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缺乏根基的汉文帝为何没变成西汉诛吕功臣们的傀儡?

汉文帝继位后,那些拥戴他的功臣肠子都悔青了,原来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西汉初期的朝堂,一直存在着两股势力,分别是以开国功臣为代表的的功臣集团,以及以各大诸侯王为代表的的宗室集团。

而吕后执掌国政期间,又扶植起了吕氏外戚势力,一时间这朝堂上呈现三足鼎立的局面,而且由于有吕后的存在,使得吕氏外戚集团压制住了另外两股势力。

随着吕后去世,三方的平衡迅速被打破。最终宗室和功臣合力消灭了吕氏外戚势力,这就是所谓的诸吕之乱

然而事情还远未结束,虽然消灭了吕氏外戚集团,但是当时的小皇帝还是吕后的孙子,万一他长大了要为吕氏一族报仇怎么办?

于是功臣和外戚们决定废了小皇帝,重新立一个皇帝。

当时,呼声最高的人选是齐王刘襄,他第一个起兵讨伐吕氏一族,又牵制住了吕氏一族派出的朝廷大军,这才使得功臣们能够消灭吕氏外戚势力。

平息诸吕之乱,齐王刘襄乃首功。

可惜,齐王刘襄太过强势了,无论是功臣集团还是宗室集团,都不希望有个强势的皇帝。

于是他们以刘襄娘家人品行不好,担心再次出现外戚干政为由,否决了刘襄这个人选。

接下来,功臣集团和宗室集团产生了分歧。

功臣希望新皇帝年纪越小越好,便于控制。宗室则希望新皇帝好说话且年长些,这样好维护宗室的利益。

最终,经过双方一番博弈,决定共同推举当时的代王刘恒为新皇帝。

选择刘恒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是汉高祖刘邦的儿子,年纪不长不幼刚刚好,而且在人们看来,刘恒很无能。

要知道,吕后执掌朝政期间,对于刘邦的几个儿子,刻意各种打压,唯独放过了刘恒。因为刘恒这人完全没有存在感,就连吕后都认为他不构成威胁。

要不是这次推举新皇帝,所有人都忘了刘恒还有这么个儿子。

就这样,代王刘恒即位称帝,便是汉文帝。

原本,宗室和功臣们是想让汉文帝当个傀儡的,好方便他们掌控朝局。

可惜,他们都看走眼了,汉文帝此人不简单。

在即位之初,刘恒就想方设法稳固自己的皇位。

首先,是消除自己继位的最大不安定因素,也就是他的王妃和王妃所生的几个孩子。

当初,吕后执掌国政,为了控制遍布全国的大小诸侯王,不断将吕氏一族的女子强行嫁给他们,以便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而当时还是代王的刘恒,娶的王妃正是吕氏一族的女子。

此时诸吕之乱已经平息,吕氏一族被定下重罪诛灭九族,如果刘恒还留着吕氏王妃及其子女,那他这个皇帝岂不是和吕氏一族脱不开关系?

汉文帝原本就不是正常继位,在一些人看来算是得国不正,如果他留着吕氏王妃及其子女,只会给人攻击他的借口。

比如前面提到的齐王刘襄,他对这皇位可是志在必得。要不是功臣和其他宗室从中作梗,这皇位已经是他的了。

因此吕氏王妃及其子女必须除掉。于是,就在汉文帝继位前后这阵子,她们便离奇去世了。

说实话,仅凭这点,就可以看出汉文帝此人不简单。对于自己的妻儿也不手软。

接着,是扶植自己的势力。

汉文帝作为一个空降的皇帝,可谓是个光杆司令,他想和朝臣们斗,必须要有自己的势力。

当时汉文帝只带了六个人一同前往长安,因此他只能重用这六人,给他们都封了官。

其中以宋昌、张武最为重要。

张武担任郎中令,负责宫中的宫禁和安保工作。

宋昌则担任卫将军,掌控长安城驻军。

当时,长安城的驻军分为南军和北军。南军由卫尉统帅,北军由中尉统帅。这卫尉和中尉都是由功臣担任,汉文帝没法插手,只得在上面安插个卫将军,来统帅南军和北军。

这样安排,汉文帝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住了长安城内的军队,他这个皇帝才有了发号施令的底气。

