七兵团侯镜如兼任司令的“津塘警备司令部”就设在那里,陈长捷也不过这个机构的副司令(兼天津警备司令),可见其重要程度。侯镜如直接指挥的部队不算多,有第87军等部队约50000余人,按理说不足为虑。

林彪之所以犯难,是因为塘沽地形非常特殊,它一面临渤海,另外三面都是无遮无拦的盐碱地,即使东季也不结冰,非常不利于我军隐蔽调动和发起进攻。而且,侯镜如已经把他的指挥所、重要物资和通讯中枢早早搬到了停泊在港湾的军舰上,一旦发现守不住就会从海上开溜,东野部队很难抓住和全歼该敌。

考虑再三,林彪还是下定了攻取塘沽的决心,决定以第2纵队、第7纵队和第9纵队共计十个师的兵力,由7纵司令员邓华统一指挥,首先夺取塘沽和大沽,攻歼侯镜如的50000余人,然后再取天津。结果邓华和政委吴富善率部兵抵塘沽外围后,也发现塘沽确实不好打,伤亡肯定会很大不说,敌人随时还会溜走,遂急电林罗刘说明实际情况,请求推迟攻击时间再做认真准备。

林彪接电后又反复看了地图,然后对罗荣桓和刘亚楼说:“塘沽、天津两地之敌,都要在很短时间内加以彻底歼灭,这是含糊不得的,也是不允许含糊的。推迟攻击时间,军委不一定同意,就是同意了,塘沽的地形也是改变不了的,也还是很难把敌人歼灭”。罗荣桓表态说:打塘沽是我们入关后的第一个大仗,如果打不好,势必影响整个平津战役。

旁边的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看明白了,司令员站在军事角度上其实是有些犹豫,而政委站在全局高度坚决主张强攻,于是主动请缨:“我去一趟塘沽前线,再看一下地形,与邓华、吴富善同志进一步研究一下,看有没有更好的办法打好这一仗”。林彪表示同意,同时嘱咐刘亚楼带上肖华一起去,东北野战军新任特种兵司令员。

1948年12月26日,刘亚楼、肖华到达第7纵队的前沿指挥部,首先听取了邓华的情况汇报,邓华指着地图说明:“塘沽东为渤海,南为海河,我们无法四面包围,炮火也很难封锁海口,敌人可背海顽抗,实难断敌退路全歼敌人。我进攻部队虽可利用盐堤做冲击出发阵地,但发起冲锋后就进入平坦的盐田,完全暴露在敌人的密集火力下,那代价就太大了”!

刘亚楼回头问政委吴富善,已经发动的试探性攻击效果怎样,吴政委回答说:“我们用少量部队进行了试探性攻击,虽占领了几个村镇和一些盐滩地,但伤亡较大,第20师攻击海滩车站,歼敌600余人,自己伤亡700余人。2纵的情况跟我们一样,他们的部队攻击塘沽西北的新河镇,歼敌140多人,自己却伤亡400余人,我们只好命令部队暂停攻击”。

之后几位首长一起到了前沿阵地,刘亚楼在回忆中写道:“看见了无遮无拦的平坦开阔地,纵横交错的沟渠和未结冻的绵延盐田,还有远处停泊在海面上的敌舰”,情况确实如同邓华司令员所介绍的那样。晚上开会时,刘亚楼先是传达了军委要求先打塘沽的命令,同时也根据实地观察的情况,谈了自己的意见:

“现在看来,以三个纵队打塘沽和大沽,难以速战速决,且要付出很大代价,如果坚持打下去,攻占塘沽有把握,全歼守敌则不可能,最大可能是歼灭一部,而大部逃窜,结果是得失不划算,更重要的是费时费力,将拖延解放平津、解放华北的时间”。其他几位首长也都同意参谋长的看法,但是军委有严令、林总有指示,问题怎么解决呢?

作战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刘亚楼经过自己的认真思考后,突然试探地问邓华和吴富善:“如果我们把先打塘沽改为先打天津,你们看怎么样”?邓华击掌称是:我们想到一起了!先打塘沽得不偿实,先打天津是有把握的!吴富善也说,曾经跟2纵刘司令、9纵詹司令商讨过,大家都认为:如果先打天津,可以争取时间,不仅天津守敌跑不了,对切断北平之敌东逃的去路,也更为有利。

刘亚楼笑了,看来前线指挥员们的想法跟自己是一致的,只是碍于上级的命令,不好冒然提出反对意见罢了。于是次日凌晨匆匆赶回孟家楼的野战军司令部,向林彪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先打天津,同时也不放弃对塘沽的包围,即使最后塘沽的守敌一部分跑了,也扭转不了华北敌军覆灭的命运”,此时罗政委已去西柏坡开会,林彪听完建议顿时陷入长考。

轻易改变西柏坡的战役部署,这不是闹着玩的,林彪独自思考了两天后“方下定决心”,于11月29日上午11时致电军委,请求改变先打塘沽的作战计划,并且详细汇报了刘亚楼实地考察的情况。结果西柏坡的回电很快就到了,命令简单而明确:“林、刘:二十九日十一时电悉。(一)放弃攻击两沽计划,集中五个纵队准备夺取天津是完全正确的。(二)罗(荣桓)昨日到此”,林彪和刘亚楼阅电,均长舒了一口气。

得到西柏坡的明确指示后,林彪也做出了一个出人意料的安排,决定在平津前线指挥部之下成立“天津前线指挥部”,以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为总指挥,统一指挥第1、第2、第7、第8、第9纵队,以及6纵和12纵的各一师,附特纵大部共22个师34万人奋力攻取天津。1949年1月7日,林彪在电文中汇报了攻击天津的作战部署,还特别说明:“刘亚楼要求六纵一个长于巷战的师参加攻天津,亦已同意”。

也就是说,改变先打塘沽的计划,是刘亚楼说服了林彪、然后林彪请示了西柏坡、并且最终得到了批准,充分证明了刘亚楼参谋长的军事眼光,而林彪决定以参谋长为攻城战役总指挥,更是一种绝对的信任,一般来说,在这样的大型战役中,参谋长是很难有机会直接统兵作战的。刘亚楼因此成为天津战役的最高指挥员,随即制定了“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南后北,先分割后围歼,先吃肉后啃骨头”的作战方案。

1949年1月14日,在500门重炮的轰鸣声中,刘亚楼指挥部队发起了天津攻坚战,东野部队仅用29个小时就全歼天津守敌13万人,陈长捷以下几乎一个都没有跑掉,充分说明林彪的人事安排独具慧眼:刘亚楼不仅是一名优秀的参谋长,也完全有能力胜任军事主官。所以不久以后,刘亚楼出任了整编以后的第四野战军第十四兵团司令员,正式领兵作战。

林彪对刘亚楼的的能力非常肯定:一个刘亚楼顶三个参谋长,而周公对刘亚楼的评价则是另外一个角度::千军易得,一将难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