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

老年人再婚家庭里,老年女性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我今年53岁,七年前办理了提前退休手续,在家里干着买菜做饭的活。前几日,偶遇以前的老邻居邓姐,她给我讲述了再婚后的遭遇,让人唏嘘不已。

邓姐比我大十岁,我至今还能记得她小时候在院子里带着我们这帮小朋友“疯玩”的情景。她在事业单位工勤岗位上退休,退休工资还不低。邓姐有一个儿子,在黑龙江的部队里当军官,在当地找了媳妇成了家,每年利用探亲假一家三口回来陪陪邓姐。

邓姐感叹自己命不好,丈夫在她退休的第三年得病去世,儿子看她孤单的样子十分心疼,多次劝说让她重新组建家庭,但她觉得和丈夫感情深厚,忘不掉他们朝夕相处的岁月,直到快60岁,才和现在的丈夫老冯领了证。

老冯比邓姐小一岁,两人结婚时他还没有退休,在单位还有点小权力。再婚生活并没有像邓姐想象的那样美好,心累,有种筋疲力尽的感觉。

“自己孙子都没有带过一天,自己过日子轻松自在,想干嘛就干嘛,现在倒好,还要给老伴儿看孙子,家务活是样样不落。”邓姐抱怨着。给儿子打电话时,怕他担心自己,只能强装笑脸,撒谎说他冯叔对她很好,怕她累着,很多活他抢着干。

老冯半辈子养尊处优惯了,不会干家务,退休后每天手一背,独自去公园溜达,见了老同事,一说话就是半天时间,掏出手机一看该吃午饭了,又背着手哼着小曲回到了家。

邓姐说自己不但成了免费保姆,平日里买菜还得自己掏钱,春节时给老冯孙子红包,包500元老冯嫌少,非让包一千块钱,自己有点积蓄,可也不能全用他家人身上,这比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劳累花钱。

有个老同事提醒邓姐,现在老年男性病多,万一老冯走在前面,你怎么办?拍拍屁股回自己家,这么多年白伺候他了?这句话点醒了邓姐,回到家要房产证,老冯装模作样找了半天,说丢了。邓姐第二天就带着户口本和两人结婚证到房管中心,工作人员一查,说房子早过户了,邓姐一看名字,这不是老冯的儿子吗?过户日期是老冯和邓姐结婚前一个月。

邓姐彻底恼了,收拾了个人物品回了自己家,老冯带着儿子儿媳来了,把房产证交到邓姐手里,并写了书面保证,邓姐可以在这房子里住到去世,以后每个月给邓姐2000元钱,用于生活费支出。

邓姐几次萌生了分手的想法,可看了别的重组家庭的老人,日子都过得不舒心,比她差得远的大有人在。老冯虽然有点小家子气,可还是能看出来,他是真心要和自己共度余生的。

邓姐觉得这段婚姻让人左右为难,想割舍吧,却不心甘,这么多年也习惯这种生活,寂寞的时候还能有个人说说话,继续维持,感到这辈子活得窝囊,一辈子都在为了别人,从没有为自己好好活一次。

其实,现在社会确实进步了,人们有了包容度,对老年人再婚都是抱着理解的态度,从心里面接纳了。作为当事人,既然选择了重组家庭,心里就不要懊悔不已,要敞开心扉,认真和对方谈一次,把自己一些不好改的缺点都说出来,让对方有个接受过程。

最美不过夕阳红。过日子就是过心情,老年人心里面舒适了,才能面部有笑容,行动有干劲,才能彼此依靠扶持、包容欣赏,遇到矛盾苦恼,才能心平气和认真倾听,有效化解。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权立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