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古人是如何制冰的?

古代的“制冰之路”是很坎坷的,古人坐拥“宝山”上千年而不用,最终在一个唐朝的夏天热不可耐,才创造了奇迹。

一场迟到了上千年的奇迹。

作为南方人,深知冰是可贵的,特别是在广东的沿海地区,根本不会下雪,我们一年四季大多如夏,如果没有“冰柜”(冰箱),想看到冰,那几乎没有可能。

可以前关注明清历史,却多次从广东明清小说家的字里行间发现一个奇妙的事情:

“广东‬古人‬在夏天吃冰刨”

当然,也只有富人才吃得起。

但总归是有人吃了,那么问题也就来了,那个时候哪里来的冰箱,如果没有冰箱?又怎么弄出来的冰?

这一切,都要从“硝石”的历程说起。

先秦炼丹师:想不到,我竟是冰的罪人

硝石,古称“消石”,是一种自然界中,可以自然存在的产物,说它比人类的历史更早,一点问题都没有。

古代硝石,其实是很常见的,在如今的很多农村地区,到了秋天的时候,一些土房子的墙脚底下总会有一些亮晶晶的颗粒物,老一辈人叫做“地霜”,其实,这就是“硝石”。

硝石是从大自然中的“含氮有机物”经过了细菌分解、氧化后,变成硝酸,然后在土壤中,有着一种“钾元素”,两者混合化合而成,最终成为“硝石”,这也是为什么在那些土房子的墙角中,总能发现硝石的缘故。

这种是一手硝石,但古人最早重视硝石的作用,却是在“制药”上。

其实这种“使用顺序”,很好理解。

根据古人的生活环境,发现一种新物种,第一时间肯定考虑:能不能吃,此乃人类本能。

而关于什么制火药,这属于是高度文明的多次开发。

然后有人把硝石给了医生,医生就拿来做临床试验,发现这硝石,还真的有效,不仅有效,而且硝石对于一些急性病,有着很强的抑制作用,久而久之,这就成为了“神物”。

自然而然地,喜欢炼丹的“高人们”,就盯上了这种奇物。

都说先秦时期,炼丹师已经阴差阳错倒腾出了火药,可火药却一直没有快速转变为热兵器,后人都觉得是这些垄断了“火药”的炼丹师造成的,其实比起“抑制热兵器”诞生这个罪名,炼丹师“抑制制冰”这个罪名更大。

因为硝石吸热,这就是放在水中的一个过程,不需要很复杂的步骤,只需要一次大剂量的“反应”,就能得到冰块,可偏偏就是这么一个简单的“一步”,硬是被挡住没有走出。

先秦时期的炼丹师到底有没有阴差阳错制造出过“冰”来,我们也是不知道的,因为历史没有记载,方法没有广泛流传,就被视为不存在的事情。

总得来说,古人制冰也是很简单的:

就是通过“硝石”溶于水后吸收大量的热量,从而降低水本身的热量,令水达到零度,最终结冰。

过程是简单的,化学的反应也是不复杂的,可就是把硝石倒进水里这么一步,却在先秦以来被耽搁了。这批拥有着大量硝石原料的炼丹师,没有发掘出硝石的更大功能,反而是向上忽悠统治者阶级,让皇帝喜欢上炼丹。

当炼丹被皇帝所喜欢,那意义又是不一样了,对市面上的硝石几乎会造成“垄断”,反正这些“仙丹”吃了甭管有没有用,先吃了再说,试想,自秦始皇开始,朝朝代代热爱炼丹的皇帝,哪一个不是前赴后继,毫不顾忌的。

且最重要的是,这些统治者阶级,本身是拥有着“冰窖”的,每到大冬天,中原大部分地区还是可以“结冰”的,他们皇家有人采冰,只是底层百姓、南方百姓没有用冰的资格罢了,对于炼丹师、统治者这些等级的人物而言,的确没有制造出冰的动力。

人造冰的动力:商业社会的全面推动

当古人通过硝石造出冰的时候,已经是唐代了。

根据史料记载,我国古代最早的人造冰出现在唐代中期的“长安”。

人造冰的出现堪称破天荒、奇迹,因为它诞生于西北的大夏天。

硝石,这味在中医、炼丹界被誉为“感海卤之气所生,乃天地至神之物,......能使七十二石化而为水,柔润五金,制炼八石,虽大丹亦不舍此”的神物,最终被商业社会,找出了一个最亲切的用途。

要知道,炼丹的时候,即便是“大丹”都不舍得多放,可现在却被民间百姓用来造冰,这可不可以说是一场“硝石的革命”呢?

