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宋朝大才子陆游为何被母亲逼迫休了唐婉?

陆游的母亲以唐琬生不出孩子为由,逼着陆游和唐琬离婚,可当唐琬再嫁人时,她已经和别人生下了孩子。

在古代历史上,陆游和唐琬的结合,被誉为最为“美好”的爱情故事,可惜这对神仙眷侣,却被陆游之母唐氏所拆散,唐氏的强势地要求他们夫妻二人分开,这种强势的底气,就是来自于陆家的家世。

出身陆家的陆游是绝对属于两宋之际的望族,陆游的祖父陆佃,曾经是王安石的学生,在宋徽宗时期,担任了副宰相的职位,并且编著了《哲宗实录》,在宋代,一般编史的高级官员,地位都是非常之高的。

因为陆佃的缘故,陆家在政治一途上肯定是非常顺畅,可是在不久之后,一件震惊古史的大事发生,打断了陆家上升的趋势。

公元1125年,陆游出生于前往汴京的路上,他的父亲陆宰进京赴职,而在两年后,也就是1127年,汴京被金人逼迫打开城门,两个皇帝被俘虏北上,北宋政府灭亡。

这件事情,对于陆游一生的政治理念,文学思想是影响至深的。

当陆游长大成人的时候,已经是南宋时代了。

陆游自小被很多文人教导,因为家里是政治贵族,所以他还没参加科举,才十几岁,就被授予“登仕郎”的闲职,虽然对于朝堂而言,这个职位没有意义,可陆游也算有了官身。

除了这一点外,陆游的科举也和别人不同,陆游考的,乃是“锁厅科举”。

所谓锁厅,指的就是陆游这些官宦世家出身的子弟来进行的科举考试,而陆游本来考得非常不错,却因为和秦桧的孙子秦埙同一个批次,为了照顾秦埙,陆游的排名被下压,后来更是被打击到不得录用。

幸好是秦桧在两年后病亡,陆游才得以重新出头。

这个时候的陆游,人生波波折折,在此之前,陆游还和“前期”唐琬藕断丝连,因为陆游母亲唐氏的强行勒令,陆游娶了新媳妇王氏,在经历了感情的巨大波动后,陆游又经历了人生事业的波动。

和唐琬的分开,史书难以明说陆游有多难受,可是从后来的《钗头凤》中能悟出陆游对于唐琬这个人的爱恋。

本来他们两个就是应该走到最后的一对神仙侣人,只可惜的是,唐琬和陆游成婚多年,却没有诞下孩子。

他俩的结合很美妙,陆游有才,唐琬有才更有貌,他们在当时,象征的是年轻人最完美的爱情婚姻状态,可问题是,一般年轻人喜欢的东西,老一辈人都会反对。

面对儿媳妇的有才,陆游的母亲并不觉得是好事。

唐氏乃是陆家女主人,公公是徽宗时代的副宰相陆佃,丈夫乃是当年的京西路转运使,在心理上,她自然就把陆家放在了很高的位置,在她看来,唐琬就应该好好当个生育工具,不应该天天才气四溢。

唐琬没有生育,陆游给母亲解释过,说唐琬的体质就是这样,再晚一些时间,唐琬也是能够生下孩子的,但唐氏却不把这些理由听进去,她真正气愤的,是他儿子仕途受阻之余,还要回来和唐琬花前月下。

陆家的衰落,让唐氏对于儿媳妇这种“才华”不能容忍,当时思想对女性的禁锢实则已经开始了,唐琬还很年轻,自然无法与唐氏共情,一来二去,家庭产生了很大的矛盾,闹到了非要陆游休妻的程度。

面对母亲的咄咄逼人,陆游也没有说反抗母亲,陆游的态度,成为他和唐琬婚姻里最大的悲哀,他听从了母亲的意思,让唐琬搬了出去,不过陆游一开始还把唐琬安置在一个别院,显得十分难舍。

不久之后,唐氏就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找到了陆游,再次因为这件事情对陆游开始批评,而后她找来了陆游的第二任妻子王氏,让他们成婚,迫于家庭压力,陆游开始了第二段婚姻,至于唐琬,也许是回到了自己的家里。

