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娱乐

曲艺界历史上,著名滑稽演员顾竹君有哪些故事?

顾竹君老师,著名滑稽演员、国家一级演员、滑稽表演艺术家、上海说唱的名家、滑稽名家、上海说唱界“金嗓子”、“新上海滩女滑稽第一人”、上海有名女笑星。

对于顾竹君这个名字,相信观众一定不会陌生,17岁时她凭着一曲上海说唱《石油塔》在观众的心目中确立了属于自己的位置。如今当时(二零零零左右)时间虽然已经过去了二十多年,但是观众对于顾竹君的喜爱却依然如旧,人们始终记得那个扎着两个小辫儿、口齿伶俐、语言生动、表情十足的小女孩。在顾竹君的一生中最感激的人不是父母、不是丈夫,而是她的恩师张双勤,当初是恩师将顾竹君引入了曲艺界,也是恩师教会了她上海说唱,又是恩师写出了令她成名的《石油塔》,可以说,是恩师塑造了今日的顾竹君,如今恩师已经仙逝,但是在顾竹君的心目中,恩师永远是她最敬重、最感激的人。

她呢从16岁开始就唱戏了,她唱戏最主要是碰到一个老师,她进中学的时候碰到一个叫张双勤,张双勤这个老师而且是她的班主任,而且是教英文的。那么,当时他是“双”字辈,是姚慕双、周柏春老师的学生,当时他说我来写编剧、你唱,你的嗓子很好的,那么她就说好的呀,那么唱唱看。那么他就写剧本,顾竹君她来唱,刚刚开始他是写得全部是唱的,那么她就唱唱。第二次写的剧本是说一段、唱一段,说一段、唱一段。到第三次写剧本就是说一段有人物出来了,这个人物和那个人物这么两个人物出来了,第三个剧本就有反面人物和正面人物,那么上海说唱就这么出来了,到了最后、在77年的时候,曾经写了一个叫《石油塔》,是根据《金铃(陵)塔》改编的《石油塔》,《石油塔》就唱出来了,当时那个时候她曾经失去过信心,她的老师把剧本都撕掉了,从今以后不要再唱了、烦死了,她就哭,她说我背不出,因为呢,有功课再要背剧本,她觉得来不及,那么她说我不唱了,英文老师很气死了,意思讲我花了这么多心血,你都不知道,就把剧本撕掉了,过了一会儿,大家屏了一个小时以后,老师问,你唱吗,她说唱的,然后再重新写出来,写好再给她唱。顾竹君她记得有一次,她每场演出她的老师一定会坐在后面看的,没有一场错过,一定会在后面看,万一不好,他会、戏演完之后,上台来骂她的;今天演得好,他只会对她笑笑,也不说她。记得有一次,顾竹君她在台上唱、唱得很起劲的时候,突然之间她台词忘记了,脑子一片空白、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两只手伸得笔直、看着台下的观众,那么台下的观众也看着她,她也看着台下的观众,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突然之间她的老师在最后一排“咣当"一声大声的为她提台词,因为剧本是他写的、他都背得出,他一提词,自己一下想起来了,接着唱了下去。台下的观众满堂彩,都笑了起来,从此以后每次唱到这里自己再也不会忘记了。

人生其实充满了机遇,而成功的关键就在于你能否抓住机遇,遇到恩师张双勤是顾竹君的一次机遇,她抓住了,所以她成功了。进入上海滑稽剧团之后,顾竹君面前的机会更多了,但是她并没有挑花眼,相反的她认清了自己的位置,选择了一条最适合自己发展的道路,顾竹君再次抓住了稍纵即逝的机遇,迎来了她艺术上的又一次高峰。

进了剧团之后,她多数都是以曲艺为主,就是说跟着袁一灵老师这个剧组一直唱曲艺,后来说唱唱得多了以后,她想我自己的一条路子,我自己要去认准,比如说、你是以说唱为主一直唱说唱呢,还是以独脚戏为主,后来顾竹君她就想了一个办法,我自己嗓子不错,自己想还是学唱各种地方戏曲,因为当时她记得以前有一个叫田丽丽的老师,人们都说她各种地方戏曲都学得很好,那么她想自己也去尝试一下,那么她顾竹君就买了很多磁带,拿来听、一直听,听下来呢,她觉得她自己嗓子条件本身还是可以的,那么她就学唱各种地方戏曲,所以她现在还是走这条路子多,真正上海说唱,自己如果唱也是以各种地方戏曲为主,就学唱各种地方戏曲,在这个当中她也曾找过很多老师去学唱,比如像沪剧院的丁是娥老师,越剧院的金采风老师,还有京剧团,京剧团她还找过李炳淑老师,她都去叫他们来教她自己,他们都说她蛮要学的,她唱得不好的地方都叫他们来教自己怎么唱,你们的沪剧发声是怎么样的,京剧的发声是怎么样的,越剧的发声是怎么样的,让她去学会、知道了以后,下次随便拿到什么自己都知道应该用哪种发声的方法,所以她还是对她自己的唱、她还是比较研究的,她蛮研究别人的唱。她有一次到沪剧院,那时候丁是娥老师正好在生病之前,脚有点痛,听到顾竹君她去找她,她老开心的,她说顾竹君你来了,她说是的,丁老师,我正好在学你一段唱,《鸡毛飞上天》从前有个小姑娘,我想你能不能好像教教我,她说好的,她很开心的,别人都还在开会,她就出来了,脚一瘸一瘸的走出来,她说,顾竹君你唱一遍给我听,她就唱给她听。那么丁老师的特色顾竹君她当时是从磁带里听到的,鼻子有点塞,自己就照她的塞的鼻子唱,唱好以后、她就说了一句,小顾、你不要学我的塞鼻子,顾竹君她问她为什么,她说当时我在电台里录音的时候正好是重感冒啦,所以你现在把我重感冒的声音都学会了她讲。

