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杨广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外甥女宇文娥英?

隋炀帝杨广杀了自己的外甥女宇文娥英,无外乎是两个原因:

一 外甥女不过是杨广的工具人,利用完了没有价值了,为了防止她泄露秘密,干脆把她杀掉,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二 宇文娥英自己作死,不作死就不会死,杨广也就成全了他。

宇文娥英是杨广的姐姐杨丽华的女儿,杨坚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北周的皇帝宇文贇,随后就生下了宇文娥英这个公主。

公元五八零年,隋文帝杨坚篡权夺位,建立了隋朝。又过了几年杨坚就把杨丽华封为乐平公主,并且非常厚待她。

大概是觉得愧对自己女儿的原因吧,杨坚只有下令为宇文娥英公开择婿,竞争上岗。

每天都有上百人前来应聘,他们在弘言宫做自我介绍,展现自己的才艺,接受乐平公主的面试。

幽州总管李祟的儿子李敏在当时是名动天下的高富帅,被乐平公主一眼看中,就成了她的女婿,从此李敏和宇文娥英就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杨丽华也非常喜欢自己的这个女婿,毕竟一个女婿半个儿,她没有自己的儿子,对自己的女婿就格外器重。

自己的老爹抢走了自己丈夫家的皇位,杨丽华就想替自己的女婿多争取一点,她交代李敏:我把天下都给了皇帝,皇帝必须封你一个柱国的官职,给其他的官职你就别接受。

杨坚对李敏也非常满意,一方面小伙子长得确实比较帅,也特别有才华,更重要的是他的父亲始终坚定地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帮助他登上了皇位,平定了天下,也应该报答一下老李家。

这时候的李敏没有担任任何官职,杨坚就说:给你一个开府仪同三司的官职如何?这在当时是比较高的官职了,也就是说可以建立自己的府邸,选拔自己的幕僚班子,独立办公。

李敏时刻牢记丈母娘的话,跪着没有搭话。当然在李敏的家族中有很多人都担任了开府仪同三司的职务,自己贵为皇亲,自然也该更进一步,对这个官职没有多大兴趣。

杨坚明白这是对这个官职不满意,然后就封他为柱国,这时李敏才跪倒叩谢。

柱国是非常高级的职务,北魏时期有八柱国十二将军,他们共同构成了统治领导集团。杨坚的父亲杨忠也不过是12将军中间的成员,没有成为柱国。

到了609年,杨丽华去世了。在临死之前,把自己的女儿女婿托付给了自己的弟弟杨广,对杨广说:我没有儿子,只有一个女儿。我深深地爱着我的女儿女婿,请把我的封地留给女婿,请陛下顾念多年姐弟情谊善待他们。

他们姐弟之间的关系也非常好,杨广就把封地提高到了五千户,并且让李敏担任了屯卫将军。

杨广的安排是非常有深意的,一方面是为了给自己的姐姐一个交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拉拢李敏家族,这个家族长期经营幽州地区,位高权重。

这第二个原因也为宇文娥英的死埋下了伏笔,当然是间接的。

隋炀帝杨广好大喜功,三次讨伐高句丽,导致天下大乱,民不聊生,农民起义层出不穷,当时的隋朝也岌岌可危。

公元615年,在隋朝的首都大兴城就流传这么一句话:李氏当为天下。

其实从东晋开始,就有另外一句话:“老君当治,李弘应出”,后来又演变出了“老子将度世”。也就是说姓李的想要出来当皇帝了。

后来又被人变成了二首歌:“桃李子,皇后绕扬州,宛转花园里。勿浪语,谁道许”,“桃李子,洪水绕阳山”。

这两首歌的意思就是说,姓李的把姓杨的给包围了,杨家的江山要改姓了。

当时关中地区的扶风,就有人让李弘芝称帝,吸引了好多老百姓加入了这支农民起义军队伍。

这个消息就让隋文帝杨广非常担心,当时科学不发达,社会从上到下都比较迷信,这其实也是很正常的。

杨广就非常害怕,掰着手指头算了算,朝中有势力的李姓共有三波:李密(瓦岗军的高级将领)的这一波不成气候,自己的老表李渊非常可疑,最后一个就是外甥女婿李敏。

李渊这个人比较狡猾,他花费重金收买杨广身边的人,让他们替自己说好话,最终蒙混过关。

既然李密不足为虑,那么李敏这个家族就比较可疑了。

杨广就命令自己的亲信宇文述来进行秘密调查,正巧宇文述和李敏家族之间也有矛盾,正好可以落井下石。

原因是,李敏家族很早以前为了争夺族长的位置展开了一场仇杀,李筠被刺杀了,隋文帝杨广就把李家的人全部给抓了起来。

当时也是宇文述就是太子杨广的铁杆,在朝中很有影响力,李浑的老婆就是宇文述的妹妹。李浑就对他说:“你如果趁着这个机会把我扶到族长的位置上,让我继承祖宗的爵位,我承诺会把封地一半的收入送给你”。

宇文述就找到了太子杨广,花了些力气才把这件事办成。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李浑这个人出尔反尔,拉上裤子不认账了,当上了族长的位置,又不愿意给钱了。前边的两年忍疼割爱给了,后边就再也不愿意兑现承诺了,这两个人就变成了仇人。

现在宇文述机会来了,他就想把幽州李氏满门抄斩,他就劝说杨广杀掉李敏,以绝后患。

李敏当然不想死,尽管隋炀帝杨广对他进行多次暗示,让他自行了断,但他装作自己听不懂,回到家中和自己的堂叔李浑等族人秘密商议,准备对策。

宇文述得到了这个消息,就对杨广说:“当年先帝梦到了洪水,陛下难道不知道李敏的小名就叫洪儿吗?”。

杨广听了这句话仍然下不了决心,接着宇文述又说:“他们这个家族在朝中做官的人太多,又掌握了禁军,当断不断,必受其乱”。

杨广就命令他进行秘密调查。随后宇文述就指示裴仁基上书告发李敏和李浑谋反,但经过一番审讯,找不到相关证据,两个人也不认账。

宇文述就把李敏的妻子宇文娥英找了过来,对她说:“皇上是肯定要把李敏一家全部杀掉的,谁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你现在最好的出路就是出来告发他们,然后你就可以洗白了,凭借你的地位,什么样的男人找不到,还是要认清形势,不要负隅顽抗,对你没有好处”。

在宇文述的指导下,宇文娥英就出来作证:等杨广率领大军讨伐高句丽的时候,李浑和李敏就在幽州率领数万大军,偷袭李广,夺位篡权,李氏必为天子。

这些内容封禁了一个信封,还加上了加密两个字,直接呈报给了隋炀帝杨广。隋炀帝杨广见信,哭着说:“先皇和我对李家不薄,现在却差一点颠覆了大隋江山,那就杀吧,杀到一毛都不剩下”。

后来宇文娥英听了别人的话,又前思后想后悔了,想翻口供。到现在木已成舟,隋炀帝杨广只好杀人灭口,把这个案子办成铁案。

那就只好一不做二不休,杨广派人用毒药把自己的外甥女宇文娥英毒死了。

但让杨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洪水是李渊的名字,真正要把老杨家全部淹死的是自己的老表李渊,只可惜他藏的太深了,当时没有看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