而硝石之所以在唐代才开始被人发掘出造冰的功能,根本原因就是唐代发达的商业社会。

唐代商业贯通南北,连接中外,越来越多的人经商,朝廷在税务、籍贯、行业上多做了改变,促进越来越多的商人行走社会,如此一来,社会所需要的“商品”就成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同样带动了“商品革命”。

大家都在比谁的商品更好、更新颖、更便宜,这个东西,就叫“创新”,作以冰这种“制造”成本低的物品,是不会被放过的,唐代的冰诞生于当时的世界中心长安,就理所当然了。

在《唐摭言》里面,就有如此记载:

“昔蒯人为商而卖冰于市,客有苦热者,将买之。蒯人自以得时,欲邀客以数倍之利。

来自于“蒯地”的商人,把冰拿到市场上卖,如果有沿途苦于炎热的旅客,就能买来解暑。

蒯人泛指的河南洛阳局部地区的人,夏天的河南,也是十分炎热的了,要说这些商人是拿着冬天采集来的冰出来销售,那简直是吃力不讨好,所以他们所售卖的冰,也都是人造冰。

可在唐朝,这还不算霸气的,最霸气的,还属杨玉环的家族,背靠唐玄宗,大夏天最热的时候,直接在长安“摆冰山”,在《开元天宝遗事》里面,就有这么一个记载:

“杨氏子弟,每至伏中,取大冰,使匠琢为山,周围于宴席间,座客虽酒酣而各有寒色。亦有挟纩者,其骄贵如此也。”

杨国忠到了大夏天,就宴客满座,请来雕刻的石匠,把大冰块雕成山,然后让宾客坐在冰山周围喝酒,这种待遇堪称古代的天花板,就连现代人,如果没有空调,那也是比不上的。

不过“人造冰”和“人造冰”之间,又有着很大的不同。

其实硝石放入水中,直接吸热令水结冰,这种冰的本身,是没有太大毒性的。

可一旦冰要拿来做别的食物,那就需要讲究硝石不能与之“冲”了。

所以对于“景观”用的人造冰,和食用的人造冰,唐代人的制作方法不同。

景观用的人造冰,就是一个大容器,把大量硝石放入水中直接制成,这个过程很简单。

而食用冰,则是需要内外大小两个罐子,小罐子里盛着纯净的水,然后大罐子中再放入硝石,先让大罐子的水成冰,再让小罐子的水成冰,这个过程非常地复杂,所以食用冰的价格很贵。

也就是商业社会的大规模发展,才能支撑起食用冰的大量生产,因为商业社会的本质就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很多的科技创新,都是在商业的背景下推展开来的。

古代的冰箱

自唐宋的商业社会推动“人造冰”的大量出现,人造冰接下来的历程,就是一个从“高价”到“低价”,从“稀有”到“普及”的过程。

之所以能普及,还是在于硝石本身是可以被大量制造的,不是金银这种稀有的消耗品,用完了就没了。

在宋代,特别是《东京梦华录》中,汴京已经大量出现“冰酪”这种美食了,在唐朝,吃冰酪的往往都是那批王公贵族,可在宋代,你就算是个平民百姓,都能拿出个十几钱在汴京买“冰酪”来吃。

因此前面所说的明清小说家记载的广东人在夏天吃“冰刨”,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了。

而除了人造冰的技术和成本大范围扩散导致冰价下跌以外,冰的“保存”工具也开始大量商业应用,那就是“冰鉴”

冰鉴,就是古代的冰箱,一种以金属和木复合制成的器皿,主要存放的,就是冰。

古代冰箱,在先秦时期就是有的,在先秦时期,周天子有“冰官”,称之为“凌人”,而当时的冰窖,叫做“凌阴”。

不过“凌阴”,却是在农历的五月初一才能打开,这意味着,周天子用冰,不是那么自由的,不是到天气扛不住的时候,也不可以随意开冰窖。

封存冰窖,代表着冰的处境岌岌可危,平时用,也要小心用,拿出来要赶紧用,不然就化了,这种麻烦的现实让人很着急,怎么办呢?

有能人出现了,根据多次制造,直接造出了冰鉴,比如勾践,就曾带过“冰箱”外出:

“勾践之出游也,休息食宿于冰厨。”

其实周天子的祭祀,也没有我们现代人想象得那么寒酸,周天子在进行长时间的祭祀时,为了避免祭物的变质,早就用上了“冰鉴”,豪华程度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

因为出现得早,冰鉴本身,也不是一个很神秘的东西了。

晋代以后,百姓之家多见金属,以前那是市场存有量低,经过社会的推动,金属大量开采,也被利用,民间有人能做出各种各样的“金属器具”,有人制造冰鉴,但只是给贵族人家所用,普通百姓,是知道有这种东西,却没有用途。

但技术是存在的,只要市场需要,就能大量制造。

一直到明清时期,冰鉴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东西了,很多商人家庭都拥有,小农经济的百姓之家或许还是没有,可是商人的群体多了,整体的冰鉴总量也跟着多了,现如今很多考古文物,都把冰鉴单独做成一个“类目”了。

从自然冰到人造冰,再从冰窖到冰鉴,古人的智慧是在进步着的,古人的生活也十分丰富,让我们看到了多姿多彩的一面,这在生产力落后的时代中,可堪称奇迹。

在南方人眼里,若没有冰箱,那么想要得到冰,还是不容易的,可从先秦再到唐宋,再到明清时代,一步步的普及,再到如今的电器冰箱,这不是一次次伟大的进步吗,也许未来会迎来随手制冰的时代,对于中国人而言,这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本文原创自“纪元的尾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