作为一名滑稽演员,顾竹君时常会参加一些大型滑稽戏的演出,对于从说唱演员转为滑稽演员的顾竹君来说,唱才是她的优势所在,要她演戏还真有些难度,不过这也难不倒她,一个个性格各异、生活背景不同的人物在她的演绎下都焕发出了新的生命。要问顾竹君何以能够演得这么出色,三个字:下生活。

她最早第一次唱大戏是和严顺开老师唱的,唱的戏名叫《出色的答案》,当时叫她扮演一个男孩子,叫她把头发全都剪掉、做一个男孩子,她就按照他说的做,因为当时她还是一个小孩子,第一本戏、自己一点都不会唱戏,后来她就去演了,演的时候导演说她当时不像,因为当时是第一本戏,自己也根本没学过表演,因为说唱占多数。严老师说,你不要去刻意地表演自己,你就很生活化的、生活点,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就这样,从第一本戏开始,一本一本就唱到今天。比如说,基本上是“下生活”,比如她曾经演过一个滑稽戏叫《人命关天》,《人命关天》中的女主角,女主角她就是劳动监察大队、专门去执行安全生产的,当时自己实在是不懂,劳动监察应该怎么样自己都不懂,不懂的情况下,顾竹君她就去下生活,她就跑到人家造房子的地方,人家脚手架全部搭在那里,她就跑去问他们,他们说,出去、出去,你不要闯祸,她说我来下生活,让我知道你们这里是怎样的规章制度,那你安全帽戴起来,自己想起来了,她想我要去演这个戏,我自己安全帽不戴,我本身就要管别人的,她说噢、戴,那她就戴上了安全帽,然后她就一直跟着一个人,看看别人是怎么管人的,很凶的,但里面带有善良的一面,去叫别人注意安全,要叫人家怎么样懂得就是讲生命是宝贵的,那么这一点就是说她大概去下了两天生活,她在台上就站住脚了。

演了这么多年,唱了这么多年。顾竹君为滑稽事业奉献了她的心血,因而也换回了家中众多的奖状和证书,这些在旁人看来只是几张薄纸片的东西却是顾竹君最宝贵的东西,因为在她看来这不但是对她艺术上的肯定,更是观众对她喜爱的见证。

她呢,就是讲进了剧团以后,正好前前后后到当时为止得了十二个奖,十二个奖大小奖都有,比如说全国曲艺汇演就得了二次,不是,得到三次全国曲艺汇演奖。那么,江浙沪就得了二三次,所以每次拿奖回来的时候她都很开心的,那么在很早以前、刚刚开始的时候,后阶段总是拿不到一等奖,但二等奖总是拿得到的。后来她就在想,我这个人怎么总是得二等奖,那么她就一个人专门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有一次她说我一定要拿一等奖试试看,后面正好有一个江浙沪独脚戏说唱大会串的时候、比赛的时候,她就演出了一个小品叫《主旋律》,她是拿到了一等奖,她是开心的不得了,她就说我终于脱掉了二等奖、拿到一等奖了。应该说最难忘的故事是她曾经在1989年开了一个演唱会,这时候呢,她开演唱会的时候是钱最少的时候,因为没有什么赞助,正好找到一个青年宫,她以前是青年宫出来的,青年宫里的乐队老师,他是恒丰中学的老师,后来他就经商了,他听到顾竹君要开演唱会,他马上就赞助她钱,说:顾竹君、我赞助你钱、让你成功的开演唱会,当时就这样一位老师帮她开了演唱会,当时演唱会开得特别成功,为什么呢,她开的“顾竹君成长演唱会”,成长汇报演唱会,当时滑稽界、到当时今天为止、滑稽界的女一辈能够开演唱会只有她一个人,所以她请了很多名家,譬如讲她请了关怀、吴君玉、孙徐春、李家耀等等,很多老师都来帮她忙,而且都不计较报酬的,她很开心,到当时现在她遇到他们,她还是说,自己很谢谢你们帮我当时开演唱会,他们说,顾竹君你的演唱会真的是开得成功的,他们说,不错的,年纪很轻的时候开演唱会,她也是很开心很开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