当然,以卫将军统帅南北二军乃权宜之计,毕竟实权还是掌握在卫尉和中尉手里。所以后来汉文帝干脆找个理由废除了卫将军,顺势解散了南北二军。

至此,他在长安城内的地位才算彻底稳固了。

最后,是争取民心。

只要百姓都认可汉文帝这个皇帝,他的皇位就彻底稳固了。

汉文帝借着新君继位之机,宣布大赦天下,让那些罪行不算严重之人得以回家和家人团聚。释放一个人,就能争取一个家庭,可想而知会有多少家庭对汉文帝感恩戴德。

这还没完,他还下旨,给每户人家的男主人加爵(军功爵制度的爵)一级,赏赐每户人家的女主人牛和酒,允许百姓宴饮五日(相当于放了个小长假)。

这些百姓得了皇帝的好处,自然认可他继承皇位了。

后来,汉文帝又和大臣们商议,此前的刑罚太过严苛,希望能减轻刑罚。

这事,一来与大臣们的利益无关,二来谁敢反对此事,只会显得反对者不讲仁义,因此这些大臣们随便讨论了下,便同意了。

这还没完,百官提议汉文帝立太子,汉文帝又趁着立太子的机会,下旨给每户人家的长子加爵一级。

至此,百姓中受到汉文帝恩惠之人超过大半,这民心自然全都向着汉文帝,不会再有人质疑汉文帝继承皇位是否合理合法了。

通过以上一系列手段,汉文帝彻底稳固了自己的皇位,为他后面与功臣还有宗室斗法,创造了条件。

在汉文帝继位之初,由于势单力薄,因此他对于功臣和宗室采取的手段主要以安抚为主。

先说功臣。

首先是大肆封赏在诸吕之乱中有功之人。

太尉周勃升任右丞相,增加食邑一万户,也就是传说中的万户侯了,同时赏赐黄金五千两。

右丞相陈平改任左丞相,增加食邑三千户。

大将军灌婴升任太尉,增加食邑三千户,

此外,还增加朱虚侯刘章、襄平侯纪通、东牟侯刘兴居每人食邑二千户,赏赐黄金一千两。封典客刘揭为阳信侯,赏赐黄金一千斤。

汉文帝这番封赏,在安抚功臣之余,还暗藏心机。

周勃、陈平、灌婴都是追随汉高祖刘邦的西汉开国功臣,是功臣集团的核心人物。汉文帝对他们非常忌惮。

汉文帝任命灌婴担任太尉,实际上是明升暗降。大将军主要的职责是率领朝廷大军出征,一旦有战事,大将军的兵权太大,而太尉虽然地位崇高,但是实权其实并不大了。

汉文帝此举实际上是变相解除了灌婴的兵权。

而汉文帝对于陈平和周勃的安排就更妙了。

当时以右为尊,右丞相的地位比左丞相高。

陈平原本是右丞相,结果他的位置被周勃占了,他只能屈居左丞相。加上周勃此人居功自傲,陈平必然对周勃不满。

这将导致功臣集团内部出现裂痕,汉文帝到时候才好拉一派打一派,扩张皇权。

再说宗室。

首先是封赏在诸吕之乱中有功的宗室。

首当其冲的,便是齐王刘襄。他是所有宗室里,对皇位最有企图的人,而且齐国军队强盛,不安抚好他,就会出大乱。

汉文帝将琅琊国之地划归齐国,使得齐国的版图得以扩大。

不过这地方原本就是齐国的,当初吕后执掌朝政期间,强行从齐国划出,建立琅琊国。所以,汉文帝此举只能算是物归原主罢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齐国的土地确实扩张了许多,齐王刘襄勉强接受了这个安排。

