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历史

历史上有哪些优秀的将领,一开始不被看好,后来却一鸣惊人?

徐向前性格内向,平时寡言少语,不擅夸夸奇谈。蒋介石给他的评价是“资质平平,难堪大用。"殊不知这是蒋介石作为黄埔军校校长打脸最疼的一次,他口中”不会有大出息“的学生在日后的作战中把他的部队打得满地找牙.

徐向前是黄埔一期的高材生,黄埔军校诞生过许多优秀的军官,其中以第一期到第四期最为辉煌。蒋介石在黄埔军校担任校长的之时,就喜欢找每期的学生谈心,说是谈心,但是更多的是拉拢,大家坐在一起,聊上几句话。几乎所有的黄埔一期的学生,蒋介石都和他们单独见过面,聊过天。当然每个学生的待遇不同,见面时间的长短也就不一。

蒋介石找过徐向前,徐向前一走进蒋介石的校长办公室,蒋介石就问他:“你是哪里人?之前做过什么?,徐向前答道;山西人,之前做过教员。蒋介石在和学生谈话的时候,喜欢通过细节去观察对方,以便由此来判断对方是否是他理想中的可造之才,很明显徐向前不符合他的选才标准,才有了这“资质平平,不堪大用”,的评语。

蒋介石自有他的选才标准。但他那是肯定不会想到,就是他眼中这个“资质平平”的学生竟然潜藏着优秀的军事才能,更不会料到,在日后的解放战争中,徐向前会把他相中的所有黄埔弟子打地落花流水。

下面就以红军“反三路围攻”和“反“六路围攻”为例,细数徐向前是如何打脸蒋介石的。1932年冬,红四方面军转战陕北,开辟了川陕根据地,四川军阀认为,红军只不过是一些四处流窜的“残匪”成不了多大的气候,“区区之灾,不足为虑”。而且此时以刘湘为首的大军阀正在展开激烈的内战,所以这就为红军在陕北立足创造了有有利的条件。

在此有利条件下,徐向前指挥部队很快就解放了通江、南江和巴中等地,迅速发动和组织广大的人民群众,摧毁了当地的反动统治,建立起各级组织和苏维埃政权。如此迅猛的发展和巨大的胜利让南京国民党政府和四川军阀如梦初醒,蒋介石深怕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在川北扎根下来,不得不连续电令四川各派军阀,要求他们立即停止内战,握手言和,集中力量,精诚团结,共同对付“共匪”“剿灭川北赤患”,绝不能让他再成大隐患。

在蒋介石大力调停下,以刘湘夺取川北、上川东、下川南等30个县区为结果,暂告结束。军阀刘湘、刘文辉、田颂尧等诸侯也在蒋介石的严令下互相“握手言和”。暂时停止了川西混战。1933年1月27日,蒋介石正式任命田颂尧为“剿匪总指挥”,催促田颂尧务必成红四方面军立足未稳之际,迅速阻止实施“围剿”,并拨给其100万发子弹和20万元军费作为补助。田颂尧先后集结6万余人,分左中右三路向川陕根据地实施围剿。

田颂尧部兵多将广,装备优良,而且来势汹汹。按照惯例,红军在对付这样的强敌时,往往会集中优势兵力逐一歼灭。徐向前在历次的反“围剿”多采取这样的战术。但这次他却一反常态,放弃了此前常用的破敌之法。

川陕根据地不大,且是刚刚组建,缺乏足够的战略纵深。不利于红军大规模穿插机动。言简意赅地说:这不利于红军打最擅长的运动战;另外一方面,川北的地形,自然条件与鄂豫皖存在着很大差别。这里山川纵横,山峰林立,许多地方都被原始森林覆盖,树木高大结实。几个战士都不能将其抱住。徐向前认为,如此严峻的地势,反而更利于我军作战。因为只要用少数兵力堵住山口,敌人就很难攻上来,可谓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如果大部队进行集结、隐蔽。穿插,也不会被发现。这么好的先天条件摆在眼前,如果不好好利用岂不是傻?

徐向前一改常态,采用收紧阵地的战术,不在运动战中歼灭敌人,形成拳头,而是分兵把口,节节防御。消耗敌人的兵力,然后等待机会进行反攻。这里还有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就是阵地要收紧至何处为最佳,川北的作战地势北高南低,越向根据地收拢,地势越为险要,因此徐向前把终点定在了根据地的后方,而不是前部或者中部。田颂尧一上来就展开了凌厉的攻势,前沿阵地一片狼藉,历经四个月的相持,红四方面军的总部早已搬到了空山坝,部队已无路可退,阵地也已经如法在收紧了,徐向前遂即命令集中在后方的部队,秘密,迅速的穿插至敌人的后方,展开猛烈的反攻。

川军脚板硬,爬山快,冲击力强,但肉搏和包抄却是弱项,突然遭受如此打击,防线立刻崩溃。共军攻歼敌24000余人,来势汹汹的三路大军,瞬间就没了三分之一。反三路围攻的胜利令蒋介石大为吃惊。在此基础上,徐向前又连续发起三次进攻,把三个川军军头田颂尧,杨森,刘存厚挨个揍个遍,红四方面军从此进入鼎盛时期。

1933年被揍懵的蒋介石,不得不命令各路军阀联合起来剿灭“赤患”,并任命刘湘为四川“剿匪”总司令,集结各路川军,共计二十五万人,对川陕根据地实施六路围攻。

刘湘的六路围攻与此前的三路围攻存在着很大的差别,不同的地方是,这一次各路军阀体现出了空前的团结,在人数,武器的精良程度上与有着巨大的差距。更重要的是这次围攻战术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田颂尧是猛扎猛打,长驱直入,而刘湘则是稳扎稳打,步步为营。当然这一作战计划并非首创。而是出自于蒋介石的堡垒主义,这的确可以称之为一种全新的战法。

此前中央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和红四方面军第四次反”围剿“的失利都得益于此战术。确切地说,如果此次红四方面军能够打败六路军阀的围攻,那破解蒋介石的堡垒主义便有了新的战法。此前反三路围攻采用收紧阵地的战术,徐向前和战士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作战经验,此次他仍决定采用这一战术。

破堡垒主义要此前的破三路围攻更加的困难。在这次的指挥里,徐向前一共四次收紧阵地。两次组织反击,均以失败告终。仗越打越艰难,越打越凶险,红四方面军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此时有人主张撤退,有人主张使用二线兵力。但徐向前坚持不撤退,在未到决战之前,坚决不使用二线兵力。1934年8月初,看到收紧阵地已达到极限,徐向前才下令部队实施反攻,主力部队利用夜战攻破敌人防线,穿插至敌人后方发起总攻。各路诸侯顷刻间被击破。

1933年9月,经过10个月的浴血奋战,堡垒主义终被打破,红四方面军大获全胜。这是红四方面军、徐向前打得最为艰难的一仗,它是红四方面军历史上规模最大,时间最久,战果最为突出的一仗,这一仗蒋介石口中“资质平平'的学生用实际行动给他上了一课。在此后的解放战争中,徐向前指挥的临汾战役,晋中战役,太原战役更令蒋介石苦不堪言,让他实实在在地体会到了徐向前的厉害。