被休掉的唐琬是很悲哀的,不过唐琬究竟是一个才貌双全的女子,他很快又被其他的青年才俊所追求,就这样,她和她人生的第二任丈夫“赵士程”。

在宋代,赵姓乃是大姓,而赵士程也的确是皇族子弟,而且赵士程还不是一般的皇族子弟,他的父亲“赵沖湜”,在靖康之难后差点被六军推上皇位,成为皇帝,即便赵沖湜没当上皇帝,赵士程的地位也很高,乃是“永嘉郡王”。

当时赵士程也在求偶,恰好他们都在一个地方,这桩婚事就成了,不过唐琬也不是赵士程的第一任妻子,赵士程曾经也结过婚,所以这段婚姻的本质,还是非常公平的,这也让唐琬在这段婚姻里,受到足够的尊重。

陆游和王氏结婚后,接连诞下子嗣,唐氏的脸上笑开了花,她始终觉得,此前陆游无子嗣,肯定是唐琬的问题,也是因为和唐琬分开后,陆家才迎来那么多后人。

但是唐氏这个想法很快也被“打脸”,因为唐琬和赵士程结婚后,唐琬也开始怀上了孩子,这正说明了当年陆游的解释是没有错的,唐琬或许真的只是身体还没到那个阶段罢了。

所谓物是人非,莫过于陆游和唐琬这对夫妻,他们有着出身望族的无奈,特别是陆游,面对着母亲的强势,他没有办法抵抗,陆游的一切来自于家族,自然就是要顺应着家族的利益而行。

多年后,陆游游玩临安当地一处名园:“沈园”,恰好唐琬和她的丈夫赵士程也在这里游园,夫妻再次相见,是一种无奈的局面,不过唐琬走出那些曾经苦痛的记忆,她大方地走向陆游,打了招呼,说了过往。

和前妻相见,面对她的坦然,陆游一阵恍惚,其实两人的心里都有无尽的苦楚,原因就是他们各自为家,陆游生下了孩子,唐琬也生下了孩子,可偏偏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却生不下孩子。

征得赵士程的同意,唐琬敬了一杯酒给陆游,敬的是彼此的初恋,敬的是那个世界里最适合的两个人,却没有走到一起的悲哀。

此事了后,陆游回忆万千,他记得当年娶唐琬的时候,送过一只“金凤钗”,而这只金凤钗,也早已经因为两人的分手物归原主了,陆游回想起了徽宗年间的一词“可怜孤似钗头凤”,这便是《钗头凤》的词牌名。

陆游把这首词题在了沈园的墙壁上,“错错错”、“莫莫莫”,词中所反馈清晰的情感,即便是多年了,也未曾褪色,陆游生动地展现出了这段不成熟但却热烈爱情背后的怀念,人生何处不相逢,最怕相逢就别离。

在陆游的《钗头凤》出现后,唐琬看到了前夫的这首词,于是也提笔写下了另一首《钗头凤》,在唐琬的笔下,陆游母亲唐氏的咄咄逼人,还有人生的无奈都展露无疑,两人在文字中互相以神交悲伤,但也理智保持距离。

就是这两首好像是对话般的词,成为了千古的名篇,唐琬的生命很短暂,还不到三十岁就早逝了,而陆游却很长寿,几乎活到“耄耋之年”,而在他三十五岁之后的人生里,是完完全全地失去了唐琬。

后来陆游在《沈园》中如此写道: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

四十多年后重回沈园,唐琬已经“香消玉殒”四十年了,沈园里的柳树也在变老,变得跟他一样老了,不过有的人却不会再老,也不会再回来。

最后的人生光阴里,陆游唯挂念两件事,一是濒临破碎的家国,他本来应该仕途坦荡,却因为力主收复中原而屡次被投降派打压,郁郁不得志,二是逝去的前妻唐琬,这是他心灵的最后净土,是年少不够坚持的一道遗憾。


本文原创自“纪元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