同时汉文帝还封齐王刘襄的弟弟刘章为城阳王,弟弟刘兴居为济北王,这些地方都原本属于齐国,汉文帝明显想让他们兄弟不睦,互相牵制。

同时,琅琊王刘泽改封燕王。当初决定性皇帝人选的时候,刘泽是宗室代表,他与齐王刘襄有恩怨,因此竭力反对刘襄继位。

因为此事,二人算是水火不容了。

此次汉文帝将他改封燕王,就是想为齐王刘襄树立一个强敌,来遏制他的发展。毕竟燕国可比琅琊国大多了。

而且趁着分封宗室的机会,汉文帝还将自己的儿子分封到各地。其中刘武被封为代王,刘参被封为太原王,刘揖则被为梁王。

实际上,这些诸侯国都成了汉文帝在地方上的势力,一旦需要,他可以调动这些诸侯国的军队。

通过封赏功臣和诸侯王,汉文帝得以壮大自己的势力,削弱功臣和宗室。

当汉文帝的地位稳固,能够掌控朝局后,他便开始对这些功臣还有宗室下手了。

首先是对付功臣,毕竟他们真正掌控着国家机器的运转,解决了功臣集团,汉文帝才能真正掌控西汉朝廷的大权。

不过,汉文帝一直很忌惮一个人,那就是左丞相陈平。

刘邦建立西汉的时候,手下有三大谋臣,分别是张良、陈平,以及萧何。

此时张良、萧何已经不在,仅剩陈平一人,而且他已经年过古稀。

然而汉文帝一点也不敢小看他。因为他举手投足就把周勃给赶出朝堂了。

周勃当上右丞相后,有人提醒他,他现在位极人臣,又居功自傲,迟早会引来祸端,应该尽早避祸。

于是周勃听取了那人的建议,以生病为由,辞去了右丞相的职务。

这人是谁,史书上没说,不过肯定不是汉文帝的人,汉文帝巴不得周贺呆在朝堂上,好和陈平斗法,肯定不会希望周勃辞官。

因此,这人不是陈平,就是陈平派去的人。

而周勃出于对陈平的信任,采纳了他的意见。

此后,陈平就一人独自担任丞相,汉文帝没有再任命右丞相。很明显,他知道自己再安排个人也是白搭,他斗不过老谋深算的陈平。

直到陈平去世,周勃再次出任丞相,汉文帝才敢对功臣们动手。

当时,长安城中聚集了大量列侯,他们便是功臣集团的主体。汉文帝下旨让这些人回到各自的封地,同时要丞相周勃率先执行这道命令,为百官做个表率。

就这样,周勃再次被免官,一大批功臣被赶出长安城。

汉文帝此举,意图分化功臣集团的力量,这些人回到各自的封地后,他们之间的联系就无法像以前那么紧密了。

与此同时,他们离开长安城,便离开了权利中心,很难再干涉朝政。这样便于汉文帝掌管朝廷大权。

不过这还没完,汉文帝需要立威,而最好的人选便是周勃了。

周勃被免职回家后,即使他再笨,也看得出来汉文帝对他不满,加上此前陈平的提点,使得他总担心汉文帝要对他下手。

为此,周勃经常在家里身穿铠甲。

在古代,私藏铠甲是重罪,可视作谋反,何况是整天穿着铠甲。于是有人去官府告发周勃,说他意图谋反。

周勃就这么被抓起来了。

在狱中,周勃受到狱卒的各种欺压,然而他此时无权无势,竟然拿小小的狱卒都没办法。

不得已,他只能给予狱卒千金,以图少受些罪。

好在狱卒也是讲规矩的,不仅不再为难周勃,还提醒周勃去找公主帮忙。这公主指的是周勃的儿媳,公主特意跑来为周勃作证,证明他是被冤枉的,

同时,周勃的家人付出巨大的代价,争取到薄太后的弟弟薄昭相助,薄昭成功说服了薄太后。薄太后将汉文帝训斥一番,让他放人。

汉文帝的目的就是好好将周勃打压一番,并没有真的想将他治罪,于是放人了,周勃才得以躲过一劫。

不过通过此事,让功臣们都明白了一点:汉文帝才是这朝堂的主宰,他的意愿没人能够违背,否则就会落得和周勃一样的下场。

从此以后,汉文帝在朝堂上真的是说一不二了。

收拾了功臣集团,下面就轮到宗室集团了。

对于宗室,他选择杀人立威。毕竟这些宗室大多出任诸侯王,个个都手握兵权,他们对汉文帝的威胁更大。

他的第一个目标便是城阳王刘兴居。

这刘兴居是齐王刘襄的弟弟,他一直希望哥哥刘襄能当上皇帝,可惜汉文帝的出现使得他的梦想破灭了。

因此他对于汉文帝一直怀恨在心,想要伺机报复。

公元前177年,当时齐王刘襄已经去世,匈奴来袭,汉文帝亲率大军抵御匈奴,驻扎在太原。

刘兴居趁机起兵反叛,想要和匈奴里应外合击败汉文帝的大军。

他不知道的是,汉文帝一直在提防刘兴居兄弟几人,早就做好了万全的安排。他任命柴武为大将军,率军讨伐刘兴居。

对于柴武此人,很多人比较陌生,其实他也是跟随刘邦起兵的老将,位列开国功臣第十三名。

他经历过灭秦之战、楚汉争霸,以及汉朝初期的一系列战争,虽然没有韩信、樊哙等人有名,但也是经验丰富的老将。

汉文帝派他去对付刘兴居,那是万无一失。

果然,两军交战不久,就传来刘兴居兵败被杀的消息。

汉文帝的第二个目标是他的弟弟,淮南王刘长。

虽说是弟弟,但是他们不是一个娘生的,所以并没有什么感情。

更重要的是,他是吕后一手带大的。

汉文帝是因为吕氏一族被灭,才得以坐上皇位的,所以他很担心这个弟弟会不会哪天想要推翻自己。

到了公元前174年,汉文帝的担心应验了,刘长真的想起兵反叛。

不过这刘长显然不聪明,竟然找了七十多人密谋反叛之事。

这种事情在谋划阶段自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七个都嫌多了,还七十个,这是生怕没人泄密吧?

而且这些人里面,就有柴武的儿子柴奇。这柴武明显是汉文帝的人,刘长和柴奇一起密谋反叛,事后柴奇还不立刻去告密?

于是,刘长还没开始行动,朝廷已经知道他的计划了。

当然,还有一种可能,这事就是汉文帝栽赃刘长的。

总之,刘长还什么都没做,就被押赴长安城,最终被赐死。

在杀了刘兴居和刘长后,宗室里面敌视汉文帝的人已经不在了。同时此二人的死,很好的震慑住了其他诸侯王,使得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通过以上一些操作,汉文帝不仅拜托了功臣和宗室的控制,避免了沦为傀儡的命运。还削弱了他们,彻底掌握了汉朝的大权,也正是因此,他才有能力按他的意愿治理国家,开启了“文景之治”,为汉武帝时期的盛世打下了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